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查询 > 国学古文翻译 > 汉书原文及翻译 > 外戚传第六十七下·班固原文及翻译

外戚传第六十七下·班固原文及翻译

2016-07-02 10:18 感谢网友 Nancy君 的分享 来源:三联查询 

  外戚传第六十七下·班固原文及翻译

  孝元王皇后(1),成帝母也。家凡十侯(2),五大司马(3),外戚莫盛焉。自有传。

  (1)王皇后:王政君。本书有《元后传》。(2)十侯:阳平敬侯王禁(附禁子敬侯凤)、安成侯王崇、平阿侯王谭、红阳侯王立、曲阳侯王根、高平侯王逢时、安介侯王音、新都侯王莽及定陵侯淳于长。(3)五大司马:王凤、王音、王商、王根、王莽。

  孝成许皇后,大司马车骑将军平恩侯嘉女也。元帝悼伤母恭哀后居位日浅而遭霍氏之事,故选嘉女以配皇太子。初入太子家,上令常侍黄门亲近者侍送,还白太子欢说(悦)状,元帝喜谓左右:“酌酒贺我!”左右皆称万岁。久之,有一男,失之。及成帝即位,立许妃为皇后,复生一女,失之。三联阅读3lian.com/zl/转载请保留

  初后父嘉自元帝时为大司马车骑将军辅政,已八九年矣。及成帝立,复以元舅阳平侯王凤为大司马大将军(1),与嘉并。杜钦以为故事后父重于帝舅(2),乃说凤曰:“车骑将军至贵,将军宜尊之敬之,无失其意。盖轻细微眇之渐,必生乖忤之患(3),不可不慎。卫将军之日盛于盖侯(4),近世之事,语尚在于长老之耳(5),唯将军察焉。”久之,上欲专委任凤,乃策嘉曰:“将军家重身尊,不宜以吏职自累。赐黄金二百斤,以特进侯就朝位(6)。”后岁余薨,谥曰恭侯。

  (1)王凤:王禁之长子,王政君之胞兄。(2)杜钦:杜周之孙。《杜周传》附其传。(3)忤:违也。(4)卫将军:指卫青,武帝卫皇后之弟。盖侯:指王信,武帝之舅。(5)语:含意是卫氏以尊盛,终于夷灭。(6)特进侯:周寿昌曰:此即《续汉志》所谓特侯。《后汉书·邓禹传》注引《汉官仪》曰:诸侯功德优盛、朝廷所敬者,位特进,在三公下。

  后聪慧,善史书,自为妃至即位,常宠于上,后宫希得进见。皇太后及帝诸舅忧上无继嗣,时又数有灾异,刘向、谷永等皆陈其咎在于后宫(1)。上然其言。于是省减椒房掖庭用度(2)。皇后乃上疏曰:

  (1)刘向:此“刘向”,及下文“上于是采刘向、谷永之言以报”中之“刘向”,均为“杜钦”之误。杨树达曰:“按《永传》确记其事,而《刘向传》则无之。《杜钦传》中却记述其事甚详。《永传》云:‘时对者数十人,永与杜钦与第焉。上皆以其书示后宫。’《五行志》下之下记其事,亦以永、钦二人并列。又下文记帝报许后引《书·高宗肜日》云云,实采自杜钦对策之文,知本传两‘刘向’毕为‘杜钦’之误无疑也。”(2)椒房:殿名。皇后所居。

