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卜杜拉法兹里和两个哥哥的故事(2)

2017-02-053lian13 的分享   加三联MM小编微信好友:sanlian2018

  这时候,那只带我飞到宫中来的大鸟,突然摇身变成一个天仙般的女郎。她便是那次我在山中所碰见的、被黑蛇追逐、欺凌的那条白蛇。只听那个坐在宝座上的妇人对女郎说:“此人是谁?为何带他到这里来?”

  “娘,这就是那位在危难之际,以勇敢行动保全了我名节的勇士啊。”接着她问我:“你认识我吗?”

  “未曾见过你。”我回答。

  “我曾在荒山中碰到你。当时我正与一条黑蛇拼死博斗,是你将它打死,才使我幸免于难。”

  “当时我只是看见一条白蛇和黑蛇战斗啊。”

  “我就是那条白蛇。其实我是神类中红王的女儿,名叫塞欧黛。坐在宝座上的这位是我的母亲,是红王的王妃。那条黑蛇,原是黑王的宰相,名叫代尔非勒,是个无耻之徒,性格极其丑恶。他第一次看见我后就想占有我,便厚颜无耻地向我父亲提亲。我父亲断然拒绝,派人回答说:‘你这个神类中的渣滓,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有何资格娶帝王的女儿为妻?’为此他恼羞成怒,怀恨在心,随时都想达到其罪恶目的。从此他注意我的行踪,我上哪儿,他跟踪到哪儿,一心一意要加害于我。他同我父亲之间曾发生激烈战斗,可是他狡诈成性,要完全制服他很困难。每当我父亲占优势、胜利在望时,他总能寻机逃之夭夭,所以无从根绝后患。我为躲避他,每天都要变一个形象,变一种颜色,但是每逢我变形时,他也相应地变为一种对抗形象;无论我跑到哪个地方去躲避,他也总能闻着我的气味,并跟踪追到那里,致使我一直处在危险中。那次我变成白蛇,逃往山中,他也随之变为黑蛇,跟踪追到里。战斗中我快支持不住时,幸蒙你赶到,并用石头将他砸死,我才脱离险境。当时我曾对你说:‘接受了你的恩惠,我会报答你的。’此次见你的两个哥哥谋害你,把你扔到海中,我才有了这个报答的机会。你对我恩重如山,应当受到我们全家的敬重。”接着她对后妃说:“娘,由于他曾挽救过你女儿的生命,因此,请你尊敬他吧。”

  “我代表我们全家竭诚欢迎你这位贵客!因为你对我们做了好事,理应受到我们的敬重。”后妃说罢,赏我一套非常值钱的名贵衣服和一些金银、珠宝,最后吩咐道:“你们带他去见国王吧。”

  于是我被他们带到一间殿堂中,见国王坐在宝座上。他身边的侍卫体格高大,戒备森严。他的衣冠嵌满珠宝金玉,闪烁着灿烂的光辉。我一见他便感到眼花缭乱,不敢正视。国王一见我便起身迎接,他的侍卫也全都站了起来。国王欢迎我,祝福我,对我非常尊敬,并赏赐我最珍贵的礼物。后来国王吩咐侍卫:“你们带他去见塞欧黛公主。”

  公主决定送我回船,于是便背着我并带着国王赏赐我礼物,一起飞腾起来。

  再说我的两个哥哥刚把我抛下海,在睡梦中的船长便听到响声,他赶忙起来问道:“什么东西落到海中了?”我的两个哥哥立即猫哭耗子假慈悲地嚷道:“我们的兄弟丧命了。他在船弦边解便时,被海浪卷走,落到海中淹死了。”接着他俩便动手抢夺我的财物,为争女郎各持己见,争论不休,彼此都说:“此女郎是我的,谁都不得染指。”

  他俩就这样不停地争吵,早把我这个弟弟忘得一干二净了。

  就在我的两个哥哥争夺得不可开交之际,塞欧黛带我突然落到船中。两个哥哥一见我,起初颇感诧异,随即装出一副格外欢喜的样子,唠唠叨叨地说道:“弟弟啊!出事后你的情况怎么样?我们为你焦心极了,感谢安拉,你脱险回来了。”

  “假若你俩真的关心他,或者真的喜欢他,那就不该趁他睡觉之时把他抛在海中。”塞欧黛替我回答两个哥哥,“你俩丑恶的行为该当死罪,现在我要你俩的命,你俩希望如何死法?自己选择好了。”

  她说罢,抓着我的两个哥哥,就要处死他俩。

  “弟弟啊!恳请你替我们求饶吧。”两个哥哥怕得要命,大声求饶。

  在此情况下,我不得不出面调停,对塞欧黛说道:“恳请你以仁慈之心饶恕我的两个哥哥,免他们一死吧。”

  “不行,这两个奸诈的家伙死有余辜。”

  塞欧黛决心处决我的两个哥哥,我只得苦苦哀求,一再求她怜恤、宽恕,最后她被我说动了,慨然说道:“看在你面上,我且饶他俩的命,可是必须在他俩身上施以法术,以示惩罚。”

  她说着拿出一个装满海水的杯子喃喃地念起了咒语,随即边把杯中的水洒在两个哥哥身上,边说道:“脱离人的形象,变成狗吧。”随着她的话音,两个哥哥果然变成了两条狗。

  他俩就是陛下现在所看到的两条狗。

  阿卜杜拉讲到这里,回头对两条狗说:“哥哥啊!我所讲的都是真情实况吧?”

