您的位置:首页 > 三联阅读 > 教育 > 人文百科 > 包子是怎么命名的

包子是怎么命名的

2017-06-14 17:37 感谢lin1586的分享 来源:三联 

 包子是怎么命名的

  温 皙生过一次,自然有经验了,咬着嘴唇,点头,“额娘,叫接生嬷嬷来!”

  第一波的疼痛只是开胃菜,后头还有的折腾,温 皙也算有过一次经验了,躺在床 上,趁额娘出去叫人,先给自己塞了几片雪莲花瓣嚼着吃下去,果然能够缓解疼痛。

 包子是怎么命名的    三联

  大除夕夜,人都精神着,一叫就全都来了,接生嬷嬷们和太医们都忙碌开了,一边叫人快马加鞭连夜回宫禀报康熙。

  舒舒觉罗氏在床 头陪着温 皙,握着温 皙的手,道:“别怕,孩子早就足月了!放心生!大年初一生,很是吉利呢!”

  温 皙嘴里含着被额娘塞进来的老参片,照着接生嬷嬷的指示深呼吸。生孩子是个耐力活,温 皙也不是头一次了,自然知道该怎么做。前头王氏、陈氏接连生了,温 皙还想看戏人似的,这会儿轮到自己生了,是否别人也在看戏呢?

  福粹殿灯火通明,太医都候在产房外,听着嬷嬷一次次回报状况。

  一波波疼痛袭来,温 皙渐渐忍不住疼得叫出来:“额娘,我疼死了!”

  舒舒觉罗氏也急得满头是汗,不顾自己,只给温 皙擦拭着汗水,“快,很快就要!娘娘用力!孩子很快就出来了!”一边去急忙扭头看着忙活着的接生嬷嬷,问道:“都两个时辰了,产道还没打开吗?”

  为首的接生嬷嬷道:“快了快了!这才过子时呢,照这样,明早天亮就差不多了!”

  明早天亮?!温 皙犯晕了,头一胎也没幺长时间啊!偏偏嬷嬷还觉得算快的!

  舒舒觉罗氏急忙吩咐道:“快,再切两片人参来!”

  “用力!娘娘用力啊!”

  产房里,炭盆放得格外多,红箩炭烧得格外旺。温 皙浑身热得湿淋淋的,好像被从水里捞出来似的!偏偏肚子的疼痛一波波无休无止,温 皙不是不想保存体力,而是忍不住痛叫,叫得声音都渐渐嘶哑了。

  这个除夕夜,居然是在产痛中度过的。

  等到东方见白,一声婴孩的啼哭声嘹亮,温 皙疲惫至极,终于安心地睡去了。

  醒来的时候,闻见清爽的薄荷味道。冬日里怎么会有薄荷呢?偏偏是那种带着新鲜的味道的薄荷气息,绝非熏香气息重生之绝世大小姐最新章节。

  温 皙缓缓睁开眼睛,只听额娘惊喜道:“醒了、醒了!” 包子是怎么命名的

  康熙还大步跑到跟前。眼中含了惊喜,嘴里带着激动之色道:“嘎珞,你给朕生了个儿子!”

  儿子,康熙算是如愿以偿了。

  温 皙喉咙有些干涩,“今儿初几了?”生玉录玳的时候。就昏迷了好几天。

  康熙笑道:“大年初一,你睡了五个时辰了!”

  玉录玳也来了,趴在床 头,嘟着嘴巴道:“额娘可算醒了!碧儿可想额娘了!偏偏皇阿玛不让来!”

  保姆嬷嬷急忙抱着孩子送到温 皙跟前,福身道:“小阿哥给皇上和皇贵妃娘娘请安了!小阿哥大年初一生的,大吉大利!”

  包皮裹里是一个红红的小猴子。眼睛还没张开的样子。玉录玳凑上去一看,不禁瘪了嘴巴,道:“好丑!”

  康熙随即再玉录玳脑门上戳了一下。“孩子刚出生都是这样!”

  玉录玳鼻子一哼,道:“碧儿刚出生的时候就不是这样的!额娘说了,碧儿生下来就白白的,不像弟弟似的!”

  舒舒觉罗氏笑道:“小孩子刚生下来越红,将来就越长越白净!”

  “真的吗?”玉录玳眨了眨大眼睛。望着舒舒觉罗氏,“郭罗妈妈不许骗碧儿!”

