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查询 > 国学古文翻译 > 汉书原文及翻译 > 王莽传第六十九中·班固原文及翻译

王莽传第六十九中·班固原文及翻译(2)

2016-07-02 10:21 感谢网友 Nancy君 的分享 来源:三联查询 

  而蔺苞、戴级到塞下,招诱单于弟咸、咸子登入塞(1),胁拜咸为孝单于,赐黄金千斤,锦绣甚多,遣去;将登至长安,拜为顺单于,留邸。

  (1)单于:指乌珠留单于。

  太师王舜自莽篡位后病悸(1),浸剧,死。莽曰:“昔齐太公以淑德累世(2),为周氏太师(3),盖予之所监(鉴)也。其以舜子延袭父爵(4),为安新公,延弟褒新侯匡为太师将军(5),永为新室辅。”

  (1)病悸:患心脏病。(2)齐太公:即姜太公。(3)周氏太师:周朝的军事长官。(4)延:王延。王舜之子。(5)太师将军:太师兼将军。

  为太子置师友各四人,秩以大夫,以故大司徒马宫为师疑(1),故少府宗伯凤为傅丞,博士袁圣为阿辅,京兆尹王嘉为保拂(弼),是为四师;故尚书令唐林为胥附(2),博士李充为奔走,谏大夫赵襄为先后,中郎将廉丹为御侮,是为四友。又置师友祭酒及侍中、谏议、《六经》祭酒各一人,凡九祭酒,秩上卿。琅邪左咸为讲《春秋》、颖川满昌为讲《诗》、长安国由为讲《易》、平阳唐昌为讲《书》、沛郡陈咸为讲《礼》、崔发为讲《乐》祭酒(3)。遣谒者持安车印绶,即拜楚国龚胜为太子师友祭酒(4),胜不应征,不食而死。

  (1)马宫:东海戚县(今山东微山县)人。师疑,及下文之傅丞、阿辅、保弼、胥附、奔走、先后、御侮以及九祭酒,皆新官名。(2)唐林:沛郡(今江苏沛县)人。(3)琅邪:郡名。治东武(今山东诸城)。颍川:郡名。治阳翟(今河南禹县)。平阳:县名。在今山西临汾西南。陈咸:沛郡洨(在今安徽固镇东)人。(4)楚国:诸侯王国名。治彭城(今江苏徐州)。龚胜:彭城人。祭酒:犹首长。

  宁始将军姚恂免,侍中崇禄侯孔永为宁始将军。

  是岁,池阳县有小人景(影)(1),长尺余,或乘车马,或步行,操持万物,小大各相称(2),三日止。

  (1)池阳县:县名。在今陕西泾阳西北。(2)小大各相称:谓小人所持器物与其人尺寸成正比。

  濒河郡蝗生(1)。

  (1)濒河郡:谓缘黄河两岸诸郡。

  河决魏郡(1),泛清河以东数郡(2)。先是,莽恐河决为元城冢墓害(3)。及决东去,元城不忧水,故遂不堤塞。

  (1)河:黄河。魏郡;郡治。治邺县(在今河北磁县南)。(2)清河:郡名。治清阳(在今河北清河东南)。(3)元城:县名。在今河北大名东。元城冢墓:王莽曾祖王贺以下冢墓在魏郡元城。

  四年二月(1),赦天下。

  (1)四年:始建国四年(公元12)。

  夏,赤气出东南,竟天(1)。

  (1)竟天:满天;全天。

  厌难将军陈钦言捕虏生口(1),虏犯边者皆孝单于咸子角所为。莽怒,斩其子登于长安,以视(示)诸蛮夷。

  (1)生口:活人。指俘虏。

  大司马甄邯死,宁始将军孔永为大司马,侍中大赘侯辅为宁始将军。

  莽每当出,辄先搜索城中,名曰“横搜”。是月,横搜五日。

  莽至明堂,授诸侯茅土。下书曰:“予以不德,袭于圣祖,为万国主。思安黎元(1),在于建侯,分州正域,以美风俗。追监(鉴)前代,爰纲爰纪(2)。惟在《尧典》(3),十有二州,卫有五服(4)。《诗》国十五(5),抪遍九州(6)。《殷颂》有“奄有九有’之言(7)。《禹贡》之九州无井、幽,《周礼·司马》则无徐、梁(8)。帝王相改,各有云为。或昭其事,或大其本,厥义著明,其务一矣。昔周二后受命(9),故有东都、西都之居(10)。予之受命,盖亦如之。其以洛阳为新室东都,常安为新室西都。邦畿连体(11),各有采任(12)。州从《禹贡》为九,爵从周氏有五。诸侯之员干有八百,附城之数亦如之,以俟有功。诸公一同(13),有众万户,土方百里。侯伯一国,众户五千,土方七十里。子男一则(14),众户二千有五百,土方五十里。附城大者食邑九成(15),众户九百,土方三十里。自九以下,降杀以两(16),至于一成。五差备具(17),合当一则。今已受茅土者,公十四人,侯九十三人,伯二十一人,子百七十一人,男四百九十七人,凡七百九十六人。附城千五百一十一人。九族之女为任者,八十三人。及汉氏女孙中山承礼君、遵德君、修义君更以为任(18)。十有一公,九卿,十二大夫,二十四元士。定诸国邑采之处,使侍中讲礼大夫孔秉等与州部众郡晓知地理图籍者(19),共校治于寿成朱鸟堂(20)。予数与群公祭酒上卿亲听视,咸已通矣。夫褒德赏功,所以显仁贤也;九族和睦,所以褒亲亲也。予永惟匪解(懈),思稽前人(21),将章黜陟(22),以明好恶,安元元焉。”以图簿未定,未授国邑,且令受奉(俸)都内,月钱数千。诸侯皆困乏,至有庸(佣)作者。

