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上下五千年精彩故事-狄仁杰智破斗鸡案的故事

2019-01-08sou6 的分享

  狄仁杰智破斗鸡案

  狄仁杰屡破奇案,名声大噪。正所谓人怕出名猪怕壮,朝廷来了一道公文,让他快速侦破一个邪恶组织。其头目名字甚是奇怪,叫“一口吞天下,双日争乾坤”。狄公看罢,心下暗忖,这分明是与天子争天下的啊。

  正在这时,参军元芳进来,说街上正在举行斗鸡会,不如出去看看。狄公把公文在洪参军面前一晃,那意思是:我去得了吗?洪参军则把公文往案上一掷,道:“老爷,这案子据说都压了十几年了,就算你破不了朝廷也不会怪罪就是。”洪参军又道:“听说这场斗鸡赛可是前所未见的,是一个叫火凤凰的挑战一个叫黑霸王的。不去恐怕终身遗憾。”

  狄公终日劳神,也觉疲惫,经元芳一阵诱人的蛊惑,也是兴致备增,道:“今天本官就听你一回,老了,得逍遥时且逍遥啊。”

  元芳高兴,前面领路,两个人便来到了繁华的市肆。走出一会,果然看到前面一块场子被围了里外三层,叫好声不绝于耳。

  狄公也是爱热闹的人,便挤了上去。场内两只雄鸡生龙活虎,斗得正酣。狄公捋着胡须,看得聚精会神,不时发出叫好声。只见两只鸡互不相让,时而它上,时而它下,时而飞扬,时而低伏,蹬得尘土飞扬,也没能分出胜负。急得那两位鸡主人恨不能自己出手,助上一臂之力。

  眼见那只名叫火凤凰的雄鸡要胜时,突然场内发生了变故。只见火凤凰体力在瞬间衰弱下去,不过半柱香功夫便被黑霸王啄得遍体鳞伤,败下阵去。场内顿时掌声雷动。狄公遗憾地摇摇头,叹了声:真是世事难料。便离开了场子,抬头一看已近晌午时分,狄公和余兴未消的元芳打道回府。

  吃罢午餐,狄公有些困倦,刚要进卧榻休息,忽听得衙门外鼓声阵阵,不知是何人喊冤。

  此时,元芳已将击鼓之人带来,狄公看罢一惊,原来竟是方才的两个斗鸡者,各抱着雄鸡站在堂下。

  狄公细问才知道,那个怀抱火凤凰的名叫张九福,怀抱黑霸王的名叫吴昌。原来他们方才的斗鸡比赛赌注竟是各自的爱鸡。张九福输了当然要把火凤凰交给吴昌,可在最后关头他竟反悔了。吴昌当仁不让,上去便夺,二人便吵斗起来,一直吵到衙内。

  狄公觉得这案子实在无聊,便对张九福道:“愿赌服输也算是规矩,大丈夫要拿得起放得下,把鸡给他不就是了,又能怎样?”

  张九福沮丧地说:“大人,非是小人耍赖,只是输得不甘,因为这只鸡以前一向是赢的,从未输过,可不知何故,近日却经常斗得正狂时败下阵来,小人觉得奚跷,请大人明鉴。”

  狄公命人把火凤凰接来,仔细端详半晌,也觉得奇怪,只见它蔫头缩脑,二目无神,大煞神威。狄公看到此处又把黑霸王接来详细看了几遍,却未发现异常。抬头看看萎靡不振的张九福心下甚是不悦,言道:“有其主必有其鸡,不如把这良禽交于吴昌驯养罢了。”

  狄公如此一判,张九福当然万难更改,只能无奈地把鸡交于吴昌。

  事情至此也应该了结了,谁知第二日一大早洪参军就带来个不幸的消息,说张九福输了火凤凰,一时想不开竟自缢身亡了。狄公听罢不禁大惊,顿时追悔不及,心想早知张九福心胸狭隘,当初不如把鸡判给他算了。想罢命人备轿,去张九福家里吊唁一番,以示悔意。

  张九福家道小康,斗鸡也是人生一大嗜好,凭借那只火凤凰不知赢了多少人的金银细软。只可惜这几日运气不佳,无一场不输给黑霸王,让他输了鸡不说还赔上了万贯家资。就在昨天,他把爱鸡输给吴昌后,便回家自缢了。