  妾誇布服粝食(1),加以幼稚愚惑,不明义理,幸得免离茅屋之下,备后宫扫除,蒙过误之宠,居非命所当托,洿(污)秽不修,旷职尸官(2),数逆至法,逾越制度,当伏放流之诛,不足以塞责。乃壬寅日大长秋受诏(3):“椒房仪法,御服舆驾,所发诸官署,及所造作,遗赐外家群臣妾(4),皆如竟宁以前故事(5)。”妾伏自念,入椒房以来,遗赐外家未尝逾故事,每辄决上(6),可覆问也。今诚时世异制,长短相补,不出汉制而已,纤微之间,未必可同。若竟宁前与黄龙前(7),岂相放(仿)哉(8)?家吏不晓(9),今壹受诏如此,且使妾摇手不得。今言无得发取诸官(10),殆谓未央宫不属妾,不宜独取也。言妾家府亦不当得(11),妾窃惑焉。幸得赐汤沐邑以自奉养,亦小发取其中,何害于谊(义)而不可哉?又诏书言服御所造(12),皆如竟宁前,吏诚不能揆其意,即且令妾被服所为不得不如前(13)。设妾欲作某屏风张于某所,曰故事无有,或不能得,则必绳妾以诏书矣。此二事诚不可行,唯陛下省察。

  (1)誇:许皇后之名(李慈铭说)。陈直曰:“‘誇’当为‘姱’字之假借,汉印有‘张姱’印可证。”或说“誇”乃“托”之讹。吴恂曰:“愚谓‘誇’乃‘托’之讹。‘妾托布服粝食’,犹言妾托生于布服粝食之家,故下云‘幸得免离茅屋之下’也。”(2)尸:主也。尸官:言妄主官职。(3)大长秋:官名。为皇后近侍,多由宦官充任。(4)外家:谓皇后的家族。(5)竟宁:汉元帝最后一个年号,仅一年(前33)。(6)每辄决上:每事皆奏决于天子,而后敢行。(7)黄龙:汉宣帝最后一个年号,仅一年(前49)。(8)岂相放(仿)哉:意谓元帝与宣帝奢俭不同,并不一样。(9)家吏:指皇后之官属。(10)今言:今诏书之言。(11)未央宫:为皇帝之宫。故其财物皇后不得取用。(12)言:指家吏之言。(13)这几句意谓诏书所说的是奢俭之制如前,而家吏乃谓被服所为一一如之。

  宦吏忮佷(1),必欲自胜,幸妾尚贵时,犹以不急事操人(2),况今日日益侵,又获此诏,其操约人(3),岂有所诉?陛下见(现)妾在椒房,终不肯给妾纤微内(纳)邪(4)?若不私府小取(5),将安所仰乎?旧故(6),中宫乃私夺左右之贱增(7),及发乘舆服缯,言为待诏补(8),已而贸易其中(9)。左右多窃怨者,甚耻为之。又故事以特牛祠大父母(10),戴侯、敬侯皆得蒙恩以太牢祠(11),今当率如故事,唯陛下哀之。

  (1)宦吏:指宦者为皇后的属吏。忮佷(zhìhěn):嫉忌狠毒。(2)操:操持;操纵。(3)操约:操纵约束。(4)陛下见(现)妾在椒房二句:意谓陛下对于现在的皇后,竟不肯采纳丝毫的意见吗?(5)私府:汉代皇帝诸侯贵戚等藏钱的府库,以别于皇帝的少府。(6)旧故:谓旧事。(7)中宫:皇后住处。常用为皇后的代称。(8)言:托言。(9)贸易其中:言从中倒手,以劣换优。(10)特牛:公牛。大父母:祖父母。(11)太牢:大的盛牲食器的叫太牢,盛三牲,因之也将祭祀或宴会时并用牛、羊、豕三牲叫太牢。

  今吏甫受诏读记(1),直豫言使后知之,非可复若私府有所取也(2)。其萌牙(芽)所以约制妾者,恐失人理。今但损车驾,及毋若未央宫有所发;遗赐衣服如故事,则可矣。其余诚太迫急,奈何?妾薄命,端遇竟宁前(3)。竟宁前于今世而比之,岂可耶(4)?故时酒肉有所赐外家,辄上表乃决(5)。又故杜陵梁美人岁时遗酒一石(6),肉百斤耳。妾甚少之,遗田八子诚不可若是。事率众多(7),不可胜以文陈(8)。俟自见(9),索言之(10),唯陛下深察焉!

