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感人的爱情故事

2017-04-263lian12 的分享   加三联MM小编微信好友:sanlian2018

   关于长篇感人的爱情故事

  长篇感人爱情故事篇1: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

  这已经是枫在这个小时里第七次读这首诗了。一个人静静的躺在病床上,反复的念着。在这异国的小镇里,他唯一的朋友就是手上这本书,书的封面是淡蓝色的,枫喜欢这个颜色。

  这次他的伤比起上次严重多了,从他来到这个陌生的国度,这是他第一次能安心舒适的躺这么久,尽管他的一只手被铐在床架上。

  警察在病房门口来回的跺步。因为严重伤人,他被捕了。

  这首诗曾经是玲一直最爱的,但是每次枫都没有听到玲读完,他从来没有读过书,但是玲对这首诗的痴爱却让他深深的记住了这些字,所以他也只能读到这里。

  玲是个孤儿,小时侯曾经是村子里被人人唾弃的‘野种’。但是她却倔强的不愿意去孤儿院,送去一回,她就会跑回来一次,她每次都会抱住那个他爸妈都死在上面的那张破床,但是从来都不会哭。以后就没有人再去管她了。

  枫从7岁就没有了家人,他每天在这个城市四处乞讨。没有家,没有朋友。当他看见在屋里饿的缩成一团的的玲,他把刚要的那个馒头给了玲。死神似乎随时都会夺去这个脆弱的生命,枫看到了她的眼睛,那是地狱里迸发出来的仇恨的光芒。枫静静的看着她,玲很快的吃掉了一大半,然后把剩下的那一小半递给了枫。

  那天后村里人都发现这个小乞丐会每天很早从玲的破屋里出去,中午带着一些吃的回来,下午再出去然后晚上又同样带着一些馒头什么的回来。

  “ 你看,野种就是会勾引男人啊,这么小就这样长大了怎么办啊!”

  “是啊,简直看不下去了,不管他们,让他们自生自灭吧!”

  那一年,枫10岁,玲8岁。

  “今天那些人又打你了吗?”

  “没有,是我自己摔倒了。”

  每次当枫把吃的东西放到她的面前时,玲都会看到枫的身上总会多几道新的伤痕,然而每次他们都是这样的两句简单的你问我答,然后整个屋子一直都是静的。

  “我要读书去!”直到有一天玲突然和枫说道。

  枫坐在地上,胳膊上的伤口还在流血,他只是轻轻的点了下头,然后屋子又陷入沉默。

  玲似乎麻木了任凭别人怎么打她,推她都不离开那张书桌,死死的抱着书桌腿就象抱着那张曾经死过他爸爸妈妈的破床腿一样紧。今天早上,当村里小学上课铃声敲响的时候,玲突然跑进了教室,然后就一直这样抱着书桌的腿坐在地上。老校长来了,蹲在了她的面前:“你想上学是吗?”等了好一会,玲仍然低着头并没有理他。“我是这里的校长,现在的政策你读书是可以免费的,所以很欢迎你来这里读书。”玲突然间抬起了头看着老校长,那目光里透射的寒意似乎是从地狱里释放出来的,老校长突然觉得浑身在颤抖。

  玲开始变了,变的逐渐的活泼一些,每次当枫从外面要饭回来时她会给他讲很多的故事,破屋里开始偶尔传出两个稚嫩的笑声。老校长对她很好,经常会留玲在学校他简陋的小屋里吃饭,但是那至少是一顿饭,热的饭菜,每次她都会给枫也带一点回去。老校长没有儿女,再后来干脆收玲做了他的干孙女。枫开始一个人安静在那个小屋里吃着他乞讨来的东西。

  那是新年临近的一个寒冷的冬日的黄昏,当玲跑回她的小屋,准备告诉枫她和爷爷说好了,让他一起搬去和爷爷住时,她看到了桌子上枫唯一的那件不知从哪拣来的,那件在这几年的冬日里,一直披在玲身上的破棉袄。地上有一个用木棍划出的笑脸,玲知道,枫走了,永远不会再回来,枫走的很放心,但是又很放不下她,害怕她会在冬日里冻着,于是留下了这件破旧的棉袄。

  玲坐在了枫经常坐的那块地上,没有哭,她发现自己哭不出来,就象他爸妈一起死的时候,他一滴眼泪都没有流。

  那一年枫14岁,玲12岁。

  村里人也开始渐渐接受了玲。在以后真的再也没有了枫的消息,他在这个世界上就这样消失了,一个肮脏的小乞丐或许只有玲才会知道他的存在。

  玲上了大学,在那美丽的象牙塔里快乐的生活着,那个早已经没有眼泪,曾经抱着床角就要饿死的小姑娘,那个每天出去乞讨养他的小乞丐,都已经离她远去了,但是那件破旧的棉袄始终在她的行李箱的底层,被珍藏的很好。

  新年的鞭炮声在整个城市响彻着,玲今年要留校打工,所以她没有回去看望她的爷爷。在初一的一大早,她和寝室的几个女孩出去准备买一点东西。一个老年的乞丐向她们伸出了手,几个同伴都把目光投向了她,玲很快的掏出了硬币给了乞丐。她的同学都知道,玲对于乞丐似乎有种特殊的感情,尽管从小县城来的玲每天都那么的节俭的生活着。就在转身准备走的时候,在经过一个紧张施工中的建筑工地时,玲楞在了工地的门口。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那张曾经深深的在她心里刻画了上万次的面孔。同学都在催她快走,然而她象突然变成了雕塑一样一动不动。她们看到玲正在注视着一个正在工地里搬砖头的一个肮脏的民工,那个民工这时也立在那里,和玲一样一动不动,时间似乎在他们之间凝结了。

  “是你吗,为什么这么多年不来找我,为什么啊?”

