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三联阅读 > 唐诗宋词 > 元曲三百首 > 干荷叶.三首-刘秉忠

干荷叶.三首-刘秉忠

栏目: 元曲三百首 来源:   时间: 2010-06-28 00:20

  干荷叶.三首   
刘秉忠

干荷叶,色苍苍,老柄风摇荡。减清香,越添黄,都因昨夜一场霜。寂寞在秋江上。

干荷叶,色无多,不耐风霜剉。贴秋波,倒枝柯,宫娃齐唱采莲歌。梦里繁华过。

南高峰,北高峰,惨淡烟霞洞。宋高宗,一场空,吴山依旧酒旗风。两度江南梦。
[注解]

苍苍:深青色。

老柄:干枯的叶柄。

剉:同“挫”,摧残,折磨。

宫娃:宫女,吴楚间称美女曰“娃”。

南高峰、北高峰:在杭州西湖边上,两峰遥遥相对,称“双峰插云”,为西湖十景之一。

烟霞洞:在南高峰下的烟霞岭上,为西湖最古的石洞,洞很深。

宋高宗:赵构。

吴山:在西湖东南面,俗称城隍山。

两度江南梦:指五代吴越和南宋王朝都建都杭州又都亡国。

[译文]枯干的荷叶,颜色苍苍,干巴的老茎在风里不住地摇荡。清香一点点减退了,颜色一点点枯黄,者是因为昨夜下了一场霜。秋天的江面上荷叶更加显得寂寞、凄凉。

枯干的荷叶,翠绿的颜色已经剩得不多了,受不了寒风吹打严霜折磨。紧贴在秋天的水面上,枝茎已折断倒下,还听见那宫女还在齐声唱着采莲歌。可繁华盛景却象梦一样消逝了。

南高峰,北高峰,凄凉惨淡的烟霞洞。宋高宗到头来落得一场空,看如今吴山的酒旗依旧在飘动。可杭州已经做了吴越和南宋两朝的梦。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