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雾迷乱了双眼

2012-06-11ttjack 的分享

 黄昏时的江边,每当浪潮退过堤岸,遥望那天际,半轮落日隐隐,满目晚霞漫漫。我站在船头顺水而行,时而迷恋,时而怀念。

假若,我们也曾流浪过了,也曾漂泊过了,足迹落定的时候,却发现早已荏苒过了诸多流年。蓦然回首时,却不知道那些未曾褪色的昨天,是不是可以被称为永远,又或许我们苦苦追寻的那幕海枯石烂,终究只是一个传言。

曾经对着天空期许过了许久,可每次岁月依旧淡漠了我的等候。擦身而过的片影,不期而遇的回眸,我深信着这次相遇不仅仅只是一场莫名的邂逅。

自此之后,只想能再次目睹你的容颜,与你渡得一船鸬鹚,载满一仓莲藕,待到霜染白发时,还能陪你看尽城池里的种种的红肥绿瘦,细水长流。

曲水涟涟,渐湿青衫。我静静的站在船沿,披着一蓑斗笠,用一杆竹篙,撑过了一个又一个浅滩,一个又一个水湾。

当天空懵懵破晓的时候,河面上笼罩着浅浅的水雾,薄如蝉翼,淡如轻纱。随波逐流的渡船上,我依旧在梦中浅眠,不知道在这一夜间,曾迂回过多少路转,迷失过多少时间。

夜已寂然时,晚风迟暮,船中掌灯却只照得形只影单。沿岸,那些路过的鸟语嫣然,那些路过的花香满园,都不曾引起我的留恋。我静静的倚坐在船头,聆听那风雨如诗,娓娓道来那些深埋在心里的思念。

每当雨雾迷乱了双眼,空白的记忆里早已淡忘了你的容颜,可我依旧在撑着这叶渡船,不知去向,不晓起点。

我打雨中而来,路过了江南的小镇。彼时的天空正缓缓的落着细雨,伴随着微风缠绵,遮幕云烟。谁人曾言:“江南好,风景旧曾谙”,又是谁在桃花庵里“又摘桃花换酒钱”。不知沉睡在这一幕梅雨里的水乡,曾缱绻过了多少卷诗篇。

雨落缓缓,水流潺潺,我依旧撑篙渡船向南,愈行愈远。那停舶在河岸边的乌篷船,那平砌在古道上的青石板,那悬挂在屋檐下的油纸伞,那……我从雨中离去,自知这一切的美景都与我无缘。

夜泊秦淮,河堤沿岸依旧夜夜灯火阑珊,我缄默许久的言语终于还是败给了那根琴弦。

姑苏城外,寒山寺里虔诚焚香求取的那支竹签,写满了我始终都参悟不透的因缘。

渔村水淀,芦苇丛中我坐在船头侧耳倾听着那渔舟唱晚,歌尽了离合,唱尽了悲欢。

……

我打风中而去,路过了重峦的山间。湍急的水流在树林间曲曲蜒蜒,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路过这里,不见尽头的河源,隐于密林的清泉,荒芜稀少的人烟,所有的所有,都遮挡住了我茫然四顾的视线。

或许我只是不想错过每一个身影,因为我害怕岁月的痕迹会让记忆中的你变得模糊不清。( 三联阅读

夜雨清梦,梦里相遇意正浓。我撰写好了长相厮守,却依旧躲不开你的离走,是谁在长亭折柳,是谁在渡口守候,是谁憔悴如花瘦。船外的雨依然凄凄落着,梦醒时分,不见伊人,柔情温存。

山苍苍,水漫漫,我扶着船舷,回首遥望来时的路,几多感念。已经在船上漂泊过了数年,日日粗茶淡饭,夜夜撷风入眠,不知不觉间,我早已习惯了沉默寡言,习惯了安于恬淡。

染指流年,我渐渐淡然了那些往日里束缚着我的羁绊。红尘过往,岁月无情,流逝的时间总是苍老着我们的誓言,历经了悲欢离合的我们,也早已习惯了书信相念安,千里共婵娟。

渡船,终于在河滩上搁浅。路过了繁华的小镇,穿过了寂静的山间,都只是一瞬沫影云烟。我寻觅过许久,却依旧寻不见你的容颜,竹篙划过,只留下了一圈圈微恙的水涟。

我把所有的想念都写进了信笺,入水墨淡,于是那些尘埃往事也会随雨而落,随风而散。

或许,只是因为我们当初相遇太浅,才会让今日的相思过于苦咸。

TA发布的帖子

713

收藏

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