  两条狗听了,即刻低下头,似乎回答:“你说的是事实。”

  塞欧黛在我的两个哥哥身上施了法术,然后对船中其他人说:“你们要知道,阿卜杜拉·法兹里是我的兄弟。你们中谁要是与他作对,我就要像对付这两个奸诈家伙那样对付他,把他变为狗类,一辈子做畜生,永世不得翻身。”

  “主人啊!”船中的人听了塞欧黛的嘱咐齐声说:“我们都是他的奴婢,绝对服从他,请放心吧。”

  临走前,塞欧黛嘱咐我:“待回到巴士拉后,你要仔细检查你的财物,如发现短缺,就立即告诉我,我会替你追究;对偷窃犯我将以同样的方式施以法术,使他变成狗类。另外你回到家里后,先收藏好财物,再给这两个奸诈的家伙脖子上各戴一具枷锁,拴在床脚上。并在以后的日子里每天半夜起床去鞭挞他们,要直打到他们昏死才能住手。如果你哪一天不按上述要求执行鞭挞任务,我便会先在你身上执行鞭挞,然后再打他俩。”

  待我明白了她的意思后,她才从容离去。

  次日我们到达巴士拉。

  商人们见我平安回来,都来看我,问候我,谁也没有打听我那两个哥哥的消息,只是在看到我带着两条狗后都觉得奇怪。

  于是有人问道:“你带两条狗回来做什么用呢?”

  “此次旅行中为了不至于感到寂寞,我收养了两条狗,现在顺便把它俩带了回来。”我的回答使他们哄堂大笑,但谁都不知道这两条狗原来就是我那两个哥哥。

  回来的当天,我把两条狗关在贮藏室里,一方面因忙于招待来访的客人,另一方面忙着把布帛和财物,分类收藏起来,因此疏忽大意,竟然忘了拿链子拴狗,当然也没有执行鞭挞任务,便匆匆睡去了。到了半夜我忽然从梦中惊醒,只见红王的女儿塞欧黛已站在我面前。她气愤地责问我:“你可能把我交待给你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现在我将惩罚你,因为我说话从来都是算数的。”

  她说着一把抓住我,抽出一条鞭子,毫不留情地鞭挞我,直打得我昏迷过去。

  塞欧黛处罚我后,即刻去两个哥哥所在的贮藏室中,拿鞭子把他俩分别痛打一顿后,这才对我说:“从今以后,你每天夜里必须这样痛打他俩一顿,如果过了一夜未打,我照例会像今晚这样痛打你。”

  “我的主人啊!从明天开始,我一定会按你的吩咐,用链子锁住他俩,并每晚鞭挞他们,不会间断。”我向她表示决心。她把惩罚两个哥哥的事再嘱咐一番,然后才离去。

  第二天,我不敢怠慢,立即去找工匠,让他替我打了两副金枷,拿来枷在两个哥哥脖子上,按照塞欧黛的吩咐,把他俩拴禁起来,而且从当天夜里开始,勉为其难地执行鞭挞任务,至今从未间断过。

  当时正值迈赫底亚国王执政时代,而我一直同国王迈赫底亚有深交,主要以贡献礼物的方式和他联系,所以蒙他授与爵位,委派我为巴士拉省长。在我掌权期间,始终如一地执行鞭挞任务。后来考虑到时间较长了,我满以为已时过境迁,所以暗自思忖:“也许塞欧黛的怒气消失了吧!”于是在当天夜里,我故意不去打两个哥哥,没想到塞欧黛又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狠狠地打了我一顿。她的激昂情绪给我很深的印象,使我终身难忘。因此从那时起,我只得不间断地鞭挞两个哥哥,直到国王迈赫底亚逝世,陛下继任国王,仍委我继任巴士拉省长,至今已十二年了。在这段漫长的日子里,我被迫每天夜里鞭挞禁闭着两个哥哥,打完后又安慰他俩,一再向他俩表示歉意,并给他俩饮食吃喝。

  我一直保守着这件事的秘密,对任何人都秘而不宣。直至伊斯哈格奉命前往巴士拉,向我催缴税收,这才被他发现其中的秘密,并据实呈报陛下。陛下再次派他前往巴士拉,传我带他俩进京。我今天已向陛下陈述了整个事情的经过。最后强调一点,上面所谈的全是我自己亲身经历的事情,千真万确,没有任何隐瞒,也无半点虚构。

  听完阿卜杜拉的叙述,哈里发对两条狗的遭遇感到惊奇,不禁产生怜悯之心,打算伸出援救之手,使两条狗能够恢复本来面目。于是他对阿卜杜拉说:“时间已过去这么久了,对你的两个哥哥所犯下的罪过现在你能原谅吗?”