  听完张九福老婆邓氏哈欠连连的一阵哭诉,狄公更加懊悔,便来到死者房间,要见上张九福一面。邓氏见阻拦不住,便让狄公去了。一进门,正看见一根木梁横在那里,上面有多道绳子勒过的痕迹,显然张九福就吊在了那里。再看张九福,已被人从绳索上卸了下来,平放在竹席之上。狄公上前将布罩掀开,顿时吓了一跳,只见张九福舌头外吐,面目紫青,颌下已被绳子勒出深深的痕迹。两只手上还有淡淡的血迹,似是死前挣扎过度所至。

  思忖良久,狄公双眉微蹙,轻轻撩开死者外衣,不禁神色大变。回过头来将眼睛盯在邓氏的脸上,又是一阵疑惑,半晌才微微一笑道:“邓氏,你谋杀亲夫,罪证确凿,还不从实招来?”

  话虽不硬,但却如晴天霹雳,将精神萎靡的邓氏震得魂飞天外,扑通跪在地上,强作精神哭泣道:“大人所言,民妇实在听不懂,我怎么会谋害亲夫呢,他明明是自已悬梁而死的。”www.gs5000.cn

  狄公冷冷一笑,道:“表面看张九福是自杀,可为了一只鸡自杀的人是很少的,所以他不是自杀,而是他杀,凶手就是睡在他身边的女人。”

  邓氏还要狡辩,只听狄公道:“死者正在床上睡觉,你乘机用绳子勒住他的脖子,一直把他勒死。张九福死前拼命挣扎,你们从床上翻到了床下,于是你用绳子拖动死者,以至他内衣上沾了厚厚一层尘土。外衣上沾了尘土还说得过去,可内衣沾上那么多的尘土,你做何解释?”

  狄公举起张九福的手继续说道:“死者手上有红色痕迹,不细看很容易当成血迹,其实这是你们女人常用来涂口的红膏。在挣扎中,他抓到了你的脸上,否则你的脸上也不会出现伤痕。”

  邓氏大惊,情不自禁地用手去摸自己的脸。狄公却拿来毛巾沾上水,往邓氏脸上一擦,果然在厚厚的粉底下面是两道不浅的血口子。狄公道:“血迹这东西是很难用粉底掩盖的。”

  邓氏吓得顿时泪流满面,不得不佩服狄公如电的慧眼。

  狄公道:“你杀死丈夫后便把他吊在了悬梁上,制造出张九福自杀的假象。可你根本无力将尸体挂到高处,于是你便先把绳子投到梁上,然后向下拉动绳子,一直把丈夫拉离地面。以至梁上出现了不少被磨破的痕迹。一个真正自缢的人根本无力让绳子在梁上左右移动。”

  邓氏听完,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立时精神颓废下去。

  狄公叫过参军元芳,在其耳畔低语几句,元芳领命而去。不一会功夫,元芳押解一个人进来。众人一看原来是昨日的斗鸡者吴昌。吴昌被绳索捆绑,当然恕不可遏,一进来就口出不训,把狄公好一顿贬低:“狄大人,都说你断案如神,可也不能乱抓无辜啊!”狄公冷冷一笑,开言道:“你并非无辜,而是罪魁祸首。”

  在场众人都莫名其妙,难道张九福的死还与他有关不成?

  狄公道:“你的黑霸王先前一直败于火凤凰,可为什么几日内精进了那么多?那日,你与张九福斗鸡本官就在当场,可并未看出此中的奥妙,直到你们把官司打到了大堂之上,我才警悟起来。那只鸡和今天的邓氏以及活着时的张九福一样,都患上了倦怠症。是什么让他们如此萎靡不振?只有一种东西,那就是从西域私运进我中原的五石散。那是一种能让人在短期内亢奋,却能造成人终身成瘾的毒物。你和邓氏早已勾搭成奸,让邓氏用五石散喂鸡,邓氏也吃了你的五石散,上瘾之后不能自拔,只得听任你的摆布。”