  (1)甫:始也。(2)若:谓如奉诏之前。(3)端:正也。(4)竟宁前于今世而比之二句:意谓今昔不同,不可相比拟,(5)决:断定。(6)杜陵梁美人:宣帝的美人。(7)率:类也。(8)不可胜以文陈:谓以文书陈之不可胜书。(9)俟:待也。自见:言后自见于天子。(10)索:尽也。

  上于是采刘向、谷永之言以报曰(1):

  (1)刘向:当作“杜钦”。理由前己申述。

  皇帝问皇后,所言事闻之。夫日者众阳之宗,天光之贵,王者之象,人君之位也。夫以阴而侵阳,亏其正体,是非下陵上,妻乘夫,贱逾贵之变与(欤)?春秋二百四十二年,变异为众,莫若日蚀大。自汉兴,日蚀亦为吕、霍之属见(现)。以今揆之,岂有此等之效与(欤)?诸候拘迫汉制,牧相执持之也(1),又安获齐、赵七国之难(2)?将相大臣怀诚秉忠,唯义是从,又恶有上官、博陆、宣成之谋(3)?若乃徒步豪桀(杰),非有陈胜、项梁之群也;匈奴、夷狄,非有冒顿、郅支之伦也(4)。方外内乡(向)(5),百蛮宾服,殊俗慕义,八州怀德,虽使其怀挟邪意,犹不足忧,又况其无乎?求于夷狄无有,求于臣下无有,微后宫也当(6),何以塞之(7)?

  (1)牧:州牧。相:诸侯王相。(2)齐、赵七国之难:指吴、楚七国之乱。(3)恶(wū):何也。上官:上官桀、安。博陆:博陆侯霍禹。宣成:宣成侯夫人显。(4)冒顿、郅支:皆匈奴单于之名。详见《匈奴传》。(5)内向:言皆向中国。(6)微:狱言“非”。(7)塞:当也。

  日者,建始元年正月(1),白气出于营室。营室者,天子之后宫也。正月于《尚书》为皇极。皇极者,王气之极也。白者西方之气,其于春当废。今正于皇极之月,兴废气于后宫,视(示)后妾无能怀任(妊)保全者,以著继嗣之微(2),贱人将起也。至其九月,流星如瓜,出于文昌(3),贯紫宫(4),尾委曲如龙,临于钩陈(5),此又章显前尤(6),著在内也。其后则有北宫井溢,南流逆理,数郡水出,流杀人民。后则讹言传相惊震,女童入殿(7),咸莫觉知。夫河者水阴(8),四渎之长,今乃大决,没漂陵邑(9),斯昭阴盛盈溢,违经绝纪之应也。乃昔之月,鼠巢于树,野鹊变色。五月庚子,鸟焚其巢泰山之域(10)。《易》曰:“鸟焚其巢,旅人先笑后号咷。丧牛于易,凶(11)。”言王者处民上,如鸟之处巢也,不顾恤百姓,百姓畔(叛)而去之,若鸟之自焚也,虽先快意说笑,其后必号而无及也。百姓丧其君,若牛亡其毛也(12),故称凶。泰山,王者易姓告代之处,今正于岱宗之山(13),甚可惧也。三月癸未,大风自西摇祖宗寝庙,扬裂帷席,折拔树木,顿僵车辇,毁坏槛屋,灾及宗庙,足为寒心!四月己亥,日蚀东井(14),转旋且索(15),与既无异(16)。己犹戊也,亥复水也(17),明阴盛,咎在内。于戊己,亏君体,著绝世于皇极,显祸败及京都。于东井,变怪众备,未重益大,来数益甚(18)。成形之祸月以迫切,不救之患日浸娄(屡)深,咎败灼的若此(19),岂可以忽哉(20)!

