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给女朋友讲的爱情故事

2017-07-043lian13 的分享   加三联MM小编微信好友:sanlian2018

  2005年6月初夏的一天早晨,天还没亮,家住重庆市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河堡街的庹本志本想再睡会儿,这时身畔妻子龚静华迷糊中唤他的名字,他陡然弹起身——该抱她如厕了。庹本志熟练地进行着每天的程序:替妻子洗漱穿衣,将家里最后一个鸡蛋蒸了羹喂她吃下,自己胡乱扒几口剩饭,然后洗衣、打扫卫生。做完这一切,庹本志看见妻子的右臂拾了抬,她是要他赶紧背着她出门,去两公里外的插旗山睡前给女朋友讲的爱情故事。

  通往插旗山唯一一条水泥铺就的山路路卡前依然站着保安。保安面无表情地说:“老规矩,最优惠的价钱,两块。”庹本志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低头求情:“兄弟,就今天一天,您免费放我们上山吧。我爱人喜欢这山呀,我们不是玩儿,是康复训练。我,真的是一分钱也没有了,儿子要到周末才发工资……”保安打断他的话:“没钱上什么山?回家躺着。”

  愤怒、屈辱和羞愧令庹本志气血上涌,脸憋得通红,结实有力的拳头握得青筋凸起,又颓然无力地垂下。他背着龚静华往山脚一侧走去,越走越快,奔跑一般,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将心中的怒火熄灭。

  奔走了三四百米,庹本志才将妻子放在一块大石头上坐下,自己抱着头蹲在一旁,满心沮丧。

  龚静华是2003年下半年开始感觉身体不适的,头昏头痛,手脚无力,庹本志陪着她多方求医可疗效甚微。2004年8月,她突然昏迷,经镇、县两级医院抢救无效后被送往成都华西医院,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她脑中有一种罕见的肿瘤,必须手术切除。手术风险极大,即使成功也肯定会留下偏瘫和语言障碍的后遗症。庹本志眼含热泪却坚定地在手术单上签了字。

  虽然三次开颅从脑中取出了一个鸡蛋大小的肿瘤,但半年时间里,龚静华就像植物人,除有光感、痛感外,不会说话,不会翻身。服侍病人再苦再累庹本志也不怕,可是高昂的治疗费哪里来?儿子庹富来、大学毕业后在成都工作并已成家的女儿庹敏英早已拿出了全部积蓄,庹本志变卖家产、四处告借及向银行贷款的38万元也花光了,他唯有带着妻子回家。

  出院时,主治医师叮嘱说,病人身体里埋有手术管,必须不间断服用抗排异药物最少4年。可龚静华没有单位,庹本志每月退休金不够买药,债务像滚雪球一样天天增长,而且偿还遥遥无期,他东挪西借也筹不到钱了。

  一天深夜,外出借钱的庹本志两手空空回到家,他坐在床边对着妻子喃喃诉说:“静华,我虽然只是个搬运工,但一向做人做事硬朗。我实在没脸再去敲人家的门了……谁活着都不容易呀,我真借不到一分钱了,怎么办?我想让你活着,好好活下去呀……”伴着倾诉,男人憋屈了太久的泪终于汹涌而出。视线模糊中他突然愣住了,赶紧抹干自己的泪,对,没错,妻子的眼角有一颗晶莹的泪滴。

  她醒了。

  令庹本志于困顿和绝望中感到希望的,正是龚静华病情在缓慢好转。庹本志将妻子穿戴整齐,搀扶着她下地,龚静华却将嘴努着指向门外。在滨河路,庹本志微笑着用双手握紧她的手,鼓励道:“你的病已经好了,只不过身体太久没有运动,生锈了,咱锻炼润滑一下。”龚静华的嘴哆哆嗦嗦,想笑却不会笑,但趁着这股劲她咬紧牙,成功站稳了身体。不到半个月,妻子竟然能够在他用双手牵着的情况下,艰难挪动十几米远,迈出了重生后的第一步。这天走着走着,她突然又停下了。他苦口婆心地讲着道理,她兀自不理,只生气地瞪着路边——原来几个顽劣的孩子正模仿她笨拙的步态。庹本志苦笑了,这段时间他也慢慢觉察了,这条路上车辆较多不安全,而且灰尘多,废气重。

  怎么办?转眼看见龚静华正期待地望向不远处的插旗山,庹本志眼前一亮:对了,咱们爬山去。

  插旗山垂直高度300多米,唯一一条通往山顶的路由度假村投资建成,因而山下设了关卡收费。庹本志说尽好话,软磨硬缠,仍被要求付钱。一天2元,一个月就是60元,一年就得700多块,这对庹本志来说是无法负担的开支。

