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零一夜之渔夫和国王的故事

2018-12-08sou6 的分享

一个"比山还大"的妖怪,能出入小小的胆形铜瓶之中;一擦神灯,它就能在一夜之间造建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只有一千零一夜能如此这般,变化莫测。接下来小编给大家带来渔夫和国王的故事,请大家欣赏。

  渔夫和国王

  国王撵走珠宝商,和颜悦色地对渔夫说:“打鱼人,你受到安拉的赏赐,我衷心祝福你,愿意保护你的生命财富。现在你必须老实告诉我,你的这些珠宝是从哪儿来的?我虽然贵为国王,可是像这样名贵的珍珠宝石,连见也都没见过呢。”

  “陛下,像这样的珍珠宝石,我家里有一满筐呢。这些珠宝呀……”渔夫把结识雄人鱼和交换珠宝的经过一一讲给国王听,最后说道:“我同雄人鱼约定,每天我带一筐水果给他,他回赠我一筐珍珠宝石。”

  “这是你的福份,不过,你要是没有名誉地位,就不能保护自己的财富。我可以保护你的财富不受侵害,但是将来也许我被免职,或者死去,由别人来当国王,那时,你也许会为财而亡。因此,我想招你为附马,让你当宰相,规定由你继承王位。这样,即使我死后,你的生命财富也不会受人暗算。”

  国王说完,命令侍从:“你们快带他上澡尝洗澡。”

  侍从带渔夫去洗澡,替他擦洗身体,拿宫服给他穿戴,然后带他上朝,拜见国王。国王委命他为宰相,并派许多手下到渔夫家中,给他的老婆、儿子们换上华丽的衣服,让他老婆抱着最小的儿子坐在轿中,前呼后拥地把他一家接进宫。

  渔夫的九个儿子一进宫,国王一个一个地搂抱他们,让他们坐在自己身边。由于国王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公主,所以格外厚爱渔夫的几个儿子。在后宫里,王后也热情款待渔夫的老婆,使她感到无比荣幸,她们亲如一家。不久,国王宣布招渔夫为附马,命法官、证人替渔夫和公主证婚,以渔夫的珠宝为聘礼,同时将城廓装饰得焕然一新,并举行了隆重的婚礼庆典。

  国王招了附马,非常心慰。

  第二天黎明,国王从梦中醒来,依窗眺望,只见渔夫头顶一筐水果,正要朝外走,便赶忙走到他面前,问道:“贤婿,你头上顶的是什么东西?你要哪儿去?”

  “我带水果去找海里的阿卜杜拉,跟他交换礼物。”

  “贤婿,现在不是找朋友的时候。”

  “我必须履行诺言,否则他会说我不守信用。我不是撒谎者,也不愿为享乐而忘了旧交。”渔夫说明必须去会雄人鱼的理由。

  “你说的对,还是去会朋友吧。愿安拉保佑你。”国王同意附马去找他的朋友。

  渔夫高高兴兴地离开王宫,前往海滨。

  一路上,只听人们议论纷纷:“这位是刚跟公主结婚的驸马,他拿水果换珠宝去了。还有一些人以为他是卖水果的,叫住他问:“喂!水果多少钱一斤?卖给我吧!”他不想得罪人,只好随便应付,说道;

  “你等着吧,等我回来再说。”

  他径直到了海滨,和雄人鱼见面,交换礼物。

  卖面饼的阿卜杜拉荣升宰相

  渔夫虽然成了国王的女婿,贵为宰相,却仍然履行诺言,每天按时去海滨和雄人鱼会面,交换礼物。他每天都要路过卖面饼的烤炉,只见铺门紧锁着,接连十天都没有开门。他觉得奇怪极了,心想:“他上哪儿去了呢?”

  他向邻居打听:“老兄,你知不知道卖面饼的阿卜杜拉上哪儿去了?出什么事了?”