  “陛下,愿安拉宽容他俩,并在今生和来世都豁免他俩的罪过。事实上我也需要他俩原谅,因为这十二年来我每天夜里并非出于本意地鞭挞他俩,从未间断过。”

  “阿卜杜拉,既然是这样,我愿以安拉的名义从中尽力斡旋,先恢复他俩的本来面目,然后说服他俩宽容你,最终使你们弟兄放弃前嫌,亲亲热热地欢度余生。现在你暂且带他俩回去,今晚你可别再打他俩,到明天,一定会有令人满意的结果。”

  “陛下,请原谅,我还有具体问题要陈述。如果今天夜里我不打他俩,塞欧黛肯定会来打我,而我的身体可是经不起打的呀。”

  “你别怕,我会安排好一切。现在我先给你写张字条,等塞欧黛来时,把字条拿给她看。我相信她读了字条,定能宽恕你。万一她不按我的指示办而坚持要打你,你就只有托靠安拉暂且忍耐了。如果事情真发展到这步田地,即她硬要同我作对,那么我作为万民之主,职责所在,必将和她周旋,相信是能同她抗衡的。”哈里发如此这般地嘱咐一番,随即亲手写了一张字条,盖上御印,递给阿卜杜拉,吩咐道:“阿卜杜拉,若今晚塞欧黛来了,你便把这张字条给她看,用不着害怕。你可以告诉她,是我,人类的君王哈里发命令不要再打他俩,而且为使她相信,还给她写了这个手谕。”

  阿卜杜拉遵循哈里发的命令,答应按他的要求去做,并带着两条狗回到寓所,他暗自嘀咕:“如果神王之女违背哈里发的旨意来打我,我也只能忍受了。让两个哥哥安歇一宿,我愿为他俩承担苦刑。”他转念又一想:“假若哈里发没有万全之策,是不会叫我放下鞭子的。”于是他毅然决定解下两个哥哥脖子上的枷锁,并默默祈祷:“万能的安拉,我只有托靠你了。”随后他安慰两个哥哥:“托安拉的福,从今晚起你俩将摆脱苦难,尽管放心,这是国王哈里发开恩,也是我长期以来的心愿。”

  两条狗听了阿卜杜拉的话,汪汪地吠着,用腮帮子去擦阿卜杜拉的两脚,好象是祝福他,表现出谦恭、驯顺的模样。

  眼看两条狗的表情,阿卜杜拉觉得怪可怜的,不禁产生恻隐、怜悯的心情,因而伸手抚摩两条狗的脊背,恋恋不舍地和两条狗在一起,直到吃晚饭的时候。侍从端来菜饭,阿卜杜拉便对两条狗说:“今晚你俩就和我一块吃喝吧。”

  两条狗果然坐了下来,与阿卜杜拉同席吃喝。

  侍从们见阿卜杜拉与狗一起吃喝,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大家既感到惊奇,又觉得好笑,于是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他肯定是神经失常了。不然的话,一个堂堂巴士拉省长是决不会和狗一同吃喝的。就算是心爱的宠物,但狗毕竟是肮脏的动物呀!”

  他们站在一旁,见两条狗腼腼腆腆、规规矩矩地陪阿卜杜拉吃喝,全然不知那两条狗原来是竟是省长的哥哥。

  侍从们自始至终注视着省长和两条狗的举止,直到他们吃喝完毕。这时阿卜杜拉起身去洗手,两条狗竟然也同样伸出双爪去洗,这种稀奇古怪的事,使得仆人们一个个忍不住抿着嘴笑,彼此交头接耳议论道:“同狗坐在一起吃喝,吃过饭还要洗爪子,这种稀奇事恐怕谁也没见过吧。”

  饭后,两条狗规规矩矩地在阿卜杜拉身边坐下,好像等待什么似的。

  此时,谁也不敢打听其中真相,侍从和跟班默不作声,直等到半夜,大家才收拾了,并准备睡觉。阿卜杜拉和两条狗也入室就寝。见此情形,侍从们又互相议论开了。

  有的说:“怎么两条狗还和他同床睡觉啊?”

  有的说:“他既然能和狗同席吃喝,那么和狗同床共寝,当然也就不奇怪了,但这些行为肯定是疯子的举动。”

  阿卜杜拉的侍从不知道他和两条狗的关系,看不惯他和两条狗之间的亲切举动,所以对他投以怀疑、惊奇的眼光,不愿享受他吃剩的饭菜,把收拾下去的饭菜全都倒掉,愤然说道:“我们决不会像平常一样吃这些残汤剩饭,因为这是狗吃剩的。”

  这晚阿卜杜拉就寝至半夜,突然被一阵响动惊醒。他睁眼一看,见地面已裂开,神王的女儿塞欧黛随即出现在他面前,说道:“阿卜杜拉,我来问你,你为何今晚不打他俩?还摘掉他俩脖子上的枷锁?你是有意要和我作对吗?现在我不但要打你,而且要像惩罚他俩那样,也在你身上施予法术,把你变为狗类。”