  (1)黎元:黎民百姓。(2)爰:为也。纲:总纲。纪:各项准则。(3)《尧典》:《尚书》篇名。(4)卫:指王畿外围地区。五服:古时有说王畿向外,自近至远每五百里为一服,曰:甸服、侯服、绥服、要服、荒服。(5)《诗》国十五:谓周南、召南、邶、鄘、卫、王、郑、齐、魏、唐、秦、陈、郐、曹、豳十五国风。(6)抪(bū):散布。(7)“奄有九有”:《诗经·商颂·玄鸟》的诗句。奄:覆盖。九有:九州。(8)无徐、梁:《周礼·夏官·职方》所载是冀、并、幽、兖、青、扬、荆、豫、雍丸州。其中无徐州、梁州。(9)周二后:指周文王、武王。(10)东都:指洛邑。西都:指镐京。(11)邦畿:即王畿。(12)采任:指诸侯、任在王畿内的封地。(13)一同:古称方百里之地为一同。(14)则:予男封地的专称。(15)成:古称方十里之地为一成。(16)降杀以两:谓递减两个数。自九以下,而七、而五、而三、而一。(17)五差(cī):五个等级。(18)汉氏女孙:指元帝女孙、中山孝王刘兴女、平帝妹承礼君刘哉皮、遵德君刘鬲子、修义君刘谒臣。(19)讲礼大夫:新官名。(20)朱鸟堂:原未央宫殿名。(21)稽:夸查。(22)章:明也。

  中郎区博谏莽曰(1):“井田虽圣王法,其废久矣。周道既衰,而民不从。秦知顺民之心,可以获大利也,故灭庐井而置阡陌,遂王诸夏,讫今海内未厌其敝。今欲违民心,追复千载绝迹(2),虽尧舜复起,而无百年之渐(3),弗能行也。天下初定,万民新附,诚未可施行。”莽知民怨(4)。乃下书曰:“诸名食王田(5),皆得卖之,勿拘以法。犯私买卖庶人者,且一切勿治。”

  (1)区博:姓区(ōu),名博。(2)绝迹:以往的事迹。(3)渐:谓逐渐变化的过程。(4)怨:当作“愁”。怨也。(王念孙说)(5)名:谓私占有。食:指朝廷赏赐。

  初,五威将帅出,改勾町王以为侯,王邯怨怒不附(1)。莽讽牂柯大尹周歆诈杀邯(2)。邯弟承起兵攻杀歆。先是,莽发高勾骊兵,当伐胡,不欲行,郡强迫之,皆亡出塞,因犯法为寇。辽西大尹田谭追击之(3),为所杀。州郡归咎于高勾骊侯驺。严尤奏言:“貉人犯法(4),不从驺起,正有它心(5),宜令州郡且尉(慰)安之。今猥被以大罪(6),恐其遂畔(叛),夫余之属必有和者。匈奴未克,夫余、秽貉复起,此大忧也。”莽不尉(慰)安,秽貉遂反(7),诏尤击之。尤诱高勾骊侯驺至而斩焉,传首长安。莽大说(悦),下书曰:“乃者,命遣猛将,共(恭)行天罚,诛灭虏知,分为十二部,或断其右臂,或斩其左腋,或溃其胸腹,或紬(抽)其两胁。今年刑在东方(8),诛貉之部先纵焉。捕斩虏驺,平定东域,虏知珍灭,在于漏刻(9)。此乃天地群神社稷宗庙佑助之福,公卿大夫士民同心将率(帅)虓虎之力也(10)。予甚嘉之。其更名高勾骊为下勾骊,布告天下,令咸知焉。”于是貉人愈犯边,东北与西南夷皆乱云。