  邻居说:“他生病了,在家躺着。”

  “他家在哪儿?”渔夫打听了地址,然后根据邻居的指点,到了他家。

  卖面饼的阿卜杜拉听见敲门声,从窗户往外看,看见渔夫头顶箩筐,站在门前,便一骨碌跑下楼,打开了门。他扑向渔夫怀里,紧紧地抱着他不放。

  “你好吗?朋友。”渔夫问他,“我每天从你的烤炉门前经过,看见铺门总锁着。我向你的邻居打听消息,才知道你生病了,因此我问了你的住址,来探望你。”

  “你心好,愿安拉赐福你。”卖面饼的阿卜杜拉表示感谢,“事实上我并没有生病,只是听说有人造你的谣,诬陷你偷窃,被国王逮捕起来,我很害怕,所以才关闭烤炉,躲在家中,不敢出去。”

  “是有那么回事。”于是渔夫把珠宝商的诬赖,以及他在国王面前判明是非曲直的经过,从头到尾,详细说了一遍。然后他说:“国王已经招我为附马,并委我为宰相。从今以后,你不用害怕了,今天我把这筐珠宝一齐送给你,请收起来吧。”

  他安慰卖面饼的阿卜杜拉一番,然后告辞,带着空筐回到宫中。

  “贤婿,今天你是不是没见到你的朋友,海里的阿卜杜拉?”国王见他带着空筐回来,满腹疑虑。

  “我见到他了。他给我的珠宝,我转送给一个卖面饼的朋友了,因为那个朋友曾经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接济过我。”

  “那位卖面饼的朋友是谁啊?”

  “他是忠厚老实的好人。当初我生活无着,快要饿死时,全靠向他赊借,维持生命。他从来都是好言宽慰我,从不怠慢我。”

  “他叫什么名字?”

  “他是卖面饼的阿卜杜拉;我的名字是陆地上的阿卜杜拉,跟我交换礼物的那个朋友是海里的阿卜杜拉。我们是同名的好朋友。”

  “我的名字也叫阿卜杜拉。”国王说:“真巧!这么说,凡属安拉的仆人,大家都是弟兄手足了。现在你快找人把卖面饼的阿卜杜拉请进宫来,让我委任他左丞相的职务吧。”

  渔夫遵循国王的命令,邀请卖面饼的阿卜杜拉进宫,并陪他谒见国王。

  国王赏他一套宫服,委任他为左丞相,并宣布渔夫为右丞相。

  渔夫去海中旅行

  渔夫每天按时带一筐水果去海滨,向雄人鱼交换礼物,这样的日子过了一年整。

  在没有鲜果的季节,他就拿些葡萄干、杏仁、榛子、胡桃、干无花果等干果去交换。他带去的无论是鲜果或干果,雄人鱼都欣然接受,并照例回赠他一满筐珠宝。就在交换礼物刚满一年的那天,渔夫仍带着水果来到海滨,交给雄人鱼,他坐在岸上,同站在岸边水中的雄人鱼闲谈起来。他俩越谈越投机,天上、人间、海中的事无所不谈,最后谈到生与死。

  雄人鱼问道:“朋友,据说先知穆罕默德死后,埋在陆地上,你知道他的坟墓在什么地方吗?”

  “我知道。”

  “在什么地方呢?”

  “在一座被称为麦加的城市里。”

  “陆地上的人上麦加去参观先知的坟墓吗?”

  “是的,经常有人去参观。”

  “拜访先知的人都能得到他的救助。你们陆地上的人,能拜谒先知的陵墓,真是幸运之至。朋友,你谒过圣陵吗?”

  “我没谒过圣陵,因为过去我很穷,没有盘缠去谒圣陵。直到认识你以后,蒙你赐福,我才富裕起来。现在我有条件了,我应先到麦加朝觐,然后去谒陵。这对我来说,是当然的义务了,但我还没这么做,这是因为我太爱你了,一天也离不开你。”

  “莫非你把爱我看得比谒陵还重要吗?你不知道吗?在麦加的先知穆罕默德力量无穷,将来总有一天,他会在安拉御前救助你,替你说情,使你得以进天堂的。难道为了贪图享乐,你甘心抛弃谒陵这桩大事吗?”