  (1)建始元年:前32年。(2)著:明也。(3)文昌:斗魁上六星之总称。(4)紫宫:星座名。古代天文学分天体恒星为三垣,中垣有紫微十五星。也称紫宫。(5)钩陈:星名。在紫微垣内,最近北极。借以指后宫。(6)尤:过也。(7)女童入殿:指陈持弓事。见《成纪》及《五行志》下之上。(8)河:指黄河。(9)陵邑:大阜、城邑。(10)五月庚子,鸟焚其巢:钱大昕曰:“《五行志》,‘河平元年二月庚子,泰山山桑谷有鸟焚其巢,’此作‘五月’,误。(下文有三月、四月可证。)”(11)“鸟焚其巢”等句:见《易·旅》上九爻辞。解见《五行志》中之下。(12)牛亡其毛:吴恂曰:“‘毛’疑‘主’字之误。言百姓丧其君,犹牛逃亡其主也。”(13)岱宗:即泰山。(14)东井:星名。即井宿。(15)转旋且索:言须臾之间则欲尽。(16)既:尽也。《春秋》有“日有食之,既”之语,故诏引“既”为言。(17)己犹戊也,亥复水也:张晏曰:“己、戊,皆中官,为君。亥,为水,阴气也。”(18)数:次数。(19)灼灼:明白貌。(20)忽:怠忘。

  《书》云“高宗肜日,粤有雊雉。祖己曰:‘惟先假王正厥事(1)。’”又曰“虽休勿休,惟敬五刑,以成三德(2)。”即饬(敕)椒房及掖庭耳。今皇后有所疑,便不便,其条刺(3),使大长秋来白之。吏拘于法,亦安足过(4)?盖矫在者过直(5),古今同之。且财币之省,特牛之祠,其于皇后,所以扶助德美,为华宠也。咎根不除,灾变相袭(6),祖宗且不血食(7),何戴侯也!传不云乎?“以约失之者鲜(8)。”审皇后欲从其奢与(欤)?朕亦当法孝武皇帝也。如此则甘泉、建章可复兴矣(9)。世俗岁殊,时变日化,遭事制宜,因时而移,旧之非者,何可放(仿)焉!君子之道,乐因循而重改作。昔鲁人为长府(10)。闵子骞曰(11):“仍旧贯如之何?何必改作(12)!”盖恶之也。《诗》云:“虽无老成人,尚有典刑,曾是莫听,大命以倾(13)。”孝文皇帝,朕之师也。皇太后,皇后成法也。假使太后在彼时不如职(14),今见亲厚(15),又恶可以逾乎!皇后其刻心秉德,毋违先后之制度,为谊(义)勉行,称顺妇道(16)。减省群事,谦约为右(17)。其孝东宫(18),毋阙朔望(19),推诚永究(20),爰何不臧(21)!养名显行,以息众喧(22),垂则列妾(23),使有法焉(24)。皇后深惟毋忽!

  (1)引文见《尚书·高宗肜日》。此意谓至道之君遭变异,正其事,而异自消。(2)“惟先假王正厥事”:见《尚书·吕刑》。此意谓虽见美勿自谓有德美,当敬慎用五刑(墨、劓、剕、宫、大辟),以成刚柔正直之三德。(3)条刺:分条书写。(4)过:责也。(5)矫:正也。枉:曲也。(6)袭:沿袭。(7)不血食:不受祭祀。(8)“以约失之者鲜”:见《论语·里仁篇》。约:俭约。鲜:少也。(9)甘泉、建章:二宫名。(10)鲁:春秋时鲁国。长府:藏货物之府。 (11)闵子骞:孔子之弟。名损。(12)“仍旧贯如之何”二句:见《论语·先进篇》。仍:因也。旧贯:旧事。(13)“虽无老成人”等句:见《诗经·大雅·荡》。老成人:旧故之臣。典刑:常法。倾:倾危;倾覆。(14)假使太后在彼时不如职:意谓太后在竟宁前服用俭约多不如制。 (15)今见亲厚:此指许皇后而言。(16)称:副也。(17)谦约为右:以谦约为先。 (18)东宫:指太后。(19)朔望:指朝谒之礼。(20)究:竟也。(21)爰何不臧:谓何事而不善。爰:于也。臧:善也。(22)众喧:众议。(23)垂则列妾:言垂法于后宫诸妾。(24)使有法:言使有法可遵循。