  如今,两元钱难倒英雄汉。庹本志叹息着站起身来想背妻子离开,可是妻子嘴里却不停地嘟囔着,半晌,他终于听清一个字。“山。”他的心酸疼酸疼的,是啊,登山一个多月来,妻子病情明显好转,手臂能抬了,双脚能自主挪动了,吐字也清晰了。一次,庹本志耗费6小时半背半扶地将龚静华带到了山顶,登高凌绝顶处,风吹乱她的发梢,龚静华俯瞰小城的乌江画廊风景,乌江穿城而过,周遭多是低矮连绵的山,沉稳沧桑,视野开阔,心境高远,她的脸上浮起了久违的灿烂笑容。

  妻子自从生病后,就再也没这样开怀笑过啊!

  庹本志转身想掩饰无法自控流下的浊泪,捏紧的拳头砸向石头,血流出来了却浑然不觉,他猛地看见不远处有一条羊肠小道。赶紧奔过去探察,原来这是数年前附近村民放牧用的,只是因为荒废了许久,野草丛生遮掩了入口。

  一个悲壮的想法渐渐立体,渐渐凸显:这条路地势陡峭,荆棘遍布,正常人想要爬上去都很难,妻子更不可能,但是,如果沿着这条路重新开凿铺上台阶呢?

  第二天清晨,天色刚刚灰白,庹本志就起床了,服侍龚静华吃饭穿衣后,他对她讲述自己的宏伟目标。龚静华眼睛睁得大大的,满是担心和疼惜,她努力伸出手掌抚在丈夫宽宽的手背上,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庹本志懂得她的心思,沉声劝说:“不用担心,你男人没有本事,没有钱,但有一身的力气!我中午就能赶回来,等凿个几十步台阶了.明天我就带你去。”他转身扛上借来的钢钎、锤子、铁铲出了门!

  躬下身子,挥锹铲掉两边荆棘,将原有的道拍平、拓宽,再铆足劲又锤又锉旁边的石壁,敲下碎石铺在泥土上垫实,就形成了一米多宽的台阶。第一天进展顺利,因为山脚多为泥土,开挖起来相对省时省力,到中午时分他已铺出了二十多级台阶。然而,再往上就多是坚硬的岩石了,开凿十分困难。

  不过没有关系。庹本志胡乱抹着脸上额头发问的汗水,满意地打量自己的劳动成果,身体虽然极其疲累,但心情十分舒畅。他最怕的就是空有一腔爱妻之心、徒有一股强壮体力却对妻子的病无用武之地!

  你唱我和,

  那是一曲曲爱的山歌

  “妹妹啊妹妹你应一声,哥在山巅把歌唱。若嫌这路弯你莫慌,哥背你密林里钻。若有那蛇来你莫怕,哥哥就在你身旁……”

  庹本志唱得有些生涩,他其实不会唱山歌,但龚静华特别喜欢听山歌,生病之前她自己开一家小吃店,闲来无事会唱上两曲。

  等了一分钟,山下还是没有动静,庹本志急了,丢下手中的钢钎就往下面冲。碎石台阶凹凸不平,他脚下一个踉跄,骨碌骨碌往下滚,拐了两道弯,一直滚到龚静华的身边。她“呀”了一声伸出手来,颤抖着在丈夫脑袋、胳膊、腿关节处一一抚过,确定无事后,她又捂着嘴“嘿嘿”地笑了起来。庹本志有点儿生气:“说好了只要我肯唱山歌,我唱一遍你就应一声的吗?”龚静华很无辜地看着他:“我想你再……再唱。”

  这是2005年11月,庹本志已凿出了200多级台阶。越往山上走,开路越困难,有的地方羊肠小道消失在荆棘丛中,有的地方拐角太大,得探条新路,还有几处碰上岩壁无法绕过,他就先在石头上打洞,使出全身气力耗一天时间才能钻几个能勉强搁下脚的洞,第二天脚尖踮在洞内继续朝上方打洞。为防止失足跌落,他不得不将身体紧紧贴住岩石,手臂有节奏地挥动。胸前衣服磨破了打个补丁继续穿,胸膛蹭破渗出血来就贴块膏药。

  半年来,只要不是狂风暴雨的恶劣天气,每天清早庹本志都会背着龚静华来到插旗山下,由扶着她攀爬,到鼓励她自己迈步:由最初必须寸步不离张开臂膀在身后保

TA发布的帖子

1057

收藏

1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