  (1)王邯:勾町王名邯。(2)牂柯:郡名。治故且兰(在今贵州贵定东北)。(3)辽西:郡名。治阳乐(在今辽宁义西县西)。(4)貉:一作“貊”。古族名。活动于今东北地区。(5)正:即使。假设连词。(6)猥:多也。被:加也。(7)秽貉:对貉人的贬称。(8)今年刑在东方:张晏曰:“是岁在壬申,刑在东方。”(9)漏刻:谓短时间。(10)虓(xiāo)虎之力:意谓勇猛作战。

  莽志方盛,以为四夷不足吞灭,专念稽古之事,复下爷曰:“伏念予之皇始祖考虞帝,受终文祖,在璇玑玉衡以齐七政(1),遂类(禷)于上帝(2),禋于六宗(3),望秩于山川(4),遍于群神,巡狩五岳(5),群后四朝,敷奏以言,明试以功。予之受命即真,到于建国五年,已五载矣。阳九之厄既度(6),百六之会已过。岁在寿星(7),填(镇)在明堂(8),仓(苍)龙癸酉(9),德在中宫(10)。观晋掌岁(11),龟策告从(12),其以此年二月建寅之节东巡狩,具礼仪调度。”群公奏请募吏民人马布帛绵,又请内郡国十二买马,发帛四十五万匹,输常安,前后毋相须(13)。至者过半,莽下书曰:“文母大后体不安(14),其且止待后。”

  (1)璇玑玉衡:指北斗七星。或指观测天象的仪器。齐:考辨。七政:指日、月及金星、木星、水星、火星、土星。或指春、夏、秋、冬及天文、地理、人道。(2)禷(lèi):特殊情况时的祭天。(3)禋(yīn):升烟的祭祀。六宗:各说不一。有说指水、火、雷、风、山、潭。有说指天、地、东、南、西、北。有说指四时,寒暑、日、月、星、水旱。(4)望秩:遥望祭祀名山大川。(5)五岳:五大名山。汉时指东岳泰山、南岳天柱山、西岳华山、北岳恒山(常山)、中岳崇山。(6)阳九之厄:此与下文“百六之会”,皆指灾荒年景与厄运。古代术数家以四千六百一十七岁为一元,初入元一百零六岁,内有旱灾九年。后用以指灾年与厄运。(7)岁:岁星。寿星:星次名。指地球公转至秋分前后所在之黄道带及相应的天区。(8)镇:镇星。即土星。明堂:古代对二十八宿的房宿、心宿之称。(9)苍龙:太岁的别称。指纪年的干支。这年是癸酉,故曰“苍龙癸酉”。(10)中宫:指北极星所处的天区。晋灼曰:“莽自谓土也,土行主镇星。癸德在中宫,宫又土也。”(11)观晋掌岁:谓观、晋二卦主岁。占卜术有主岁卦之说。(12)龟策:龟甲、蓍草,皆是占卜用具。此指占卜。(13)相须:互相等待。(14)文母太后:即新室文母太皇太后。

  是岁,改十一公号,以“新”为“心”,后又改“心”为“信”。

  五年二月(1),文母皇太后崩,葬渭陵(2),与元帝合而沟绝之(3)。立庙于长安,新室世世献祭。元帝配食,坐于床下。莽为太后服丧三年。

  (1)五年:始建国五年[13]。(2)渭陵:元帝陵园,在今陕西西安市西北。(3)合而沟绝:两者合陵而又以沟隔开,以示区别。

  大司马孔永乞骸骨,赐安车驷马,以特进就朝位。同风侯并 为大司马。

  是时,长安民闻莽欲都洛阳,不肯缮治室宅,或颇彻之(1)。莽曰:“玄龙石文曰‘定帝德,国洛阳(2)’。符命著明,敢不钦奉!以始建国八年,岁缠(躔)星纪(3),在洛阳之都。其谨缮修常安之都,勿令坏败。敢有犯者,辄以名闻,请其罪(4)。”

  (1)彻:毁坏。(2)国;谓建都。(3)躔(chán):行星所践历。星纪:星次名。指地球公转至冬至前后所在之黄道带及相应的天区。(4)请:审讯。

  是岁,乌孙大小昆弥遣使贡献(1)。大昆弥者,中国外孙也(2)。其胡妇子为小昆弥(3),而乌孙归附之。莽见匈奴诸边并侵,意欲得乌孙心,乃遣使者引小昆弥使置大昆弥使上。保成师友祭酒满昌劾奏使者曰:“夷狄以中国有礼义,故诎(屈)而服从。大昆弥,君也,今序臣使于君使之上,非所以有夷狄也。奉使大不敬(4)!”莽怒,免昌官。

  (1)乌孙:古族名、国名。处于汉之西域。昆弥:乌孙王之称号。(2)中国外孙:当时大昆弥名伊秩靡,乃解忧公主(楚王刘戊的孙女)在乌孙之孙,故曰“中国外孙”。(3)小昆弥:时小昆弥名安靡。(4)奉使:指使者。