  “我的主人啊!向万能之神安拉发誓,求你暂且宽容我,待我讲清其中理由后,你认为该怎么罚就怎么罚吧。”

  “好,你讲吧。”

  “之所以不打他俩,是因为我必须执行万民之主哈里发给我下达的命令,他要我今夜不要再打他俩,并当面许下诺言,叫我代他向你致意。他亲手写下手谕,要我转交给你。我遵循命令,按他的指示办事。因为他是万民之主,他的命令是不能违背的。这是他的手谕,请你收下,待过目后,你再决定怎么办吧。”

  塞欧黛接过手谕,见上面写道:

  凭大慈悲的安拉之大名,人类的君王赫鲁纳·拉德致书红王之女塞欧黛公主:巴士拉省长阿卜杜拉已与他的同胞兄弟之间放弃前嫌、彼此谅解、和好如初了。既是这样,那么体罚行为也应随之而废除。如果我这样处理受到你的反对,则你们的决定也会受到同样看待的。我们的风俗、习惯如蒙你们尊重理解,则你们的处事法则同样会受到我们的重视和理解。鉴于上述关系,我责成你放弃对阿卜杜拉兄弟之间的干预行为。假若你是信仰安拉的虔诚信徒,就应对我这个替天行道之人表示顺从。如果你欣然宽恕他俩,则凭安拉赋予我的权力,我将会酬谢你的。而消除施加在两人身上的法术,恢复其本来面目,让他俩能像自由人一样来见我,这便是服从我的具体表现。如果你不肯解救他俩,则我凭安拉的力量,强制你执行。届时,可不能说我不是有言在先。

  塞欧黛读了哈里发的手谕,说道:“阿卜杜拉,对于此情况我不能自作主张,须先回去见过父王再作决定,你稍候,我会迅速转来给你回话。”说完她伸手一指,地面随即裂开一条缝,她纵身跳进去,便悄然不见了。

  见此情景,阿卜杜拉觉得情况可能会好转,因而高兴得差一点跳起来。他欣然说道:“安拉支持万民之主,这必将提高他的威望,且事情大有按他的意愿而变好的迹象。”

  塞欧黛带着人类君主的手谕,匆匆赶回到父亲红王那里,在对他讲了情况后,把哈里发的手谕递给了父亲。红王接过手谕先吻了吻,再放在额头上顶了一下,然后才过目。待明白手谕的内容后,他对塞欧黛说道:“女儿啊!这手谕的内容我们是必须要严格执行的。你赶快去解救那两个男人,恢复他们的本来面目,并要对他们说,是人类的君王解救了他俩,因为人类的君王我们是得罪不起的。他要咱们三更死,你一定活不过五更。因此,千万别去招惹。”

  “父王,人类君王有何本事?他到底能把我们怎样?”

  “他所具有的能力,是我们望尘莫及的。这主要有几个原因。第一、他属于人类,是经安拉挑选出来的。第二、他是安拉的代理人,具有相当的权威。第三、他虔诚地奉行晨祷,始终不渝。你就算是把宇宙间的神类都招来对付他,也是无济于事的,对他不会造成丝毫损害,我们当然更无法与他抗衡了,因为他要想惩罚我们,只需在晨祷后,向我们下达指令,我们就得像任凭屠夫宰割的羊群一样,服服贴贴地聚集在他的面前,任他处置。如果他要我们死亡,只需命我们互相残杀,便可达到这个目的。如果违抗他的命令,我们就将全部被烧死。他这种无上的权力,在每个坚持晨祷的虔诚信徒身上都存在着,他的意志能约束我们。因此,你应趁哈里发还没有生气,赶快去解救那两个男人,恢复他俩的本来面目,免得招来杀身之祸。”

  塞欧黛听了父王的教导,只得按照他的命令,即刻赶到阿卜杜拉跟前,把父亲所说的话告诉他,然后说道:“请你替我们向哈里发问候,并请求他指教我们。”说完,她掏出一个盛满水的碗,对着它喃喃地念了咒语,然后把水洒在两条狗的身上。

  她边洒边说道:“脱离狗的形象,恢复你们的本来面目吧。”

  话音刚落,两条狗便摇身变为人类,恢复了本来面目,开口说道:“我们证实万能之神安拉是世间一切的主宰。”说完两人一齐跪在阿卜杜拉面前,亲切地吻他的手和脚,求他宽恕。

  阿卜杜拉说道:“还望你们也多多地原谅我。”

  阿卜杜拉的两个哥哥忏悔了一番,然后说道:“我们受到了该诅咒的魔鬼的欺骗,这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的。而你既往不究,饶恕了我们,这是因你具有高贵的品德。”他俩说完后,又一个劲地向阿卜杜拉讨好、乞怜。

  “我从石头城中带出来预备娶她为妻的那个女郎的情况现在怎样?你们是如何对待她的?”阿卜杜拉问。

  “在魔鬼的唆使下,我俩把你抛在海中,以为你已葬身海底,于是乎便为占有她而彼此间就争执起来。那女郎听了我们争吵,知道你被我们抛在海里,便走出舱来,说道:‘你俩不必为我而争吵,我是不属于你俩中的任何人的。我的未婚夫既然到海中去了,那我也就跟他去吧。’她说着纵身跳到海中,淹死了。”