  吴昌听完哈哈大笑,讥嘲狄公推理过于武断,除非拿出证据。狄公不慌不忙道:“一个女人要杀死丈夫要下何等的决心?她不受到最严重的危胁万难下得去手。想必她的良心到现在也不会安静吧。”

  狄公刚说完,那边的邓氏突然哭言道:“大人,我就是证据。”说着,从衣袖中取出一个纸包,递给狄公,道:“大人,您刚才所说的都对,只是有一条民妇万难接受,其实我不是与这畜生勾搭成奸,而是受其要挟,不得已才从他的。”

  原来半个月前,张九福与吴昌斗了几场鸡,吴昌都输了。虽然如此却与张九福有了点交情。这一日,吴昌来到张九福家,张九福是个喜好交际之人,便要妻子邓氏做几个小菜,二人喝上几杯。谁知那吴昌竟乘张九福夫妻不备,暗中在酒菜中放了五石散,久而久之夫妻二人上瘾。吴昌就以此要挟邓氏和他同床,被五石散控制得生不如死的邓氏只好听吴昌摆布。可不知何故,昨日吴昌竟让邓氏杀死丈夫张九福,邓氏本来不敢,可正赶上毒瘾发作,邓氏无法忍受痛苦,便下了毒手。

  邓氏说到这里,已是泣不成声。这时,参军元芳递上一个纸包给狄公,且道:“老爷,这是我从吴昌家中搜出来的,与邓氏提供的一模一样。”

  狄公打开纸包,里面竟是五石散。吴昌见无法抵赖,赶紧跪地求饶。狄公哈哈大笑起来,自言自语道:“多亏了这场斗鸡赛,否则大案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告破呢。”

  一旁的元芳听得糊涂,便让狄公讲个明白。狄公突然断喝一声:“吴昌,你可听说过‘一口吞天下,双日争乾坤’这句话?”

  吴昌听罢大惊失色,半晌方道:“未曾听说过。”

  狄公开言道:“那本官就给你讲个明白。一口吞天下乃是一个吴字,而双日争乾坤正是一个昌字。合起来不就是你吴昌的名字吗?先前本官就料定你是朝廷通缉的毒枭,便让参军元芳去你的住处搜索,果然查出不少五石散,证据确凿你如何抵赖得了?”

  吴昌听完知道大事已去,为求从轻发落了,只能如实招认了。

  原来吴昌就是十几年来横行一时的毒枭,把自己的名字拆成了两句字谜,造成不少神秘之感。为了不被发现,他平日里以和人赌鸡掩人耳目,正好结识了张九福。吴昌不但看上了张九福老婆邓氏的美色,还惦记上了他的财产。可吴昌并非等闲之辈,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不直接用五石散要挟张九福交出财产,而是依其嗜好与他斗鸡,让他输得无处说理。哪知昨日赌鸡张九福输得红眼,就把雄鸡火凤凰押上了。于是出现一场因鸡打官司的闹剧。张九福被判输鸡当然心里不服,便还去讨要,却无意中发现吴昌和西域人做五石散交易。吴昌怕他走漏风声,谎称晚上就去还鸡,却暗地里让早已被他控制得不能自如的邓氏将张九福杀害了。

  案情至此真相大白,吴昌只得认罪伏法。

  在回往衙门的路上,狄公看见一只火红的雄鸡在路上跑,却毫无生气可言。那不是火凤凰吗?狄公心疼地摇摇头,叹息道:“可怜啊,火凤凰!”

  巧识假和尚

  武则天想登基的消息传出后,朝野上下一片哗然,不光很多遗老私底下骂她妲己再世,就连民间很多崇尚男权的义士也扬言要杀了这个谋权篡位的女妖精。

  狄仁杰巧识假和尚一天,武则天找来狄仁杰,吩咐狄仁杰派人到长安四周选一个寺庙,规模大小都无关紧要,只要环境好、风水佳就成,她想在登临大宝前去上上香,一来是想在寺庙抽支签为她黄袍加身选一个良辰吉日,二来是想为她执政后的大周朝祈个福,愿她执政时能够国泰民安。狄仁杰说:“法门寺不是很好吗?而且还是皇家寺院!”武则天脸一沉,说:“什么皇家寺院,那是大唐李家的皇家寺院,我要重新修葺一个大周武家的皇家寺院!所以你最好找个规模小点儿的,风水好点儿的,这样不但有一点香火基础,将来大兴土木时也能按我的意图修葺!我要它和我的大周朝一起壮大,相互赐福!”