  是时大将军凤用事,威权尤盛。其后,比三年日蚀(1),言事者颇归咎于凤矣(2)。而谷永等遂著之许氏(3),许氏自知为凤所不佑(4)。久之,皇后宠亦益衰,而后宫多新爱。后姊平安刚侯夫人谒等为媚道祝诅后宫有身者王美人及凤等(5),事发觉,太后大怒,下吏考问,谒等诛死,许后坐废处昭台宫(6),亲属皆归故郡山阳,后弟子平恩侯旦就国。凡立十四年而废,在昭台岁余,还徒长定宫(7)。

  (1)比:频也。(2)言事者:指王章等人,见《元后传》。(3)著:附也。(4)佑:助也。(5)平安刚侯:指平安侯王舜之子王章。参考《史记·将相表》及陈直说。媚道:以巫祝之术骗取人的欢心。(6)昭台宫:在上林苑中。(7)长定宫:《三辅黄图》,林光宫有长定宫。

  后九年,上怜许氏,下诏曰:“盖闻仁不遗远,谊(义)不忘亲。前平安刚侯夫人谒坐大逆罪,家属幸蒙赦令,归故郡。朕惟平恩戴侯,先帝外祖,魂神废弃,莫奉祭祀,念之未尝忘于心。其还平恩侯旦及亲属在山阳郡者。”是岁,废后败(1)。先是废后姊孊寡居,与定陵侯淳于长私通,因为之小妻。长给之曰(2):“我能白东宫,复立许后为左皇后。”废后因孊私赂遗长,数通书记相报谢。长书有悖谩(慢)(3),发觉,天子使廷尉孔光持节赐废后药,自杀,葬延陵交道厩西。

  (1)废后:指许后。(2)给:欺骗。(3)废后与淳于长通书事,详见《佞幸传》。延陵交道厩:在今陕西咸阳西北。

  孝成班婕妤(1),帝初即位选入后宫。始为少使,蛾(俄)而大幸,为婕好,居增成舍(2),再就馆(3),有男,数月失之。成帝游于后庭,尝欲与婕好同辇载,婕好辞曰:“观古图画,贤圣之君皆有名臣在侧,三代末主乃有嬖女,今欲同辇,得无近似之乎?”上善其言而止。太后闻之,喜曰:“古有樊姬(4),今有班婕好。”婕妤诵《诗》及《窈窕》、《德象》、《女师》之篇(5)。每进见上疏,依则古礼(6)。

  (1)班婕妤:班况之女,班彪之姑,班固之祖姑。(2)增成舍:后宫八区之一。据《三辅黄图》,武帝时后宫八区曰:昭阳、飞翔、增成、合欢、兰林、披香、凤皇、鸳鸯等殿。(3)再就馆:言一再到外舍(阳禄观、柘馆)产子。(4)樊姬:春秋时楚庄王夫人。张宴曰:“楚王好田(打猎),樊姬为不食禽兽之肉。”(5)《诗》:即《诗经》。《窃窕》、《德象》、《女师》:《诗经》以外的诗篇。(6)则:法也。

  自鸿嘉后(1),上稍隆于内宠,婕妤进侍者李平,平得幸,立为婕好。上曰:“始卫皇后亦从微起。”乃赐平姓曰卫,所谓卫婕妤也。其后赵飞燕姊弟亦从自微贱兴(2),逾越礼制,浸盛于前。班婕妤及许皇后皆失宠,希复进见。鸿嘉三年(3),赵飞燕谮告许皇后、班婕妤挟媚道,祝诅后宫,署及主上。许皇后坐废。考问班婕妤,婕妤对曰:“妾闻‘死主有命,富贵在天(4)。’修正尚未蒙福,为邪欲以何望?使鬼神有知,不受不臣之诉(5);如其无知,诉之何益,故不为也。”上善其对,怜悯之,赐黄金百斤。

  (1)鸿嘉:汉成帝年号,共四年(前20——前17)。(2)姊弟:姊妹。“从自”二字疑衍一字。(3)鸿嘉三年:前18年。(4)“死生有命”二句:见《论语·颜渊篇》。(5)不臣:指祝诅君主之臣。