  阿卜杜拉听到这里,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你俩的行为是这样的丑恶,令人厌恶!”接着他仰天长叹:“亲爱的人儿啊,只盼伟大的安拉拯救你了。”

  “我们犯的罪孽已得到惩罚,请你再次宽恕我们吧。”

  阿卜杜拉无可奈何,只得忍气吞声,默无怨言,以示宽大。塞欧黛眼看那种情形,愤愤不平地说道:“阿卜杜拉,他俩如此狠毒,你竟饶恕他俩吗?”

  “姑娘啊!得饶人处且饶人,是会受到安拉的赞扬的。”

  “你可是要小心提防他俩,因为他俩是奸诈成性之徒。”塞欧黛告诫阿卜杜拉两句,然后告辞,悄然归去。

  这天晚上,阿卜杜拉与两个哥哥通宵达旦地欢聚一堂,直到天明,才带他俩去沐浴,并拿出最华丽昂贵的服饰让他们换上。跟班的仆人见了,知道两人便是主人的哥哥,于是上前问候,并七嘴八舌地祝福省长阿卜杜拉:“主人啊!感谢安拉的帮助,让你与两位亲爱的哥哥见面了,我们对你表示祝贺!这么长时间了,他俩上哪儿去了呢?”

  “他俩就是你们看见的那两条狗呀。是万能的安拉把他俩从禁锢和苦难中拯救出来的。”阿卜杜拉回答跟班和仆人,然后携两个哥哥上皇宫去。

  阿卜杜拉和两个哥哥来到哈里发御前,跪下去吻了地面,然后祝他万寿无疆、吉祥如意。

  “欢迎你,阿卜杜拉。事情进展如何?一切是按我的意愿进行的吧?”

  “万民之主啊!愿安拉增强你的权力。昨天我带两个哥哥去寓所时,意识到陛下决心解救他俩,我从心里感到高兴,并坚信:‘凡君王尽力而为之事,没有不成功的’。”

  接着阿卜杜拉把他和塞欧黛之间的交谈、塞欧黛和她父亲红王交谈的结果以及她怎样解救两条狗、使其恢复原状的经过,从头到尾,详细叙述了一遍。最后他指着两个哥哥说:“万民之主啊!我把他俩带到御前来了。”

  哈里发回头看阿卜杜拉的两个哥哥,才看清他俩是容貌端正的年轻人。他说道:“阿卜杜拉,愿安拉替我保佑你,因为你告诉我一桩过去我根本不知道的事。若是安拉的意愿,今后只要我活着,便要天天坚持做晨祷。”

  接着他斥责阿卜杜拉的两个哥哥的犯罪行为,责骂他俩不该危害阿卜杜拉。

  阿卜杜拉的两个哥哥当着哈里发的面认错,并表示悔过。哈里发说道:“以往的过失,愿安拉饶恕你俩。现在你们弟兄之间,互相道歉,彼此宽容吧。”随后他吩咐阿卜杜拉:“阿卜杜拉,让你的两个哥哥做你的助手,好生保护他俩吧。”同时他还嘱咐阿卜杜拉的两个哥哥好生服从阿卜杜拉,然后重赏他们,并的打发他们一起返回巴士拉。

  阿卜杜拉辞别哈里发,带着两个哥哥,欢天喜地地满载而归。同样的,哈里发由于知道晨祷的作用而喜不自禁,欣然说道:“所谓‘在这里它是灾星,到那里它会带来幸运’,真是金玉良言!”

  阿卜杜拉带着两个哥哥离开巴格达,浩浩荡荡地返回巴士拉。省长阿卜杜拉回来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座城市,人们赶忙将全城装饰,官吏、绅士争相出城夹道迎接,盛况空前。人们高声欢呼祝愿,都替他祈福求寿。阿卜杜拉把大量的金币银币撒给人群,以示感谢。人们的欢呼祝福声此起彼伏,大家把爱戴情绪和视线全集中在阿卜杜拉一人身上,对他的两个哥哥却不屑一顾,致使他俩因羡生嫉,产生怀恨心情。阿卜杜拉察觉到其中的隐情,为防患于未然,不得不竭力讨好、迁就他俩,但适得其反,这反而增加了他俩的憎恨和嫉妒。其情况跟诗人吟诵的正是一样:

  我以宽宏大量对待每一个人,

  但却不能将小人的心眼打开。

  由于嫉妒者老是如此的自私与贪婪,

  又怎能接受我那早已敞开的胸怀?