  西域诸国以莽积失恩信,焉耆先畔(叛)(1),杀都护但钦(2)。

  (1)焉看:西域国名。都于员渠城(今新疆焉看)。都护:西域都护,官名。统管西域。

  十一月,彗星出,二十余日,不见。

  是岁,以犯挟铜炭者多,除其法(1)。

  (1)除其法:取消此法令。

  明年改元曰天凤。

  天凤元年正月,赦天下。

  (1)天凤元年:公元14。

  莽曰:“予以二月建寅之节行巡狩之礼,太官赍藷干肉(1),内者行张坐卧(2),所过毋得有所给。予之东巡,必躬载耒(3),每县则耕,以劝东作(4)。予之南巡,必躬载耨(5),每县则薅(6),以劝南伪(为)(7)。予之西巡,必躬载铚(8),每县则获,以劝西成(9)。予之北巡,必躬载拂(10),每县则粟(11),以劝盖藏。毕北巡狩之礼,即于土中居洛阳之都焉。敢有趋喧犯法,辄以军法从事。”群公奏言:“皇帝至孝,往年文母圣体不豫(12),躬亲供养,衣冠稀解。因遭弃群臣悲哀,颜色未复,饮食损少。今一岁四巡,道路万里,春秋尊,非蔼干肉之所能堪。且无巡狩,须阕大服(13),以安圣体。臣等尽力养牧兆民,奉称明诏。”莽曰:“群公、群牧、群司、诸侯、庶尹愿尽力相帅(率)养牧兆民,欲以称予,繇(由)此敬听,其勋之哉!毋食言焉(14)。更以天凤七年,岁在大梁(15)仓(苍)龙庚辰,行巡狩之礼。厥明年,岁在实沈(16),仓(苍)龙辛巳,即土之中洛阳之都。”乃遣太傅平晏、大司空王邑之洛阳,营相宅兆(17),图起宗庙、社稷、郊兆云。

  (1)赍:携带衣食等物。藷:干粮。(2)行张坐卧:陈设床席被帐。(3)耒:指耒耜。(4)东作:指春耕生产。(5)耨(nòu):小锄。(6)薅(hāo):拔除田中杂草。(7)南为:指夏季农活。(8)铚(zhì):禾镰。(9)西成:指秋季收获。(10)拂:连枷。(11)粟:谓收拾谷物。(12)豫:安适。(13)阕:尽也。大服:指为王太后服丧。(14)食言:谓言而无信。(15)大梁:星次名。指地球公转至谷雨前后所在之黄道带及相应的天区。(16)实沈:星次名。指地球公转至小满前后所在之黄道带及相应的天区。(17)营相:选择。宅兆:指宗庙、社稷、郊兆的地址。

  三月壬申晦(1),日有食之。大赦天下。策大司马并曰:“日食无光,干戈不戢(2),其上大司马印韨,就侯氏朝位(3)。太傅平晏勿领尚书事,省侍中诸曹兼官者。以利苗男訢为大司马(4)。”

  (1)三月壬申朔:三月三十日,阴历月终。按历法原则,日食出现于合朔日。此是古代采用平朔法产生的差错。自唐代改用定朔法,才得以纠正。(2)干戈:武器的通称。引申为战争。戢(jí):收敛;止息。(3)侯氏:侯爵。(4)利苗男訢:此处有误。男:爵名。王莽封号皆取嘉名,可能“利苗男”即爵名。訢:人名,姓苗。《王莽传》诸臣皆系姓。此处当作“苗訢”,脱苗字。

  莽即真,尤备大臣,抑夺下权,朝臣有言其过失者(1),辄拔擢。孔仁、赵博、费兴等以敢击大臣,故见信任,择名官而居之(2)。公卿入宫,吏有常数,太傅平晏从吏过例,掖门仆射苛(呵)问不逊(3),戊曹士收系仆射(4)。莽大怒,使执法发车骑数百围太傅府,捕士,即时死。大司空士夜过奉常亭,亭长苛(呵)之,告以官名,亭长醉曰:“宁有符传邪(5)?”士以马棰击亭长,亭长斩士(6),亡,郡县逐之。家上书(7),莽曰:“亭长奉公,勿逐。”大司空邑斥士以谢(8)。国将哀章颇不清,莽为选置和叔(9),敕曰:“非但保国将闺门(10),当保亲属在西州者(11)。”诸公皆轻贱,而章尤甚。

  (1)其:指大臣。(2)居:安置。(3)掖门:宫中旁门。掖门仆射:官名。掌掖门守卫。呵问不逊:谓呵问平晏时出言不逊。(4)戊曹:太傅府办事机构。士:办事小吏。(5)宁:岂;难道。(6)斩:当是“斫”。因士未死。(7)家上书:谓亭长家上书自理。(8)谢:认错;请罪。(9)和叔:官名。为国将的副职。(10)闺门:指公府。(11)西州:指哀帝家乡广汉郡。