  舒舒觉罗氏极有耐心。微笑着道:“六公主只管看着吧,小阿哥一定会越来越好看的!”说着,便哄着玉录玳出了产房,留给温 皙和康熙单独相处的时间。

  温 皙目光落在床 畔香几上的绿油油的一盆薄荷上,疑惑地看了看康熙。康熙笑道:“这是宫中花房暖阁培出来的,朕记得你喜欢薄荷,就顺手带来了。”

  温 皙笑了笑,“也不是喜欢薄荷,不过是怀着孩子的时候,难免爱孕吐一些。”

  “留着闻着也好。”

  温 皙嗯了一声,“皇上怎么大年初一就过来了?”初一,也是很忙的,皇帝要写一大堆福字赐给合宫嫔妃、外朝大臣,要赐煮饽饽,主持宴饮等等。

  康熙摸着温 皙的额头,道:“朕高兴!一大早就听行宫回报说你要生了,朕便什么都顾不得了!”又笑道:“朕从宫里给你带了煮饽饽来,这会儿饿了吧?”

  煮饽饽便是水饺,是满人的叫法。

  温 皙肚子空空如也,有折腾了一晚上,自然早就饿了。煮饽饽,一个个皮薄可见里头的馅儿,都是素馅的,满人信佛,宫里过年吃的都是素馅的水饺。温 皙正饿着,康熙用小勺舀着一个就送温 皙嘴边,香气勾得温 皙馋虫蠢蠢欲动,温 皙掌嘴便咬,然后——咯着牙了!

  温 皙咬得太用力,牙齿都疼得厉害,不由地眼里带了泪花,不带这么折腾人的!嘴里吐出了一个小巧精致的金元宝,明晃晃地掉在被子上,温 皙满眼委屈。

  康熙呵呵笑道:“一口吃着金元宝,是有福!”

  温 皙憋屈着嘴巴,讨厌,金元宝又不能吃,对于一个快饿疯了的人来说,没有比吃的更好的了!

  康熙把碗交 给身后伺候的梁九功,梁九功会意急忙去换了一碗煮饽饽。温 皙猜得到,那一碗饺子,肯定每一个里头都有金元宝!要不然换一碗干嘛?

  康熙捧着新的一碗煮饽饽,眼中满是笑意,道:“这碗不会咯着牙了[进击的巨人]白色年华。”

  温 皙从康熙手上抢过碗和勺子,先用勺子戳了一下饺子,没有硬邦邦的感觉,才敢放心大胆地吃。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康熙看着温 皙的举动,每吃一个,必要先戳一下,看得嘴角扬得愈发高了。

  吃得饱饱的。温 皙很不淑女地打了个嗝儿,看了看康熙,道:“皇上吃了吗?”她自己饿惨了的时候,是不会想到康熙饿不饿的。

  康熙嗯了一声,道:“看你胃口这么好,想来无大碍了。朕也该回去了,宫里还有一大堆繁琐事儿呢!”

  温 皙嗯了一声,康熙不可能呆太久。康熙摸了摸儿子红红的小脸,道:“等小十六洗三,朕会过来!”

  目送康熙离开。温 皙又身子瘫软进了被窝了里,把自己蒙在里头,偷偷给自己补了点空间里的好东西。才沉沉睡去。

  康熙虽然走了,玉录玳却留下来了。产房照例不能随便进,但玉录玳不管这一套,一大早就跑来把温 皙吵醒了,“额娘!碧儿要看弟弟。弟弟变漂亮了没?”

  温 皙困倦不已,无奈道:“哪有那么快,起码要满月吧。”小十六还没给起名,前头两个小哥哥也都没有名字呢,康熙一下子要取三个名字,估计要回去扒拉字典了。唔。康熙字典还没编纂出来,翻也要翻明朝编纂的《词汇》之类的。

  康熙的儿子换过好几次名字,一开始的时候是“承”字辈。福全的儿子也跟着这么排辈,后来“承”字的娃都挂了,估计康熙觉得这个字不吉利,就给换成“保”,譬如保清、保成。然后可能字不是生僻的,容易惹忌讳。譬如纳兰成德不是避讳太子而改名了吗?

  后来改了“胤”字,从肉,从八,从幺。肉表示血统关系,幺表示重叠,八表示延长,合起来表示后代。《说文》曰:胤,子孙相承续也。这个意蕴好,就用到了现在。康熙的儿子们也就都从胤从“礻”了。

  洗三那天,康熙来了,准备好了三个字,让温 皙挑选,正是“祯”、“禑”、“禄”三个字。想了想,温 皙觉得还是按着原本来就得了,选了“禄”字。

  康熙笑道:“祯是吉祥之意,真本来以为你会选这个呢。”

  温 皙便道:“叫起来,和四阿哥一样了。”不过阿哥的名字少有人会去叫的,康熙多半也是老几、小几的叫,皇家取个名字,一看意蕴,二要生僻一些,别被重名了。

  而“禑”,古同“祦”,是福的意思。

  康熙笑道:“禄字也好,天又福禄寿三星,意头也是极好的!”