  “不,安拉在上,谒陵这件事,对我来说是当务之急,恳求你同意我暂时离开你,让我今年去朝觐、谒陵吧。”

  “你若想去,我当然同意。你到麦加谒陵时,请替我向先知的英灵致敬,我想托你带点礼物,拿去祭祀先知的圣陵,现在你随我下海,我请你到我家去,并把送给先知的礼物交给你,帮我带到麦加去。请帮我对圣灵说:‘穆圣,海里的阿卜杜拉向您致意,并送您这件礼物,恳求您将来在安拉御前福佑他。’”

  “朋友,你生在水里,长在水里,水不会伤害你。如果你一旦离开水,来到陆地上,你的身体受得了吗?”

  “是呀,我的身体离开水,干燥后,再经风一吹,我的生命就朝不保夕了。”

  “我也和你一样。我生在陆地,长在陆地,我若下海去,海水会灌满我的肠胃,非把我淹死不可。”

  “你不必担心,我拿油来抹在你身上,你就不怕水了。这样,你即使在海中生活,一切也不妨的。”

  “哦,这我就放心了,你给我拿油来,让我试试看吧。”

  “好的,我去了。”雄人鱼带着水果,跃入水中,不见了。

  过了一会儿,雄人鱼又出现在渔夫面前,手里捧着一种形状跟牛油相似的脂肪。渔夫见了,问:“朋友,这是什么?”

  “这是鱼肝油,是从‘丹东鱼’的身上弄来的。在鱼类中,这种鱼身体最庞大,比你们陆地上的任何野兽都大,可以吞食骆驼、大象。这种鱼常跟我们作对,是我们的死敌。”

  “朋友,这种凶恶的家伙,它们靠吃什么生存?”

  “吃海里的各种生物。你们人类不是经常以‘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作为人世间强欺弱的比喻吗?难道这句谚语你没有听说过?”

  “你说的对,但这种‘丹东鱼’海里多不多?”

  “多得不得了,只有安拉知道有多少。”

  “我随你下海去,如果碰上丹东鱼,不是要被它们吃掉吗?”

  “别怕,因为丹冬鱼一见你,知道你是人类,只会忙于逃命的。丹冬鱼不怕海里的生物,只怕人类,因为人类是丹冬鱼的大敌,丹冬鱼一旦吃了人肉,会立即死去,人类身上的脂肪是它致命的毒素。我们收集丹冬鱼的脂肪,全凭人为媒介。如果有人落水,尸体变了样或破碎之后,被丹冬鱼误食了,它便会即刻毒发身亡。一个人到成群的丹东鱼中吼叫一声,足以一下子吓死它们,一个也不剩。”

  “我靠安拉保佑了。”渔夫欣然接受邀请,愿去海中游览。

  于是他脱下衣服,在岸上挖个洞,把衣服埋藏起来,然后用鱼肝油涂遍全身,这才下海,潜入水中。他睁眼一看,舒适极了。水淹不到他,而且他行动自由,无论向前或退后,左转或右拐,上或下都游走自如。四面八方都围绕着水,他好像在透明的帐篷中,非常惬意。

  “朋友,你觉得怎么样?”雄人鱼关心渔夫的安全。

  “很好!你的话一点也不假。”渔夫感到满意。

  “那么随我来吧。”雄人鱼带渔夫一直向前走。

  渔夫跟着雄人鱼,尽情观赏海里的美景。他所经之地,到处对峙着山岳,各种鱼鳖形状不一,有的像水牛,有的像黄牛,有的像狗,有的像人。各种鱼鳖见到他都没命地奔逃。渔夫觉得奇怪,便问雄人鱼:“朋友,我们所碰到的各种鱼鳖,为什么都纷纷逃走呢?”

  “它们怕你。因为安拉创造的各种生物中,人类是最令人望而生畏的。”

  渔夫随雄人鱼继续漫游海中,欣赏奇观异景。他们来到一座巍峨的山岳前面,正想走过去的时候,突听一阵咆哮声。渔夫抬头一看,只见一个比骆驼还大的黑影,吼叫着从山顶上滚了下来。他大吃一惊,赶忙问雄人鱼:“朋友,那是什么东西?”

