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查询 > 故事大全 > 名人故事 > 读秦观的爱情故事有感:两情若在久长时

读秦观的爱情故事有感:两情若在久长时

栏目: 名人故事 来源: 三联查询  时间: 2016-10-17 14:53

  读秦观的爱情故事有感:两情若在久长时

  又近农历月半,夜阑人静之时,月亮的清辉透过婆娑树影,洒满了大街小巷、万里江河。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月下踱步,脑海中想起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这位“孤篇横绝,竟为大家”的张若虚,不仅生平事迹几不可考,而且诗作长期湮没无闻,唐代没有他的诗集传世,从唐至元,《春江花月夜》也几乎无人看重。

  但他诗中对月的追问和对花的情思,清净自然,不染俗尘。“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寂寞如蝶的史册上,诗人一连串的追问,竟也无人能答。恍若惊鸿一瞥,张若虚就隐没在历史的暗影中了,好在,这一首《春江花月夜》流传至今,字里行间,依然传递着灼热的余温。

  可惜的是,我们再也不能还原他过往的真实。他的所思所爱,他的重重心事,都已融入这流传下来的文字里,等着后人破解。

  苏门四学士之一的秦观秦少游,就大为不同,他的爱情故事天下皆闻。

  一天,秦观路过绍兴,当地太尉盛情款待,并让一个歌伎相陪。秦观为这个歌伎所吸引,恰好这个歌伎也素知他的才名,两人眉目传情,很快擦出火花。事后,秦观写了一首《满庭芳》记述此事,以“山抹微云”开头。这首词写得非常美,尤其是里面有“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顿时引发无数人揣测艳羡,迅速风行天下。苏东坡读后,戏称秦观为“山抹微云秦学士”,从此,秦观便有了“山抹微云君”的绰号。

  记住秦观,缘于小时候读到的这首《鹊桥仙》:“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这曲鹊桥仙,背后也有故事。秦观与一个叫巧玉的歌女相恋已久,巧玉想要一个名分,这让秦观十分为难。在那个年代,男人有点风花雪月的风流事很值得炫耀,但要纳一个风尘女子为妾,则会为人不齿。秦观官虽不大,可想到面对强大的舆论压力,他犹豫了。为了安慰巧玉,秦观写下了这首《鹊桥仙》,告诉她“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这两句诗成了千古名句,却成了一位女子心底永远的伤。

  秦观相貌伟岸,生性豪爽,洒脱不拘,才气纵横,苏轼认为他有屈宋之才。正因如此,秦观才有了许多风流韵事。在他留传下来的400多首诗词里,约1/4与爱情有关,其中的主人公绝大多数是青楼歌女。

  人虽风流,情却专一,秦观对每一段恋情,都很专注,有点像金庸笔下多情的大理段王爷。秦观外出做官时,一直把母亲带在身边,为了照顾好母亲,他特地买了一个叫边朝华的侍女。后来母亲命他将边朝华纳为妾。这一年,秦观45岁,边朝华年方19。天有不测风云,绍圣元年(1094年),秦观因反对篡改新法被贬为杭州通判。秦观自知凶多吉少,写信让边朝华的父亲把她领回家。他把父女二人送到江边的小船上,赋诗相赠:“百岁终当一别离”。

  哪知秦观到杭州后,边朝华不顾一切地追随而来,表示要和他同生死,共患难。可惜没过多久,秦观再次被贬,这次的处分按照规定,是不能带家属的。秦观再次与边朝华离别,边朝华哭晕在地,后来磕头离去,削发为尼。

  对秦观痴情的女子很多。秦观在被贬途中路过长沙,有一个歌伎生平酷爱秦观词,是秦观的铁杆“粉丝”,甚至向母亲请求托付终身于秦观,人们都笑她痴人说梦。秦观听说此事十分感动,然而正处贬谪之时,恐怕她受到牵连,又不敢带她走,只得以一首《踏莎行》相赠。后来秦观在藤州去世,这个歌伎穿着孝服走了几百里前往吊丧,回来后就自缢殉情了。

  读秦观的爱情故事,不会让人觉得文人无行,相反,心中会产生一种莫名的哀痛。在那个年代,她们不顾一切的追随,只是因为相爱,即使被人嘲笑甚至不齿,都不放在心上,她们唯一期望的,只是他能看重她付出的绵绵深情。

  这一生如此短暂,似乎一个梦都还没有做完,人们就失散了,人间不是银河,一样阻隔了无数情侣的思念。世风何时开始日下?就在旁观者越来越多,而当事者越来越缺乏勇气的时候。

  秦观也写过他的原配妻子。他在《徐君主簿行状》一文中说:“徐君女三人,尝叹曰:子当读书,女必嫁士人。以文美妻余,如其志云。”徐主簿是他岳父,有三个女儿,曾叹息说:“生儿子就让他读书,生女儿就嫁给读书人”。以文美嫁给了秦观,也算是圆了心愿。这冷静的叙事中,看不出丝毫的柔情蜜意。

  风流多情的秦少游,把所有的爱情都给了别的女子,独独没有留给他明媒正娶的妻子。纵使对每一段情都是认真的,这秦少游的爱情毕竟也少了一份厚重,多了一丝轻佻,非议也在所难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