  四月,陨霜,杀草木,海濒(滨)尤甚。六月,黄雾四塞(1)。七月,大风拔树,飞北阙直城门屋瓦(2)。雨雹,杀牛羊。

  (1)黄雾:漫天黄沙。(2)飞:吹落。北阙:未央宫北面的门楼。直城门:长安城门名。

  莽以《周官》、《王制》之文,(1)置卒正、连率、大尹(2),职如太守;属令、属长(3),职如都尉。置州牧、部监二十五人,见礼如三公。监位上大夫,各主五郡(4)。公氏作牧,侯氏卒正,伯氏连率,子氏属令,男氏属长,皆世其官(5)。其无爵者为尹。分长安城旁六乡(6),置帅各一人。分三辅为六尉郡(7),河东、河内、弘农、河南、颍川、南阳为六队(遂)郡(8),置大夫,职如太守;属正(9),职如都尉。更名河南大尹曰保忠信卿(10)。益河南属县满三十(11)。置六郊州长各一人,人主五县。及它官名悉改。大郡至分为五。郡县以亭为名者三百六十,以应符命文也。缘边又置竟(境)尉(12),以男为之。诸侯国闲田(13),为黜陟增减云。莽下书曰:“常安西都曰六乡,众县曰六尉。义阳东都曰六州(14),众县曰六队。粟米之内(纳)曰内郡(15),其外曰近郡。有障徼者曰边郡。合百二十有五郡。九州之内,县二千二百有三(16)。公作甸服,是为惟城;诸在侯服,是为惟宁;在采、任诸侯,是为惟翰;在宾服,是为惟屏;在揆文教,奋武卫,是为惟垣;在九州之外,是为惟藩:各以其方为称,总为万国焉。”其后,岁复变更,一郡至五易名,而还复其故。吏民不能纪,每下诏书,辄系其故名(17),曰:“制诏陈留大尹、大尉(18):其以益岁以南付新平(19)。新平,故淮阳。以雍丘以东付陈定(20)。陈定,故梁郡(21)。以封丘以东付治亭(22)。治亭,故东郡。以陈留以西付祈隧。祈隧,故荥阳(23)。陈留已无复有郡矣。大尹、太尉,皆诣行在所(24)。”其号令变易,皆此类也。

  (1)《王制》:《礼记》篇名。(2)卒正:官名。连率:即连帅。官名。大尹:王莽改太守为大尹。(3)属令、属长:新官名。(4)自“置州牧”至“各主五郡”,语句有误。当改为:“置州牧,见礼如三公。郡监二十五人,位上大夫,各主五郡。”参考《汉纪》及王念孙说。敦煌出土木简载始建国四年王莽诏书有牧监之部,王国维据以指出建国时已有牧监,此言天凤始置乃误。(5)世:谓世袭。(6)乡:汉时为县之下行政区。(7)六尉郡:颜师古引《三辅黄图》,京尉大夫府、师尉大夫府、翊尉大夫府、先尉大夫府、扶尉大夫府、列尉大夫府分管三辅各县。(8)河东、河内、弘农、河南、颍川、南阳:皆郡名。河东郡治安邑(今山西夏县西北)。河内郡治怀县(今河南武涉西南)。弘农郡治弘农(今河南灵宝北)。河南:疑为“荥阳”。刘奉世曰:“河南,当为荥阳,莽所分以为六遂之一也。下文自有‘河南大尹’更为保忠信卿。”遂:谓远郊地区。(9)属正:新官名。(10)保忠信卿:新官名。(11)益河南属县满三十:河南郡原为二十二县,此时因其为东都京畿,故增属县达三十。(12)境尉:新官名。(13)闲田:备为赏功罚罪之机动田。(颜师古说)陈直据汉简考证,王莽时确有闲田,并说,“倘王田未经区分,则不能有闲田之建置”。(14)义阳:又称宜阳,洛阳之改名。(15)粟米之纳:《尚书·禹贡》云,离京城四百里纳粟,五百里纳米。此指离城四五百里的范围。(16)县二千二百有三:西汉后期有郡国一百零三,县、道、侯国一千三百八十七。王莽时大有增加。(17)系:附记。(18)陈留:郡名。治陈留(今河南开封东南)(19)益岁:县名。苏林曰,王莽改圉县为益岁。无考。(20)雍丘:县名。今河南杞县。(21)梁郡:郡名。治睢阳(今河南商丘南)。(22)封丘:县名。今河南封丘。(23)荥阳:西汉县名。属河南郡;王莽分设荥阳郡。(24)行在所:指皇帝所在之处。

