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六一超短小故事

2017-05-26zheng1586 的分享   加三联MM小编微信好友:sanlian2018

 关于六一超短小故事,三联小编整理,欢迎阅读!

  适合睡前听的故事篇1:猫大王

  猫哥哥做了猫大王,老虎大王送来了一张上好的老虎皮。虎皮铺在椅子的中间,威风凛凛,给猫太王增添了几分威严。

  一天,猫妹妹听说猫哥哥做了猫大王,就来看他。猫太王的官府戒备森严,猫妹妹根本见不到猫哥哥。她只能站在窗户边,透过玻璃向猫哥哥招手。她兴奋地喊道:“哥~哥~,我是猫妹妹呀!”猫大王见了,装作没看见。他想:“我是猫大王,不可以随便的。”

  猫妹妹见到了哥哥,但是没办法和哥哥说话。猫妹妹还是很满足。回家对猫爸爸说:“我哥做了猫大王,他身边站了二十个警卫呢,好不威风!”猫爸爸说:“我必须去看看他。我是做过村长的,有些经验我得教教他。”

  猫爸爸进城了。猫爸爸比猫妹妹强不了多少,他也只能站在窗户外面,偷偷地看儿子。他向儿子招手,想对儿子说几句话,但猫大王并不理睬他。猫爸爸急了,他大声说:“儿子,你要做一个好大王啊!”猫爸爸走了,心里挺高兴的。他想:儿子一定能听见我的话,我就是来给他送话的。

  猫爸爸、猫妹妹谈论猫大王时,话全被猫爷爷听见了。猫爷爷高兴极了。他想:“哈,这两个傻瓜,白白跑了一趟,连猫大王都没见着,看我的。”猫爷爷觉得自己最疼爱猫大王,猫大王肯定会见他。于是,猫爷爷进城了。

  猫爷爷的眼睛不好使,耳朵也不好使,他拄着手杖,边走边打听,终于来到了猫大王的官府。可是他被警卫堵在窗户那儿,说什么也不让他进去。猫爷爷气得用手杖敲玻璃,咣咣咣!门口的两个警卫抱住了他。这时大厅里走出一个高个子警卫,说:“大王说啦,你们别管他,让他敲好了,玻璃是钢的,敲不碎。他累了,就不敲啦!”

  猫爷爷敲了一会儿,果然累了。他伤心地离开了猫大王的官府。猫爷爷在城里见人就说:“我是猫大王的爷爷,猫大王竟然不肯见我一面。”这时虎大王正从这里经过,他听见了猫爷爷的话。虎大王说:“老爷爷,你跟着我,我保管你见着猫大王。”猫爷爷说:“你怎么行?”虎大王说:“因为我也是个大王。”

  虎大王带着猫爷爷走进猫大王的官府,猫大王吓了一跳,忙陪着笑脸说:“爷爷,您怎么来啦?”猫爷爷生气地说:“我不是你爷爷!”虎大王走过去,从椅子上抽下虎皮说:“你不配用我的礼物。现在,我命令你,亲自搀着爷爷回家一趟。我在这儿等着你。”猫大王没办法,只好搀着爷爷一步一步地回家了。一路上好多人都指指点点的,猫大王羞愧得头都不敢抬呢!

  适合睡前听的故事篇2:没有伙伴的蜗牛

  天下起了毛毛雨,森林里的小路湿润润的。小蚂蚁们纷纷喊着:“下雨喽,下雨喽!”

  小蚂蚁东奔西跑,寻找可以躲雨的地方。

  有一只小蚂蚁叫西西,他有一座蘑菇小屋。西西看见下雨了,就站在门口招呼大家:“喂,来吧,来我这儿避避雨。"

  西西的叫声很响很亮,小蚂蚁们成群结队来了。

  一只蚂蚁说:“我今天忘了带叶子伞。”

  另一只蚂蚁说:“我忘了收听天气预报。”

  他们吵吵嚷嚷的,搞不清是埋怨,还是高兴。这么多伙伴挤在一块儿,总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啊!

  不知谁说了一句:“感谢这场雨,我很开心。”

  可马上就有反对者:“应该感谢西西!”

  是啊,应该感谢西西,大伙儿议论纷纷,同意对西西的热情给予赞美。

  在西西蘑菇小屋的对面,有一座很大很漂亮的房子,里面住着一只蜗牛。

  下雨的时候,蜗牛把门关得紧紧的。有只小蚂蚁敲了半天门,蜗牛却不开门,嘿,他连答应都不答应一声。后来蜗牛不耐烦了,干脆写了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四个醒目大字:请勿打扰。

  那四个大字从西西的蘑菇小屋门口,就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不知是谁提议:“我们唱支歌吧,把蜗牛吵醒!”“蜗牛根本没睡,他醒着,只不过是个小气鬼吧。”不知又是谁补上这样一句。后来,大伙儿一齐开始唱了,歌名叫《三月里的小雨》。蜗牛听到歌声好奇地探出脑袋——嘘!有谁制止,大伙儿又不唱了。

  天晴了,蚂蚁们开始玩游戏,大伙儿把西西选作头头。蜗牛探出脑袋说:“嗨,我也参加!”