  狄仁杰就派人四处寻找合适的寺庙。最后,经过几位一流风水大师的实地考察,他们一致呈报狄仁杰,位于长安城南翠华山上一个规模很小的圆福寺很适合做将来大周朝的皇家寺院。听说圆福寺只有两个住寺和尚,一个是老和尚了悟,主持寺里的日常事物,一个是了尘小和尚,负责清扫卫生和做斋饭。

  圆福寺被定位大周皇家寺院和武则天不久就要前来拜佛的消息不胫而走。

  过两天就是武则天去圆福寺拜佛的日子了,狄仁杰打算亲自提前去看看圆福寺的情况,做到心中有数,以便在武则天拜佛当日把禁卫安全工作安排得万无一失。毕竟要谋杀武则天这个大逆不道叛妇的信息是此起彼伏。

  一身布衣的狄仁杰和武三思带着两个随从从长安一路南上,很快就到了翠华山前。远望翠华山上苍松郁郁葱葱,山腰处薄雾缥缥缈缈,一派人间仙境,果真是个佛门圣地。来到山下,狄仁杰和武三思等四人拾阶而上,不大工夫就到了圆福寺山门。匾额上“圆福寺”三字苍劲有力,寺门半掩着,狄仁杰推门进寺,寺庙的规模果真不大,进门便见前方宝殿左侧是僧寮和香积堂,右侧是云水堂,寺庙内此时不见诵经声,四人转遍左右庙舍,竟无一人。突然,狄仁杰听到前方正中的大殿里似有动静,就走过去缓缓推开大殿门。进到大殿,狄仁杰看见一老一少两个和尚正在擦拭香案和巨大的石刻佛像,年龄大的手拿抹布正在擦香案的灰尘,年龄小的正站在木梯上擦香案后佛像头上厚厚的浮尘。年长的那个和尚看见有人进来,忙放下抹布说:“三位施主,寺庙这两天不接待香客了,你们求签或者还愿的话,改日再来吧!”狄仁杰四处看了看,问:“师傅,为什么这两天不接待香客了?”和尚答:“因为过两天寺里要来一位贵客,我们要闭门打扫打扫寺庙,一尘不染地来迎接这位贵客!你看,只有我和了尘两个和尚,擦完大殿我们还要擦外面的经房,忙不过来,没时间给各位香客解签了!”狄仁杰说:“哦!那您定是了悟大师了!久仰您的法名,还是第一次见!大师来圆福寺多久了?”和尚说:“了悟正是贫僧,来这里也有年头了!”狄仁杰抬头看了看站在木梯上擦佛像的小和尚说:“了尘师傅擦得好认真呀,佛像看起来干净多了,佛祖会感激你的!在上面小心!”了尘双手合十说:“阿弥陀佛!多谢施主夸奖!”狄仁杰对了悟和尚说:“师傅,既然贵寺不接待香客,我们就告辞了!”了悟说:“请三位施主见谅,不送了!”

  走出寺门,狄仁杰对武三思说:“那两个和尚是假的!他们一定有问题!”武三思不解,问:“狄大人怎么知道他们是假的,我看慈眉善目的呀!”两个随从也半信半疑。狄仁杰笑了笑说:“你们若不信,咱们可以打赌,如果他们是真和尚,我请你们在长安最好的饭馆吃羊肉泡馍!如果是假的,武大人就要破费了!”武三思说:“好啊,一言为定!那咱们现在就进去问他们!”狄仁杰说:“今天不是时候,他们还没露出尾巴呢,没有证据,等他露出马脚的时候你们就自然明白了!”