  赵氏姐弟骄妒,婕妤恐久见危,求共(供)养太后长信宫,上许焉。婕妤退处东宫,作赋自伤悼,其辞曰:

  承祖考之遗德兮,何(荷)性命之淑灵(1),登薄躯于宫阙兮,充下陈于后庭(2)。蒙圣皇之渥惠兮(3),当日月之盛明,扬光烈之翕赫兮,奉隆宠于增成(4)。既过幸于非位兮,窃庶几乎嘉时(5),每寤寐而累息兮(6),申佩离(缡)以自思(7),陈女图以镜监(鉴)兮,顾女史而问诗(8)。悲晨妇之作戒兮(9),哀褒、阎之为邮(尤)(10);美皇、英之女虞兮(11),荣任、姒之母周(12)。虽愚陋其靡及兮,敢舍心而忘兹(13)?历年岁而悼惧兮,闵(悯)蕃华之不滋(14)。痛阳禄与柘馆兮,仍繦(襁)褓而离灾(15),岂妾人之殃咎兮?将天命之不可求。

  (1)荷:负也,任也。(2)陈:列也。(3)渥:厚也。(4)增成:即增成舍。(5)嘉:善也。(6)累息:言惧而喘息。(7)缡:缡衣之带。古时女子嫁人,父亲结其缡而戒之,故云自思。(8)女史:女官名。《周礼》天官、春官所属都有女史。属天官的女史,掌管王后礼仪,佐内治。(9)悲晨妇之作戒兮:《尚书·牧誓》云,“牝鸡之晨,惟家之索”,喻妇人不能操劳男人之事。(10)褒:褒似。《诗经·小雅·正月》有“赫赫宗周,褒姒灭之”之诗句。阎、阎妻,谓美艳之妻,颜师古注引《诗经·小雅·十月之交》“阎妻煽方处”。此亦指褒姒。尤:罪过。(11)皇、英:娥皇、女英。相传尧的二女。女:妻也。虞:虞舜。(12)任:太任,文王之母。姒:太姒,武王之母。(13)舍:息也。(14)历年岁而悼惧兮二句:意谓时逝不留,年华不再。(15)阳禄、柘馆:二馆名。在上林苑中。班婕好在此生子,又失子。仍:频也。离:遭遇。

  白日忽已移光兮,遂暗莫(暮)而昧幽,犹被覆载之厚德兮,不废捐于罪尤(1)。奉共(供)养于东宫兮,托长信之未流,共洒扫于帷幄兮,永终死以为期。愿归骨干山足兮(2),依松柏之余休(3)。

  (1)犹被覆载之厚德兮二句:意谓君主犹如天地之厚德,对罪人也不废弃。(2)山足:谓陵下。(3)休:荫也。

  重曰(1):潜玄宫兮幽以清,应门闭兮禁闼扃(2)。华殿尘兮玉阶苔,中庭萋兮绿草生。广室阴兮帷幄暗,户栊虚兮风泠泠(3)。感帷裳兮发红罗(4),纷綷綷(粲)兮纨素声(5)。神盼眇兮密靓(静)处,君不御兮谁为荣?俯视兮丹墀,思君兮履綦(6)。仰视兮云屋,双涕兮横流。顾左右兮和颜,酌羽觞兮销(消)忧(7)。惟人生兮一世,忽一过兮若浮。已独享兮高明,处生民兮极休(8)。勉虞(娱)精兮极乐,与福禄兮无期。《绿衣》兮《白华》(9),自古兮有之。

  (1)重曰:言更作赋。(2)应门:正门谓之应门。扃(jiōng)关锁。(3)栊:窗上棣木,窗户。泠泠(línglíng):冷清貌。(4)感:动也。(5)綷(cuì)粲:象声词。衣服摩擦声。(6)履綦(qí):鞋带;鞋的饰物。(7)羽觞:略具爵形的酒杯。(8)休:美也。(9)《绿衣》:《诗经·邶风》的篇名,此为丈大悼念亡妻之作。《白华》:《诗经·小雅》的篇名。此为申后所作,以刺幽王。

