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短浪漫爱情故事

2017-07-103lian13 的分享   加三联MM小编微信好友:sanlian2018

   每年的八月二十,芊总会脱下职业套装,卸下商场历练的冷峻和孤傲,穿上那件粉绿底水印荷花旗袍,戴一只翡翠荷花耳坠,坐在梳妆台前化一年一次的果冻妆,淡扫蛾眉时她想:这次,该会有所收获吧?妆扮停当的她娇媚、明艳,与叱咤风云的职场女杰简直有天壤之别,芊对着镜中的璧人妩媚一笑,提起包出了门。

  喧嚣的都市高楼林立、车水马龙,芊走进第三百一十二条小巷,巷子不大,旧货店和小食店,萎靡点缀着幽深的小巷,她迫不及待地拐进巷子,一家旧店一家旧店地搜寻,奶奶的微笑和叮嘱近在耳畔,童年的馨香在唇间氤氲,一次次的希冀,在走过一家家店铺后被现实冲刷得毫无生气,走出最后一家旧货店,她望望火烧火燎的天,郁闷地想,真要一直这样找下去吗?

  简短浪漫爱情故事

  走进第三百二十条小巷,她有些冒火,这个城市到底还有多少幽深的巷子?有多少个不为人知的旧货店呢?脚痛到几乎想流泪,突然一个叫“觅”的茶馆吸引了她的眼球,反正要平抚一下沮丧的情绪,于是她大大咧咧地推门而入,屋内装修简洁舒爽,此时却没有客人,一个黑衣男子立在吧台后,可能店子很久没人上门,他冷冷的眼神让芊浑身发麻,下意识地缩缩脖子,欲原路返回,但当小野丽沙用bossa nova演绎的《地中海风情》,裹着热带悠闲的风,懒洋洋地飘进耳膜时,芊一愣,止了步。“本店只卖荷花茶,不卖别的,不对口味的请自便。”男子似笑非笑地直视她,仿佛不想做生意。“别装酷,品荷花茶我可是专业水准。”男子的话很对她的脾气,芊放下背包,不以为然地拉开椅子高昂着头挑畔地回望他,对视电光火石般一碰旋即分开,男子“扑哧”一笑,像孩子一样纯真。这样的男子不会坑人,芊心里有了底。就算找不到想要找的东西,喝一杯荷花茶也算是一种安慰吧?这样想着嘴角便漾起了浅浅的笑。

  丝丝缕缕的荷叶、牵牵绊绊的花蕊,在古旧的紫砂壶内翻滚、沉浮,只一瞬,清淡的荷香便溢满整间屋子,芊儿贪婪地吸气,一脸沉醉,男子端了茶坐在对面,小心翼翼地将碧绿、清香的茶,斟在杯中,干净友善的笑替代了不屑,轻声说:“你这样前卫的人,本该独钟‘洋饮料’,怎么会爱荷花茶?”“别以为转变了态度我就不挑毛病。”芊挑着眉一副斗鸡样。这店子地背、人少,定是不赚钱的,繁华都市人人都为追求物质忙忙碌碌的,有几人有闲情坐下慢品一杯荷花茶?守住这份清冷和寂寞,就如自己紧攥儿时的承诺一样,实属不易。想到这儿,芊脸上的线条柔和起来,无端地对这个陌生的男子有了些好感,轻啜口茶,淡然的香、柔和的甜,馨暖地滑过喉,岁月渐远,儿时甜蜜、脆嫩的藕香再次在唇间呼之欲出,那些吸着鼻涕、嚼着脆藕、相依而唱的无邪岁月就这样漫上心来……

  儿时的芊是任性娇气的孩子,第一次随父母带着北风的呼啸回到鱼米之乡的南方,被附近孩子围在中间好奇地打量,她倔强地咬着唇谁也不理,只对一塘碧荷傻笑,那深浅不一的绿,嫣红、浅淡的花,是生在北方的她不曾见过的绚丽,她努力地吸着鼻子,问身旁的胖男孩:“这是什么花?”男孩闻言一脸不屑,“这是荷花!真笨,这都不知道。”芊儿小小的自尊心碎成了几瓣,她生气地撅着嘴:“你坏!”一甩手跑出很远。后来芊知道男孩叫海海,只是每次再见他,她都会迅速扭过头撅着嘴不说话,海海吸着鼻涕,想尽办法与她说话、逗她笑,芊就是置若罔闻。

  那天芊对着荷塘发呆,海海捧着个大碗满头大汗地跑来,碗里白亮亮的小丁带着窟窿连着丝,是芊从未见过的吃食,海海擦擦脑门吸着鼻子自豪地说:“这是荷花变的,我特意做给你吃的,可好吃了,有荷花的味道,不信你尝尝。”芊顾不得生他的气,迫不及待地拣一颗放进嘴里,脆脆的甜、淡淡的香,味道好得不得了,就这样他们尽释前嫌,互偎着晃着腿、吃着香甜的脆藕、唱着童谣、望着荷花在塘中轻舞飞扬。自此,芊儿走到哪,海海都护着她,假期很快过去,芊儿要回北方了,奶奶亲手将翡翠荷花耳坠戴在她的耳朵上,说:“这个荷花耳坠少了花心,若找到花心,你就会获得幸福。等你长大了,一定要找到它的心呀。”少不更事的芊使劲地点着头,离别时海海倔强地用手背擦擦鼻子,将一片压平的大花瓣,递给芊:“这是我存的荷花瓣,给你,以后我长大了要存多多的荷花,为你做出各种各样的荷花饰品。”“那我上哪找你?”芊失落无措地吮着手指低下头,几乎要哭。突然她眼前一亮,扯下一只翡翠荷花耳坠,说:“你一只我一只,只要找到另一只翡翠荷花耳坠我们就相见了。”“将来我在门前挂一片这样的荷花瓣,房间里放多多的荷花瓣,你闻着荷花味看到叶子就来找我。”海海攥着耳坠憨笑着说。

  许多年过去了,海海大概早忘记儿时的诺言,芊去了许多城市,像考拉一样各处巡搜,始终未找到耳坠的心,也没见到挂着荷花瓣招牌、飘着荷香的饰物店,找不到原配花心、没有荷香饰物,有荷花茶也是可以的吧?

  从此,芊儿成了“觅”的常客,黑衣男子有个好听的名字——林俊,两人都是小野丽沙的铁杆fans,店里常常只有他们两人,品着荷花茶听着《地中海风情》,说着心事和见闻,任风轻轻地吹,任细碎晶莹的阳光温暖店里的每个角落,就这样淡淡地交往,一如这个城市里遥遥相望的人,找寻着一丝隐匿的慰藉。芊去外地出差,见到小野丽沙的新碟买了两盘,回来后直接打车到“觅”,林俊瘦了不少,见到她两眼放光,直说:“你去哪了?你去哪了?”委屈得像个孩子,芊儿的心里满是柔柔的感动,喝着茶,林俊突然说:“开这间茶馆是想寻觅一个懂我的人,可老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儿。”芊儿诧异地盯着他,时光流逝,有时,人不得不向现实妥协,可话从林俊嘴里说出,她却觉得惊心。见芊低头不语,他突然说:“怎么办,我找到了那个人。却不知人家的心思。”芊有些失落,嘴上却说:“笨,向人家表白不就知道了吗?”他搔着脑袋:“其实,我,我,好像离不开你了……”接着他自身后拿出一支新鲜的荷花,“你,能做我永远的女朋友吗?”刹那间恍惚,

TA发布的帖子

1057

收藏

1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