  过了两天,武则天到圆福寺拜佛的时间到了。一队人马浩浩荡荡地向翠华山开去。

  大殿里,武则天虔诚地拜了佛,祈了福,然后摇动那签筒,当啷一声,一支竹签掉到了地上,武则天五丈以内除过了悟和了尘以外别无一人,今天也更不可能有香客进来,寺庙已被禁卫军围了起来。武则天拿起竹签,对站在距自己十步开外的了悟说:“有劳大师解一下签!”了悟念一声“阿弥陀佛”,慢慢向武则天走去,距武则天不到五步时,突然都从身上掏出一把锋利的匕首扑向武则天,在场的众大臣及侍从都一声惊叫,这下完了,侍卫都在五丈以外,想阻挡都来不及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嗖”的一声响过,了悟一声尖叫,“咣当”,匕首落在了地上,众人一看,原来他的胸口被一支长箭射穿,血滴滴答答地淌着。那了尘一看情势不妙,一纵身要逃,又听“嗖嗖”两声,了尘双腿各中一箭,已疼得蜷在地上。侍卫们也猛醒过来,一齐奔过去,有的忙护起武则天,有的缚住了惊魂未定的了尘。箭是五丈外的两个神箭手射出的,两个神箭手是狄仁杰提前安排好的,他们按照狄仁杰的吩咐一直在暗暗监视着了悟和了尘的动静。那天,武则天其实也早早按照狄仁杰的安排穿上了刀枪不入的金缕衣,两名神箭手也是万里挑一、一等一的高手。这一切早在狄仁杰的预料之中。

  经过审问了尘,得知两人果真是假和尚,而且还是父子二人。原来,他们两个在狄仁杰第一次来寺庙的前一天刚刚制服了寺里真正的了悟和了尘和尚,并把二人禁于后山的石洞里,然后就剃头,穿了两位师傅的僧衣等武则天的出现。侍卫们在后山上解救出了一老一小两个和尚,经找来的附近村民辨认,正是寺庙里真正的了悟和了尘两位师傅。二人为什么要刺杀武则天呢?这还要从徐敬业说起。武则天为了当皇帝做了长期的准备。当年高宗想禅位于长子李弘,武则天竟不念母子之情,将亲生子李弘毒死,立次子李贤为太子,后来武则天见李贤精明能干,就废李贤为庶人,又立李显为太子。弘道元年,高宗卒,中宗李显刚刚继位,武则天就以皇太后名义临朝称制。一年后便废掉中宗,立昏庸无能的四子李旦为睿宗。至此,武则天已实权在握,她在一步步走向皇帝梦的过程中更是排除异己,大用酷刑,其野心令朝野上下不服者众。这一年,徐敬业因事被贬为柳州司马,赴任时途经扬州,便和同被贬官南方的唐之奇、骆宾王等一起策划起兵反对武则天篡政。他以扶助中宗复位为号召,并由骆宾王撰作了檄文徐敬业起兵后,宗室琅玡王李冲在博州,越王李贞在豫州也相继反武,全国响应者一时竟达十数万之多,武则天命大将军李孝逸统兵三十万镇压。不久,徐敬业兵败,李冲、李贞等发难者不是死于战场就是被捕入狱,徐敬业也被部下叛将所杀。

  这两个假和尚中的长者正是当年徐敬业的一员步将。徐敬业被杀后,他便脱下戎装,携妻带子隐身山林,苦练武功准备俟机刺杀武则天,一是“为民除害”,二是了却徐将军未尽的“宏业”。