  令天下小学(1),戊子代甲子为六旬首(2)。冠以戊子为元日(3),昏(婚)以戊寅之旬为忌日(4)。百姓多不从者。

  (1)小学:初级学校。古人八岁入小学,有礼、乐、射、御、书、数等科目。(2)戊子代甲子为六旬首:于支纪日六十为一周,甲子为首。王莽自以为土德,戊子属土,故改以戊子为首。(3)冠:指男子成年举行的冠礼。(4)婚:指结婚,戊寅之旬:何焯曰,“戊寅,支剋干,故为忌日(不利于行事之日)。

  匈奴单于知死,弟咸立为单于,求和亲。莽遣使者厚赂之,诈许还其侍子登(1),因购求陈良、终带等(2)。单于即执良等付使者,槛车诣长安。莽燔烧良等于城北,令吏民会观之。

  (1)侍子:诸侯或属国君主派遣儿子入侍皇帝,称为侍子。多为抵押品性质。(2)购求:悬赏索求。

  缘边大饥,人相食。谏大夫如普行边兵,还言“军士久屯塞苦,边郡无以相赡。今单于新和,宜因是罢兵。”校尉韩威进曰:“以新室之威而吞胡虏,无异口中蚤虱。臣愿得勇敢之士五千人,不赍斗粮,饥食虏肉,渴饮其血,可以横行。”莽壮其言,以威为将军。然采普言,征还诸将在边者。免陈钦等十八人,又罢四关填(镇)都尉诸屯兵。会匈奴使还,单于知侍子登前诛死,发兵寇边,莽复发军屯。于是边民流入内郡,为人奴婢,乃禁吏民敢挟边民者弃市。

  益州蛮夷杀大尹程隆(1),三边尽反(2)。遣平蛮将军冯茂将兵击之(3)。

  (1)益州:指益州郡。(2)三边:指凉州、益州、荆州的边区。(3)平蛮将军:新官名。

  宁始将军侯辅免,讲《易》祭酒戴参为宁始将军。

  二年二月(1),置酒王路堂,公卿大夫皆佐酒。大赦天下。

  (1)二年:天凤二年(公元15年)。

  是时,日中见星。

  大司马苗訢左迁司命,以延德侯陈茂为大司马。

  讹言黄龙堕死黄山宫中(1),百姓奔走往观者有万数(2)。莽恶之,捕系问语所从起,不能得。

  (1)黄山宫:宫名。在扶风槐里县境(今陕西兴平南)。(2)有:“以”字之误。

  单于咸既和亲,求其子登尸,莽欲遣使送致,恐咸怨恨害使者,乃收前言当诛侍子者故将军陈钦,以他罪系狱。钦曰:“是欲以我为说于匈奴也(1)。”遂自杀。莽选儒生能颛(专)对者济南王成为大使(2),五威将琅邪伏黯等为帅,使送登尸。敕令掘单于知墓,棘鞭其尸(3)。又令匈奴却塞于漠北,责单于马万匹,牛三万头,羊十万头,及稍所略边民生口在者皆还之。莽好为大言如此。咸到单于庭,陈莽威德,责单于背畔(叛)之罪,应敌从(纵)横,单于不能诎(屈),遂致命而还之。入塞,咸病死,封其子为伯,伏黯等皆为子。

  (1)为说:作为理由(借以推托责任)。(2)能专对者:谓能随时应变的人。大使:特使。(3)棘鞭:以棘木打击。

  莽意以为制定则天下自平,故锐思于地里(理),制礼作乐,讲合《六经》之说。公卿旦入暮出,议论连年不决,不暇省狱讼冤结民之急务。县宰缺者,数年守兼(1),一切贪残日甚。中郎将、绣衣执法在郡国者,并乘权势,传相举奏。又十一公士分布劝农桑(2),班时令,案诸章,冠盖相望,交错道路,召会吏民,逮捕证左(3),郡县赋敛,递相赇赂(4),白黑纷然(5),守阙告诉者多。莽自见前颛(专)权以得汉政,故务自揽众事,有司受成苟免(6)。诸主物名、帑藏、钱谷官(7),皆宦者领之,吏民上封事书,宦官左右开发,尚书不得知。其畏备臣下如此。又好变改制度,政令烦多,当奉行者,辄质问乃以从事(8),前后相乘,愦眊不渫(9)。莽常御灯火至明,犹不能胜。尚书因是为奸寝事,上书待报者连年不得去,拘系郡县者逢赦而后出,卫卒不交待三岁矣(10)。谷常贵,边兵二十余万人仰衣食,县官愁苦。五原、代郡尤被其毒,起为盗贼,数千人为辈,转入旁郡。莽遣捕盗将军孔仁将兵与郡县合击(11),岁余乃定,边郡亦略将尽。

  (1)守兼:暂时代理。(2)公士:官府的掾吏。(3)证左,见证人。(4)贼赂:贿赂。(5)白黑纷然:言清浊不分。(6)苟免:苟且求免。(7)帑藏(tǎngzàng):国库。(8)质问:反复请示明确是非。(9)愦眊(kuìmào):昏愦糊涂。渫(xiè):除去;疏通。(10)卫卒:卫卒服役,为期一年,期满交代。(11)捕盗将军:新官名。