  阿卜杜拉无微不至地关心两个哥哥,按要求给他们两人各物色了一个大家闺秀为妻,并配给他们每人四十个婢仆,还给每人配备了一支以五十名骑兵组成的卫队,让他们可以过着入则婢仆成群,出则戒备森严的官宦生活。此外还给他俩指定管辖地区,发给他们高额俸禄,指定为亲信的属僚。

  阿卜杜拉遵循哈里发的命令,一边委以重任,一边关心和照顾两位兄长。他时常语重心长地开导他俩说:“两位兄长,我和你们是亲骨肉,彼此之间毫无差别。巴士拉这个地方的政权,除安拉和哈里发之外,通统归我和你俩所掌握。不管我在场或不在场,凡是你俩判断决定的事,都得贯彻执行。不过必须注意的是:在行使职权时,一定要胸怀坦荡,千万不可因偏私而亏枉庶民。否则惹人咒骂,一旦怨言传到哈里发耳中,那将使我们丢脸、出丑、备受责备。另外做人要公私分明,不可侵犯他人利益。非分之财,分文不可取。如果你俩因见他人财帛而萌生贪婪念头,则尽可多使我的财物去满足欲望,切不可见利忘义,损人利己。至于《古兰经》中有禁止暴虐、压迫的章节,应是你俩所深知的,切不可违背啊!诗人吟得好:

  只要把损人利己的浊流藏在心底,

  就不可能筑起永久的长堤。

  聪明人应将钱财视为身外物,

  不要无时不刻都在算计。

  智者会将话语收藏起来,

  愚者才夸夸其谈无所顾忌。

  万事都要三思而后行,

  以免一旦失言而招杀身之祸。

  不要听信魔鬼的谗言,

  那是将你引上歧途的一派胡言。

  把事情托付给蠢人去做,

  自己的愚昧就暴露无遗。

  在人前宣讲自己身的秘密,

  则将给敌人以可乘之机。

  应将自己份内事做好,

  与己无关的一切不要过问为宜。”

  阿卜杜拉苦口婆心、不厌其烦地规劝两个哥哥,嘱咐他俩要主持公道,禁止他俩为非作歹。由于他在忠告方面已尽全力,且有前车之鉴,因此,他认为二位兄长必将改邪归正,所以格外信任他俩,并由此而感到无比的快慰。

  然而,事与愿违。尽管阿卜杜拉非常信任、尊重他的两个哥哥,但他们邪恶的心始终不满足,并且不断地膨胀,终于发展到谋财害命的地步。先是纳尔以挑拨的口吻对曼苏尔说:“阿卜杜拉大权在握,在咱俩在他的手下,听任他发号施令,难道要让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吗?当初他是做生意买卖的,现在当上了大官。而咱俩呢,没有名誉地位,并且将来也不会有前途。他是奚落、愚弄咱俩,让咱俩做他的助手,这是什么意思?不是存心让咱俩一辈子服侍他吗?让他永久高高在上,阻断咱俩的出路,咱俩哪有上升的机会呢?看来,要改变这一切,唯一的办法是杀掉他,把他的钱财夺到手。然后,咱俩给哈里发备办一份厚礼,求他把库发当省长的职位赏赐咱俩。由你来做巴士拉省长,我去库发执政;或者你去库发当省长,我留在巴士拉掌权。这样一来,咱俩才有地位和荣华富贵。”

  “的确如此,”曼苏尔说,“不过,如何才能杀掉他呢?”

  “这样吧,咱俩随便一人来操办一桌宴席,请他来做客,咱们热情周到地侍奉他,言谈举止要做到非常亲切,让其陶醉在夜谈的欢乐气氛中,待他烂醉如泥后,才为其铺床,并让他安歇。等他睡熟,咱俩一齐动手,活活地掐死他,再把尸首扔到河中。第二天,咱俩就对其他人说,阿卜杜拉同我们在一起喝酒谈天时,那个女神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对阿卜杜拉说道:‘你这个人类中的窃贼,有何本领,胆敢在哈里发面前控告我?你以为我们怕他吗?他是人类君王,我们却是神类君王。如果他敢与我们作对,则将死无葬身之地。现在我要先杀掉你,看哈里发到底能把我们怎么样。’说罢她抓着阿卜杜拉,从裂开的地下走了。当时我们眼看那种情景,一时吓昏了,不省人事。待我们苏醒时,他的遭遇如何,我们就不得而知。咱俩如此扬言之后,再差人去见哈里发,向他报告事件经过。哈里发听了,会委咱俩执掌政权的。接着咱俩给哈里发贡献礼物,求他派咱俩做库发省长。从此咱俩可一人住在巴士拉,一人住在库发城。这两个地方对咱们来说是再好不过了,非常便于统辖、制服奴隶们。这样,咱俩就可算达到目的了。”

  “你提出的这一招是再好不过的了。”曼苏尔同意纳尔的阴谋诡计。

  就这样,纳尔和曼苏尔共同商定了谋杀弟弟阿卜杜拉。

  阿卜杜拉的两个哥哥决心杀害阿卜杜拉,于是,便按照他们制定的阴谋诡计行事。先是纳尔备办了饭菜,请阿卜杜拉来做客,说道:“弟弟,你我是同胞手足,今天我请你和曼苏尔先到我家里做客,大家在一起吃一顿饭,我会因此而感到快慰的。因为,当人们看到这一切,便知道省长和他的兄弟真是情同手足啊。”

  “行。我应邀赴宴好了。反正我们之间是不分彼此的,你的家也是我的家。你既诚心请我做客,我当然不会拒绝,否则便是不识抬举了。”阿卜杜拉说罢,回头望着曼苏尔,问道:“你愿意高兴地跟我一块儿上纳尔家做客吗?”