  西西说:“欢迎你!”可是,蚂蚁们都不答应。有只蚂蚁说:“我们为什么不另选个地方呢?”是啊,是啊,选个宽敞的地方!两只小蚂蚁不等西西回答,硬是把西西拽走了。

  “三月里的小雨,

  沥沥沥沥下个不停。”

  小蚂蚁们唱着跳着笑着向远方走去,只留下蜗牛独自在难过。

  蜗牛没有伙伴,至今仍没有一只小蚂蚁向他发出过邀请。当然,西西除外,他们毕竟只隔一条小路呀。

  适合睡前听的故事篇3:我是一只羊

  星期天,我们全家去郊外露宿,那是一片绿色的草地,草地上还有羊。爸爸支起了一顶帐篷,妈妈开始在草地上铺桌布。

  我呢,就在草地上踢足球。我对准球猛地一脚,球飞了出去。我欣赏着球飞行的弧度,突然听见脚下有细小的声音传上来:

  “哎哟,这孩子真是太狠了,脚不大,劲儿倒挺大。”

  这是谁在说话?声音这样陌生。

  我的周围没有一个人,爸爸和妈妈在草地的另外一头。

  “不会是蚱蜢吧?”我说。

  “不是的。是我,我是一棵草。”那个陌生的声音说。

  “草?哦,你是会说话的草?”我奇陉地问。

  “草都会说话呀,只不过你没有听见过而已。”草说,“你们人类根本就没有把我们草当回事。只有羊,他们每天耐心地听我们讲泥土的故事。”

  我看着草地上悠闲散步的羊,心想:如果我是他们中间的一员就好了,那么我就可以听草讲故事了。

  我心里想的往往可以成为现实。妈妈早就说过,只要去想,就成功了一半。我一低头,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了一只羊,因为我看见自己的手变成了羊的前蹄。

  “喂,你不打算趴下吗?”草对我说,“像你这样站着的羊太引人注意了,别人会认为你是从马戏团逃出来的。”

  我马上趴了下来,想寻找那棵和我说话的草。

  但是,别人还是把我当成马戏团的羊了。我这里说的别人是指我的爸爸、妈妈或者还有和我一样变成羊的人。

  爸爸说:“那只羊真奇怪,居然长着彩色的羊毛,我看是马戏团的老板故意这样染的。”

  妈妈说:“天哪,这个马戏团的老板真是颜色专家,那羊毛有和我织的毛衣一样的花纹。”

  草地上的羊马上围了过来:“嗨,朋友,你是吃了花吧?要不,怎么会长有颜色的毛呢?我们羊是从来不吃花的,尤其是红花,因为谁也不想变成红羊。”

  我认为他们说得一点道理也没有,他们吃的草是绿色的,那为什么就没有变成绿羊呢?

  但是,我只是跟他们说,我只吃过荠菜、响铃铃草这样的一些草,其他的就没有吃过了,而且这些草还是煮熟了吃的。

  “怪不得,我们从来没吃过煮熟的草。”很多羊都说。

  不管怎样,我总算是一只羊了,总可以和草说说话了吧。

  “你是什么草?比如有的叫响铃铃草,有的叫车前草。”我想根据草的名字把这棵会说话的草找出来。

  但是,草沉默了一会儿,说:“我是一棵无名小草,不像响铃铃草可以吃,车前草可以入药,他们的身价很高,我只是一棵杂草。但是,我已经很多很多岁了。”

  哦,草也有年龄。

  “他已经五岁了。”一只弯角羊对我说。

  “如果没有人踩坏我的根,冬天也没有冰雪冻坏我,我会一直活下去。”草说,“我的叶子是新的,可根是老的。”

  “我们羊吃草的时候,只是吃叶子,从来不吃根,否则明年我们就见不到这棵草了。”弯角羊说,“每年这棵草从地里冒出新芽时,我就能一眼认出他来。”

  “羊如果稍稍变了一些样子,我也照样认识。”草说,“羊吃了我们的叶子会长很长的羊毛。天气暖和起来的时候,人们就开始剪羊毛,羊就变成很年轻的样子,但我还是一眼就能认出这只羊就是去年的那只羊。”

  “是的,人们把我们的羊毛剪下来做成衣服,这太棒了,草变成羊毛,羊毛变成衣服。”弯角羊说。

  我想:当人们穿着漂亮的羊毛衫从草地经过的时候,羊和草都会觉得非常地幸福。

  我还没来得及和羊好好聊聊,爸爸和妈妈就开始叫我过去了。

  我对草说:“明年我还来看你。”刚刚说完,我就变成了人,甚至没来得及和那些羊道别。我脱下鞋子,走到爸爸和妈妈跟前。他们奇陉地看着我,问:“你怎么脱了鞋子?”

  “我怕踩坏这些小草。”我很认真地说。

  “有道理。”爸爸和妈妈也认认真真地脱下了鞋子。

 

  夜晚来临,我们一家在草地上露宿,我把头贴在地上,心想:夜里,我或许能听见小草讲关于泥土的故事。

推荐

TA发布的帖子

1073

收藏

1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