  邯郸以北大雨雾(1),水出,深者数丈,流杀数干人。

  (1)邯郸:县名。今河北邯郸。

  立国将军孙建死,司命赵闳为立国将军。宁始将军戴参归故官,南城将军廉丹为宁始将军(1)。

  (1)南城将军:新官名。

  三年二月乙酉(1),地震,大雨雪,关东尤甚(2),深者一丈,竹柏或枯。大司空王邑上书言:“视事八年,功业不效,司空之职尤独废顿,至乃有地震之变。愿乞骸骨。”莽曰:“夫地有动有震,震者有害,动者不害。《春秋》记地震,《易系》坤动,动静辟胁,万物生焉(3)。灾异之变,各有云为。天地动威,以戒予躬,公何辜焉,而乞骸骨,非所以助予者也。使诸吏散骑司禄大卫修宁男遵谕予意焉(4)。”

  (1)三年:天凤三年(公元16年)。(2)关东:指函谷关以东地区。(3)动静辟胁万物生:《易·系辞上》云:“夫坤,其动也辟,其静也翕,是以广生焉。”辟:开也。胁:通翕”,合也。(4)诸吏、散骑:加官名。司禄:新官名。

  五月,莽下吏禄制度,曰:“予遭阳九之厄,百六之会,国用不足,民人骚动,自公卿以下,一月之禄十緵布二匹(1),或帛一匹。予每念之,未尝不戚焉。今厄会已度,府帑虽未能充(2),略颇稍给,其以六月朔庚寅始,赋吏禄皆如制度(3)。”四辅公卿大夫士,下至舆僚(4),凡十五等。僚禄一岁六十六斛,稍以差增,上至四辅而为万斛云(5)。莽又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宾(滨),莫非王臣(6)。’盖以天下养焉。《周礼》膳羞百有二十品(7),今诸侯各食其同、国、则(8);辟、任、附城食其邑;公、卿、大夫、元士食其采。多少之差,咸有条品(9)。岁丰穰则充其礼,有灾害则有所损,与百姓同忧喜也。其用上计时通计(10),天下幸无灾害者,太官膳羞备其品矣;即有灾害,以什(十)率多少而损膳焉(11)。东岳太师立国将军保东方三州一部二十五郡(12);南岳太傅前将军保南方二州一部二十五郡(13);西岳国师宁始将军保西方一州二部二十五郡(14);北岳国将卫将军保北方二州一部二十五郡(15);大司马保纳卿、言卿、仕卿、作卿、京尉、扶尉、兆队(遂)、右队(遂)、中部左泊前七部(16);大司徒保乐卿、典卿、宗卿、秩卿、翼尉、光尉、左队(遂)、前队(遂)、中部、右部,有五郡;大司空保予卿、虞卿、共(龚)卿、工卿、师尉、列尉、祈队(遂)、后队(遂)、中部洎后十郡;及六司(17),六卿(18),皆随所属之公保其灾害,亦以十率多少而损其禄。郎、从官、中都官吏食禄都内之委者(19),以太官膳羞备损而为节(20)。诸侯、辟、任、附城、群吏亦各保其灾害。几(冀)上下同心,劝进农业,安元元焉。”莽之制度烦碎如此,课计不可理(21),吏终不得禄,各因官职为奸,受取赇胳以自共(供)给。

  (1)十緵(zōng)布:汉代粗布;有七緵、八緵、九緵、十緵之别(陈直说)。匹:布帛宽二尺二寸“长四丈为一匹。(2)府需:国库储存的财货。(3)赋:给予。(4)舆僚:低级的众吏。(5)僚禄……为万斛云:王莽的吏禄制度,与汉朝不同。汉制,十五等,最高者三公,号万石,实际年俸四千二百斛;最低者为百石,实际年俸一百九十二斛,其差距二十多倍。王莽之制,最高者增一倍多,低者减三分之二,其差距一百五十倍。(6)“普天之下”四句:见《诗经·小雅·北山》。(7)膳羞:贡献的美食。(8)今诸侯各食其同、国、则:谓公食同,侯伯食国,子男食则。(9)条品:分别等级的规则。(10)上计:秦汉年终地方逐级上报朝廷的财政收支(户口、垦田、钱粮等)簿。通计:统计数据。(11)率(lù):比率。(12)保:担保;负责。东方三州:豫州、徐州、青州。一部:当作“五部”,据前文“每部主五郡”当加改。下同。(13)南方二州:扬州、荆州。(14)一州二部:原文当是“二州一部”。西方二州:梁州、雍州。(杨树达说) (15)北方二州:冀州、兖州。(16)仕卿:疑作“士卿”。七部:当为“十郡”(王念孙说)。(17)六司:指司命及五司大夫。(18)六卿:指司中、太御、大卫、奋武、军正、大赘。(19)都内之委:京城仓库之储存粮。(20)节:谓调节多少。(21)课计:审核全国的计簿。