  “这便是丹东鱼了。它向着我们冲来,是想吃掉我。朋友,你吼一声吧,趁它来吃我之前,你快对它吼叫吧。”

  渔夫放开嗓门大吼一声,那丹东鱼果然被他的吼声吓死,悄无声息地滚下海底。他看到丹东鱼的下场,不禁惊喜交加,感叹道:“赞美安拉!我没用刀剑,手无寸铁,而这个庞然大物竟经不起我的一声呼喊便死去了!”

  “朋友,你不必惊叹。向安拉起誓,这种家伙,即使有成千上万之众,它们也经受不住人类的一声吼叫。”雄人鱼说着,带着渔夫来到一座海底的城市。

  渔夫见城中的居民都是女人,没有一个男人,便问雄人鱼:“朋友,这是什么地方?这些女人是做什么的?”

  “这是妇女城,因为城中的居民都是女人,所以被称为妇女城。”

  “她们有丈夫吗?”

  “没有。”

  “没有丈夫,她们怎么怀孕、生孩子呢?”

  “她们是被国王流放到此地的。她们不怀孕,也不生育。海里的妇女们,凡是触怒国王的,都要送到这座城里禁闭起来,终身不许出去。谁偷偷溜出城去,任何动物都可以吃掉她。除此城外,其它的城市都是男女同居的。”

  “海里还有别的城市吗?”

  “多着呢。”

  “海里也有国王吗?”

  “有。”

  “朋友,海里的奇观异景,可真是够多的呀!”

  “你所看见的,只是很少一部分。所谓‘海中美景胜比陆地’这句老话,难道你没听说过?”

  “你说的对。”渔夫边答边仔细观看城中的女人们,她们一个个美丽得如一轮明月,长发披肩。所不同的是,她们的手足都长在肚子上,下身是一条鱼尾巴。

  渔夫随雄人鱼离开妇女城后,又被带到另一座城市中。那儿到处都是人群,男女老幼,形貌都跟妇女城中的女人相似,每人都有一条尾巴。他们全都赤身裸体,不穿衣服,也不见做买卖的市场。

  渔夫问雄人鱼:“朋友,这里的人怎么都裸露身体,不穿衣服?”

  “哦,因为海中没有棉布,也不会缝衣服。”

  “你们怎样结婚呢?”

  “许多人根本不结婚,只要男的看中谁,便跟她同居。”

  “这是不合法的。为什么你们不根据教法,先向女方求婚,送给她聘礼,然后举行婚礼,最后结成夫妻呢?”

  “因为海里的人信奉很多种宗教。有信奉伊斯兰教的穆斯林;有基督教徒;有犹太教徒;还有其它各种拜物教。时兴婚配的,仅仅是穆斯林而已。”

  “你们既不穿衣服,也不做生意,那娶亲时,你们用什么作聘礼?用珍珠宝石吗?”

  “珍珠宝石对我们来说,像石头一样,一钱不值。穆斯林中谁要娶亲,只要去打一批各式各样的鱼类,一般是一千或两千条,也有更多一点的,总之由他本人和岳丈协商决定。捕足鱼后,男女双方的家人和亲朋好友便聚在一起,举行婚礼宴会,送新郎入洞房,新郎新娘便正式结为夫妻。结婚后,一般由丈夫打鱼供养妻子,要是丈夫无能,便由妻子捕鱼供养丈夫。”

  “假若男女之间发生通奸这类丑事,那怎么办?”

  “如果通奸的主犯是女方,她就被送往妇女城禁闭起来;假若她是孕妇,就要等孩子生下来后才执行。要是生下女儿,就得随母亲一起进妇女城,被称为‘淫妇的私生女’,让她老死在那里;如果生下的是儿子,便被送到王宫中,国王会杀死他。”

  渔夫听了惩罚淫妇的办法,感到十分诧异。后来雄人鱼又带他到别的城市去游山玩水。

    相关文章

推荐

TA发布的帖子

1039

收藏

1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