  玲的声音在颤抖着。

  那民工却突然转身就跑,似乎很怕玲,玲疯了似的追了上去,工地的钢精划破了她的脚腕她都没有察觉。但是玲根本追不上他,玲重重的摔在了工地上,手也破了在流着血。几个同伴连忙跑来,不解的看着玲,正准备问她时,他们看到了玲的眼睛,那目光的绝望阴冷似乎是从地狱里释放出来的。

  “你们走吧,我有些事情要办。”

  “走啊,快走啊!”

  玲看到他们还没走大声的吼了起来,几个同伴满脸疑惑的离开了。

  “出来,你快出来,为什么不见我!”

  “你知道我又多么的想念你吗?”

  ……

  玲站在那里大声的嘶吼着,声音已经渐渐沙哑。

  直到玲瘫坐在地上,就象坐在枫曾经常坐的她的那间破屋的地面上一样。她看到了枫,刚那个民工就是,无论岁月怎么改变,她还是能够一眼就认出他,那张脸已经融入到了她的灵魂里。她静静的坐在那冰冷的地面上,手和脚都还在流血,她知道枫一定躲在某个远处的角落里看着她,她似乎听到了枫低沉的啜泣声。工地上的人来拉她都被她吼了回去。但是枫并没有来,直到深夜都没有来。

  玲静静的坐在那里,她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在这里一直等下去。

  如果他不出来,死都不会离开。

  枫并没有离开,此刻他正靠在工地远处的转角坐在地上,眼泪在不停的滑落,他把手塞进了嘴里,不敢哭出声来,手已经被咬破了,鲜血在顺着手腕流下来。

  这些年来,枫忍受了太多的打骂,病痛和饥饿,他能活下来已经是个奇迹。那一年他看到玲终于找到了属于她的幸福的生活,他留下来只会是一个累赘,他不走村里和学校的人是绝对不会接受玲的,所以他走了。

  他不是不想见玲,曾经在无数的日子里,他幻想过太多太多的重逢。但是他从不曾真正的想过去找玲,只能在偶尔幻想一下。其实枫早就知道玲在这个城市读大学了,在此之前他曾经在街上见到过一次玲,那次玲也象这次一样和几个衣着时尚的女孩在逛街。他兴奋的就要疯掉,马上穿梭人群追了上去,但是当他看到玲开心的笑脸和身上那漂亮的大学校服时,他停住了,看看自己破烂的衣衫,这个城市最地层的建筑民工,甚至路过他身边的人都会绕着他走。

  他呆站在那里,人们在他身边川流不息,直到玲的背影渐渐被人群淹没,直到夜幕彻底的吞噬整个大地,也吞噬了枫。

  他知道,玲现在过的非常的好,一个名牌大学的大学生,有着似锦的前程。他只不过是这大上海的一个小瘪三,和他交朋友,玲将会被整个学校看不起,就会被同学们孤立。他深深的了解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那样玲一定会过的很不快乐。

  他不要玲不快乐,所以再次重逢时,他马上跑了。

  当玲醒来的时候躺在了病床上,几个同学都在身边围绕着她。看她醒来了连忙喊来了医生护士。原来玲因为失血过多,加上天寒地冻的,本来身体就很单薄的她支持不住晕倒了。

  “他呢,枫呢?”玲刚刚恢复意识就开始边嚷着边焦虑的要坐起来想下床去。护士连忙按住了她。

  “没有其他人了,一个小伙子把你送来,留下医药费就走了。”玲全然象没听见一样,挣扎着,嘴里喊着什么,虚弱的都听不清楚她的声音了,然后她又昏迷了过去。

  “病人太虚弱了,让她休息下吧,你们都不要吵她。”医生说完话就出去了。

  玲的同学都惊呆在那里,这是怎么了,一向娇弱的像林妹妹一样的玲,今天怎么突然变成了这样,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当玲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天气格外的好,阳光照的这个病房懒洋洋的。玲这次醒来去显得很安静,她知道,枫走了,又一次丢下她一个人离开了,以后都可能不会再遇到他。

  长篇感人爱情故事篇2:

  『One』

  2003年的时候我16岁,进高一,那时候我还不认识你,一切眼泪和伤痕都还没有登台,我还不知道痛彻心扉是什么样的感觉。

  期中考试的时候我偏偏那么倒霉被分在高一届的外班教室,更倒霉的是我坐的是你的桌子。你的课桌上嚣张着你和你女朋友的大头贴。

  我盯着你的照片看,不知道为什脸就红了。

推荐

TA发布的帖子

1073

收藏

1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