  “弟弟,除非你在纳尔家做客之后,接着便上我家做我的客人。你我也是兄弟,你应该象答应纳尔那样,爽快地答应我的要求。”

  “完全可以,这不碍事,我非常愿意这样做。我一出纳尔的家门,即刻便上你家去好了。正如他是我的手足亲人,你也是我的弟兄嘛。”

  纳尔吻过弟弟阿卜杜拉的手,然后告辞,回到家中,着手备办招待客人所必需的饭菜去了。

  第二天,阿卜杜拉骑着马,并携带卫队和他哥曼苏尔一起,前往纳尔家中赴宴。他们一到达主人家中,主人纳尔便忙着招待客人,摆出饭菜,殷勤款待,供大家享受。大家围坐在一起尽情吃喝,饭饱酒足后才撤去杯盘碗盏,起身洗手。随后摆上水果饮料,大家围着边吃喝,边谈天玩耍,沉浸在欢乐的气氛中,直到天黑。纳尔和曼苏尔轮流着津津有味地讲故事、说笑话,阿卜杜拉则全神贯注地洗耳静听,身心都陶醉在快乐舒畅的气氛中。阿卜杜拉和他的两个同胞手足共聚一堂,促膝谈心,同时,他的跟班、奴仆则聚首在另一室,各自寻乐,饮酒助兴,边讲故事、说笑话,一直愉快地夜谈下去。

  待到半夜三更,阿卜杜拉已有了睡意,纳尔和曼苏尔便赶忙为他铺床,让他睡觉。阿卜杜拉于是解衣就寝,纳尔和曼苏尔也在他身旁的床上睡觉。他俩耐心地等待阿卜杜拉入梦,看到他已经睡熟,才悄然起床,一起跳到阿卜杜拉的床上,双双骑在他身上。阿卜杜拉从梦中惊醒,见两个哥哥骑在自己身上,惊诧地问道:“哥哥啊!你们这是干什么呀?”

  “你这个不识好歹的家伙!我们才不是你的哥哥呢,你这种人,死掉比活着好。”

  他俩边骂边使劲掐着阿卜杜拉的脖子不放,直至阿卜杜拉失去知觉,不再挣扎。他俩以为阿卜杜拉已气绝身亡,于是把他抬到屋外,抛在河里。

  阿卜杜拉刚落入水中,便有一头海豚向他游来,用背托着他,把他带上了河对岸。

  原来,纳尔的住宅靠近河岸,厨房的窗户正对着河道。厨师们常把宰杀的牲口割下来的废物,从窗户扔到河里,所以那头海豚常到厨窗下觅食。昨晚为了请客,宰牲办席,扔的废料不少,海豚吃的比平时多,力气也就更大了。夜里,阿卜杜拉被抛到河中,海豚闻声赶来觅食,见落水的是人,从而受到安拉的启示,将阿卜杜拉救了起来。

  第二天,恰巧有一队客商从那儿路过,见阿卜杜拉躺在河滩上,于是有人说道:“瞧!河水冲上来一个被淹死的人。”其中好奇的便凑过去观看。

  商队的头目为人善良,经验阅历丰富,对医药也有研究。他见人们拥在一起,便问道:“喂!出了什么事?”

  人们回答道:“这儿淹死了一个人呢。”

  商队的头目来到阿卜杜拉面前,仔细观察了一下,说道:“告诉你们吧,这个年轻人还没断气呢。从外表看,他不像是坏人,而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头面人物。若是安拉的意愿,他是有希望起死回生的。”

  商队的头目说完,心中产生了恻隐之心,决定带阿卜杜拉与他们同行。

  他给阿卜杜拉找来衣服穿,生火给他取暖,并即时进行抢救。经过三天的医治、护理,阿卜杜拉苏醒过来了。但是由于震惊过度,他衰弱不堪,显得气息奄奄,有气无力。商队的头目凭其丰富的医药常识,沿途采草药替他治疗。就这样,阿卜杜拉随商队旅行,日复一日,离巴士拉的距离越来越远,经过三十天的跋涉,最后来到波斯境内,进入窝支城,并住进了一家旅店中。

  这天夜里,阿卜杜拉辗转不能成寐,整夜呻吟不止。住在店里的人们被他的哼哼声吵得没法睡觉。次日一早,门房就来见商队的头目,问道:“你带来的病人怎样了?他整夜不停呻吟,吵得大家都睡不着觉。”

  “此人是我在旅途中碰见的,当时他奄奄一息躺在河边。我挽救他,现在一直在替他治疗,但效果不佳,他的病好像还没有什么起色。”

  “带他去的看谢赫图·拉佳吧。”

  “谢赫图·拉佳是做什么的?”