  是月戊辰,长平馆西岸崩(1),邕(壅)泾水不流,毁而北行。遣大司空王邑行视,还奏状,群臣上寿(2),以为《河图》所谓“以土填(镇)水(3)”,匈奴灭亡之祥也。乃遣并州牧宋弘、游击都尉任萌等兵击匈奴(4),至边止屯。

  (1)长平馆:即长平观。在泾水南岸,泾水入渭水处。(胡三省说)(2)上寿:敬酒庆贺。(3)《河图》:谶纬书名。为隋代焚毁。以上镇水:王莽自以为土德,匈奴在北方则为水德。南岸土壅使水北流,故有“以土镇水”之说。(4)并州:汉十三州之一。宋弘:长安人。

  七月辛酉,霸城门灾,民间所谓青门也(1)

  (1)青门:颜师古引《三辅黄图》云:长安城东出南头名霸城门,俗以其色青,名曰青门。

  戊子晦,日有食之。大赦天下。复令公卿大夫诸侯二千石举四行各一人(1)。大司马陈茂以日食免,武建伯严尤为大司马。

  (1)四行(xìng):指有德行、通政事、能言语、明文学四科。

  十月戊辰,王路朱鸟门呜,昼夜不绝,崔发等曰:“虞帝辟四门,通四聪(1)。门鸣者,明当修先圣之礼,招四方之士也。”于是令群臣皆贺,所举四行从朱鸟门入而对策焉。

  (1)《尚书·舜典》有“虞帝辟四门,明四目,达四聪”之说。

  平蛮将军冯茂击勾町,士卒疾疫,死者什六七,赋敛民财什取五,益州虚耗而不克(1),征还下狱死。更遣宁始将军廉丹与庸部牧史熊击勾町(2),颇斩首,有胜。莽征丹、熊,丹、熊愿益调度(3),必克乃还。复大赋敛,就都大尹冯英不肯给(4),上言“自越嶲遂久仇牛、同亭邪豆之属反畔(叛)以来(5),积且十年,郡县距(拒)击不已。续用冯茂,苟施一切之政(6)。焚道以南(7),山险高深,茂多驱众远居,费以亿计,吏士离(罹)毒气死者什七(8)。今丹、熊惧于自诡期会(9),调发诸郡兵谷,复訾(货)民取其十四(10),空破梁州(11),功终不遂。宜罢兵屯田,明设购赏(12)。”莽怒,免英官。后颇觉寤(悟),曰:“英亦未可厚非。”复以英为长沙连率(帅)(13)。

  (1)益州:汉十三州之一。辖地约当今四川、云南、贵州等地区。(2)庸部牧:疑有误。王先谦引胡注云:王莽置州牧、部监,州自是州,部自是部;今史熊为庸部牧,则又若州部牧合一。(3)益调度:谓增调军队与物资。(4)就都:广汉郡之改名。(5)越嶲:郡名。治邛都(在今四川西昌东南)。遂久:县名。在今云南丽江纳西族自治县北。仇牛:古族名,同亭:牂柯郡之改名。邪豆:古部族名。(6)苟:草率;勉强。一切:权宜。(7)僰(bō)道:县名。在今四川宜宾西南。(8)罹(lí):遭受,(9)诡:责成;要求。期会:规定期限。(10)货:计量。(11)梁州:古州名。此指当时的益州。(12)购赏:悬赏有功之人。(13)长沙:郡名。治临湘(今湖南长沙)。

  翟义党王孙庆捕得(1),莽使太医尚方与巧屠共刳剥之(2),量度五臧(脏)(3),以竹导其脉(4),知所终始(5),云可以治病。

  (1)王孙庆(?一公元16):东郡人。(2)太医:官名。掌医药。属少府。尚方:谓太医令执事中之典方药者,非官名,与《郊祀志》奕大为胶东王尚方同解(陈直说)。(3)量度:计算。五脏:心、肝、脾、肺、肾。(4)竹这:小竹枝。(5)知所终始:谓了解脉理。

  是岁,遣大使五威将王骏、西域都护李崇将戊己校尉出西域,诸国皆郊迎贡献焉。诸国前杀都护但钦,骏欲袭之,命佐帅何封、戊己校尉郭钦别将(1)。焉耆诈降,伏兵击骏等,皆死。钦、封后到,袭击老弱,从车师还入塞(2)。莽拜钦为填(镇)外将军(3),封剿胡子,何封为集胡男。西域自此绝。

  (1)佐帅:五威将的副手。别将:另带一支后续部队。(2)车师:西域国名。在今吐鲁番一带。(3)镇外将军:新官名。

    相关文章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