  输了赌,坐在饭馆里请狄仁杰吃羊肉泡馍的武三思问狄仁杰:“狄大人,那天你怎么一眼就看出他们是假和尚呢?让我也输个明明白白呀!”狄仁杰笑着说:“我也不是一眼就看出来的!”旁座的两个侍从问:“狄大人说说看,让小的也长长见识!”狄仁杰吃了一大口泡馍说:“我就最爱吃长安这羊肉泡馍,真香啊!看在这泡馍的分上,我就告诉你们吧!咱们当日到圆福寺时,了悟和了尘的头一看就知是刚剃过的,而且二人头上也没有点戒疤,我再细看,身材魁梧的了悟身上的僧衣明显有些短小,而身材瘦小的了尘身上那件僧袍又明显过大,十分不得体。我心中就有了六分把握,等我看到两人的手掌时,更是加重了我对两人身份的怀疑!”武三思问:“两人手掌有何不妥?”狄仁杰又喝了一口羊肉汤,说:“和尚的手一般细皮嫩肉,而他们的手掌厚而大,纹粗茧多,一看就是练家子或行伍出身!”有一随从说:“他们平时就喜欢练武,是个武僧也未尝不可呀!”狄仁杰说:“问得好!我也这样想过,但那天咱们转遍规模不大的圆福寺,你们有谁看见了一处操练场或是刀枪棍棒?”武三思想想说:“哦,还真是没有!狄大人真是好眼力!”狄仁杰说:“事情还没完,让我最终肯定二人绝对是假和尚无疑的是那天咱们进到大殿后,了尘正在梯子上擦洗佛像,我看到佛像上结了一张蛛网,蛛网上还爬有一只小蜘蛛,而了尘竟为了佛像干净,不假思索地用手扯了网,那只小蜘蛛就掉了下来,蜘蛛不偏不倚刚好掉到下面擦香案的了悟的僧袍上,你们猜了悟会怎么做?”武三思说:“这还用说,了悟应该放那小蜘蛛的生呀!咱们天后是个虔诚的佛徒,我跟她学都学会了!不过那天我净看庙里的建筑了,没注意这么多细节!”狄仁杰说:“了悟竟下意识地用手指捏了蜘蛛,扔到脚下踩死了!这样的举动会是出家人所为吗?所以我断定这里会有蹊跷,于是回去后就暗中布置了神箭手,只等他们露出尾巴!而最后在后山找到的真了悟和了尘的身材来看,我对他们衣服的怀疑是对的!”两侍从大叹:“小人佩服,狄大人真是有心人哪,小人这回可长了见识!”狄仁杰笑了笑说:“不是我有本事,只是再狡猾的狐狸也会留下蛛丝马迹,只要做个有心人,谜底就在眼前!”

  据说,后来因为有晦气,那个圆福寺也被登基后的武则天封了,天长日久便荒了、塌了、没了。后人也渐渐不知道有圆福寺这么个地方。

  使团惊魂

  唐武则天时代,十几年对突厥的战争结束了,天下太平举朝欢贺。此时的狄仁杰,已因故被贬为彭泽县令。这一天,满朝文武齐集太极殿,准备迎接突厥议和使团的到来。武则天俯视群臣,为狄仁杰未能到场深感遗憾。武三思却认为,狄仁杰被贬彭泽是罪有应得,若不是武皇天恩,他早就粉身碎骨了。

  突厥使团终于到来,为了表示诚意,还献上了一枚价值连城的多宝珠。武则天则将长乐亲王李永之女,羿阳郡主李青霞嫁给吉利可汗,以示永久和亲之意。

  就在使团逗留期间,京城接连突发了几件举国震惊的大案。先是关押朝廷要犯的土窑突然失火,犯人刘金失踪。而刘金手中掌握着一份关系到国家安全的重要名单,这份名单一旦落到逆党手中,天下就要大乱。接着,是随使团和亲的郡主和随嫁的美女、侍从及护卫突然遇刺,议和使团趁乱出城后已不知去向。再就是甘南道六百里加急文书送到,言称前来议和的突厥使团刚一入境,就全部被杀死在戈壁之中,只有迎护使团的护卫队队长李元芳下落不明。

  放下土窑和刘金暂且不说,一支庞大的匪徒队伍,竟然在朝野众目睽睽之下,假冒使团混进长安,而且到了朝上议事,这样的作为也太惊心动魄了。匪徒的气焰如此嚣张,朝廷还有什么安全可恃。再说真使团,一个一百四十六人的组建,一百二十人的卫队,竟然全部被害于道,普通的匪帮和马贼能有这样的能力吗?突厥使团被杀,郡主遇刺身亡,一旦吉利可汗得知,刚刚熄灭的两国战火必将重燃。严峻的内忧外患令武则天忧思如焚,心身憔悴。她一面紧急布置边防战备,在全国范围内通缉刘金、李元芳,一面急调狄仁杰进京火速破案。最终,终于真相大白,原来这一切的主谋竟然都是羿阳郡主李青霞!

    相关文章

推荐

TA发布的帖子

1050

收藏

1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