  其实康熙的儿子多了,取名字的时候意思大都重叠的,大阿哥胤禔,音通“祇”,“遐迩一体,中外禔福”,也是福的意思。

  太子胤礽,从本身起第八代孙,称“礽孙”,也有“福”的意思。

  三阿哥胤祉,“既多受祉”,福祉之意,三阿哥和大阿哥的名字也是同音。

  四阿哥胤禛,“禛”的意思是以至诚感动神灵而得福祐。

  五阿哥胤祺,“祺”,吉也。

  六阿哥胤祚,稍微不同一些,“祚”有两个意思,一曰福泽,二曰帝位国家,足够惹人妒忌了。

  七阿哥胤祐,“祐”为神明庇佑之意,胤祐生下来脚不好,康熙许是怜惜这个孩子的。

  八阿哥胤禩,“禩”同“祀”,祭祀之意。

  九阿哥胤禟,“禟”字也是福佑之意。

  十阿哥胤礻我,“礻我”是“嘉”、“美”之意贱到份了全文阅读。

  十二阿哥胤裪,“裪”也是“福”的意思。

  十三阿哥胤祥,“祥”为祥瑞、吉祥之意。

  十四阿哥胤祯,音与四阿哥同,“祯”为吉祥之意。

  皇子的名字多有福泽吉祥,只可惜这些儿子们稍有好下场的。按照原本的历史,太子被康熙两度废立,大阿哥被康熙圈禁。六阿哥早夭,八阿哥、九阿哥、十阿哥三人组成的“八爷党 ”更是被雍正折腾得没个善终。十一阿哥夭折,十二阿哥原苏拉麻喇姑养大,是少有善终之人,可惜苏麻拉姑现在给孝庄守陵去了。

  十三阿哥在康熙晚年被厌弃,圈禁多年,虽在雍正一朝得重用,却好景不长,死在了雍正前头。十四阿哥这个大将军王,前半生意气风发,后半生给康熙守灵到死。

  这些阿哥,参与到夺嫡的,没有几个善终的!就算是雍正,登上皇位也都四五十岁了,累死在皇帝宝座上。

  温 皙挑完了,剩下两个就归王氏和陈氏所生的阿哥了。十四阿哥胤祯,十五阿哥胤禑。虽然与历史出生的年份不同了,但是该出生的,都出生了。

  “等你做完月子,就回宫吧。”康熙道。

  温 皙不语,说实在的,她在行宫里过得滋润,并不想回去,只是太子只怕还虎视眈眈,一味地像个躲在这儿总不是办法,叹了口气,终究还是要回去的。

  “你若是喜欢,可以常常来泡温 泉,朕会陪你来。”康熙笑道。

  温 皙嗯了一声,也算是给点度假的安慰了。温 皙平安生产,额娘舒舒觉罗氏也功成身退,洗三礼之后就离开了行宫。命妇留在行宫,终究不合宜。玉录玳留下来陪着温 皙,天天跑来看小十六,见着日日红皱褪去,渐渐变得白嫩,就欢喜地直拍手。

  正月里,天还冷得很,正是跑温 泉的好时候,温 皙却只能看着胡 语天天领着玉录玳去温 泉里学游泳,羡慕嫉妒恨啊!于是自己晚上钻进被窝,也偷偷溜进空间,泡暖泉澡。虽然现在灵泉越来越大,是规模还是不能和天然温 泉相比,一会儿就游到边儿了。人文百科

  玩了一会大熊猫,温 皙就出来了,里头玩了三个时辰,外头才过去一个时辰。时间差就是有这么个好处!

  在寂静的夜里,能听到雪压梅枝发出只吱吱声,现在正是梅花迎雪怒放的时候,温 皙却不能出去看看。只怕等到出月子,梅花也落尽了。

  大正月里忙,人人都忙,就温 皙闲得发慌。康熙每每匆匆来,又匆匆走了。看着儿子日益白嫩变胖了,心里欢喜,恨不得立刻抱走了,最后还是得恋恋不舍还给温 皙。

  小十六很安静,就跟在温 皙肚子里似的,不吵不闹,吃得送到嘴边就吃,也不嚎啕,反正定时定点喂奶,不会饿了他。这个孩子不像玉录玳那么爱闹腾,分外安静。温 皙也省心不少,要是再来一个玉录玳,可有得她累死累活的。小十六一点也不挑食,温 皙喂奶爱喝,乳母的也不挑剔,不像玉录玳当初除非是饿惨了,绝不喝别人的奶。

  戳了戳包皮子已经白嫩的脸蛋,“十六,石榴...”温 皙一边喂奶,目光落在挂在对面上的,胤禛画的榴花图,“十六包皮子,小名就叫石榴得了,还谐音!”

  可惜十六包皮子还小,听不懂,否则要嚎啕大哭来反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