  “我们这儿有位年轻貌美的女医师,人们称她为谢赫图·拉佳。她的医术高明。病人去请她医治,只要在她那儿过一夜,次日便痊愈得像正常人一样了。”

  “你能带我们去找她吗?”

  “可以。你带着病人跟我走吧。”

  商队的头目带着阿卜杜拉跟随门房来到一处僻静的地方。只见这里的人们都怀着祈祷、许愿的心情进屋去求医,最后眉开眼笑地从屋中走了出来。门房走进屋去,来到帘子前,高声说道:“谢赫图·拉佳,求你替这个病人治一治病吧。”

  “让病人进来好了。”

  门房在得到谢赫图·拉佳的允许后,回头对商队头目说:“让他进去吧。”

  阿卜杜拉掀起门帘,进入室内,抬头一看,所谓的谢赫图·拉佳,原来就是他从石头城中带出来的那个他的未婚妻,她一见面便认出她来了。此时,谢赫图·拉佳也一眼便认出阿卜杜拉,他们激动地相互问候。

  随后,阿卜杜拉道:“你怎么会到这儿来了?”

  “那天你的两个哥哥将你抛进海中,接着他俩就为争夺我而相互吵闹不休。我走投无路,只得跳到海里。幸亏艾博·赫哲尔长者救了我的命,把我送到此地,并教给我替人看病的本领。他对城中人说:‘看病的人,去请神医谢赫图·拉佳医治吧。’他还嘱咐我:‘你暂且在这儿定居下来,待时机成熟,你的未婚夫会到这个僻静的地方来找你的。’从那时起,每逢病人前来求医,经我一按摩,病就痊愈,因此人们都尊敬我,替我祈祷,祝我长寿,而且还慷慨馈赠我,因此,我的生活是充实富裕的。”

  谢赫图·拉佳说罢,随即替阿卜杜拉治疗。经她按摩后,阿卜杜拉的疾病在安拉的帮助下,很快便痊愈了。

  艾博·赫哲尔长者照例于礼拜五聚礼日夜间来看谢赫图·拉佳。而阿卜杜拉同他的未婚妻邂逅那天,恰巧也是礼拜五聚礼日。谢赫图·拉佳和阿卜杜拉吃过丰盛可口的饭菜后,彼此愉快地一边谈心,一边等赫哲尔长者到来。

  当天夜里,赫哲尔长者照例到来,同阿卜杜拉和谢赫图·拉佳彼此问候后,便带他俩离开这个僻静地方,并一直把二人送到巴士拉省府中,这才告辞离去。

  次日清晨,阿卜杜拉仔细打量,见已回到了自己的官邸中,一切依旧与离开时一样,只是听见屋外一片喧哗声。他临窗俯视,一眼看见他的两个哥哥已经受到极刑,二人被吊在一个绞架上。

  原来那天他俩把阿卜杜拉抛到河中后,便嚎啕痛哭道:“我们的弟弟被一个凶恶的女神给抓走了!”之后他俩便按既定的阴谋行事,备办了一份礼物,一边送去献给哈里发,且上报不幸的事件,一边提出要继承巴士拉省长的职位。

  哈里发派人赶往巴士拉,召纳尔和曼苏尔进京,亲自询问事件的经过。纳尔和曼苏尔在哈里发面前,按商定的办法回答问题。哈里发听后大发雷霆,发誓要与塞欧黛比个高低。他耐心等待,好不容易等到天黑,再熬到黎明时,这才照例进行晨祷,然后呼唤鬼神。各方鬼神闻声赶来听令。哈里发向他们打听阿卜杜拉的下落。鬼神们向哈里发赌咒发誓,说他们不曾触犯阿卜杜拉,谁也不知道他的去向。最后红王的女儿塞欧黛赶到,才把阿卜杜拉的遭遇据实透露出来。

  哈里发了解了真实情况后,便打发鬼神们各自归去。

  这时天已大亮,哈里发便亲自审讯这桩案件。他把纳尔和曼苏尔一阵拷打,二人在严刑下,不得不据实招供认罪。哈里发面对这两个无可救药的罪犯,感到深恶痛绝,毅然吩咐差役,说道:“把两名罪犯解往巴士拉,立即就地处决,并在省zf门前行刑示众。”

  这便是纳尔、曼苏尔双双被绞死的原因和经过。

  阿卜杜拉屡经患难,虎口余生,深感人世沧桑,变幻无穷。他怀着复杂的心情,埋葬了两个哥哥的尸体,然后骑马启程,前往巴格达谒见哈里发,把自己的遭遇和两个哥哥谋害他的经过,从头到尾,详细叙述了一遍。

  哈里发听了阿卜杜拉的叙述,感到无比惊诧。随后他召法官和证人进宫,替阿卜杜拉办理订婚手续,并亲自主持婚礼,让阿卜杜拉和从石头城来的那个女郎正式成为夫妻。

  从此阿卜杜拉和娇妻一起,继续执掌巴士拉政权。他们一起过着美满的幸福生活。

故事大全

睡前故事

推荐

TA发布的帖子

1039

收藏

1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