  至成帝崩,婕妤充奉园陵,薨,因葬园中。

  孝成赵皇后,本长安宫人(1)。初生时,父母不举,三日不死,乃收养之。及壮,属阳阿主家(2),学歌舞,号曰飞燕。成帝尝微行出,过阳阿主,作乐。上见飞燕而说(悦)之,召入宫,大幸。有女弟复召入,俱为婕妤,贵倾后宫。

  (1)本长安宫人:吴恂曰:“愚谓‘宫人’下脱一女字。‘本长安宫人女’者,言其本为遣出宫人嫁长安人者之女,故下接云‘初生时。父母不举’也;又曰‘及壮,属阳阿主家’,及‘上见飞燕而悦之,召入宫,大幸’云云,足证其何尝本为宫人也。”(2)阳阿:具名。在今山西阳城西北。

  许后之废也,上欲立赵婕妤。皇太后嫌其所出微甚,难之。太后姊子淳于长为侍中,数往来传语,得太后指(旨),上立封赵婕妤父临为成阳侯。后月余,乃立婕妤为皇后。追以长前白罢昌陵功,封为定陵侯。

  皇后既立,后宠少衰,而弟绝幸,为昭仪(1),居昭阳舍,其中庭彤朱,而殿上髹漆(2),切(砌)皆铜沓(錔)黄金涂(3),白玉阶,壁带往往为黄金釭(4),函(含)蓝田壁,明珠,翠羽饰之,自后宫未尝有焉,姊弟颛(专)宠十余年,卒皆无子。

  (1)为昭仪:《西京杂记》:赵后体轻腰弱,善行步进退,女弟昭仪不能及也。但昭仪弱骨丰肌,尤工笑语。二人并色如红玉,为当时第一,皆擅宠后宫。(2)髹(xiū):赤黑色的漆。 (3)切(砌,皆铜沓(錔)黄金涂:《三辅黄图》、《西京杂记》皆作“砌皆铜沓黄金涂”。传文“冒”字衍。砌:台阶。铜錔(tà):铜套。(4)壁带:指壁中横木露出的部分。黄金釭(gāng,又读gōng):黄金制的环状饰物,套在壁带上。

  末年,定陶王来朝,王祖母傅太后私赂遗赵皇后、昭仪,定陶王竟为太子。

  明年春,成帝崩。帝素强,无疾病。是时楚思王衍、梁王立来朝,明旦当辞去,上宿供张白虎殿(1)。又欲拜左将军孔光为丞相,已刻侯印书赞(2)。昏夜平善,乡(向)晨,傅裤袜欲起(3),因失衣,不能言,昼漏上十刻而崩。(4)民间归罪赵昭仪,皇太后诏大司马莽、丞相、大司空曰(5):“皇帝暴崩,群众喧哗怪之。掖庭令辅等在后庭左右,侍燕(宴)迫近,杂与御史、丞相、廷尉治问皇帝起居发病状。”赵昭仪自杀。

  (1)白虎殿:在未央宫中。(2)赞:延拜之文。(3)傅:着也。(4)漏:指漏壶。古代计时器。漏壶刻有计时的符号,昼夜百刻。(5)大司马莽:王莽。丞相:指孔光。参考《公卿表》、《功臣表》。大司空:指何武。参考《公卿表》及《何武传》。

  哀帝既立,尊赵皇后为皇太后,封太后弟侍中驸马都尉钦为新成侯。赵氏侯者凡二人。后数月,司隶解光奏言(1):

  (1)司隶:官名。掌纠察京师百官及所辖附近各郡,相当于州刺史。

  臣闻许美人及故中宫史曹宫皆御幸孝成皇帝。产子,子隐不见。

  臣遣从事掾业、史望验问知状者掖庭狱丞籍武(1),故中黄门王舜、吴恭、靳严,官婢曹晓、道房、张弃(2),故赵昭仪御者于客子、王偏、臧兼等,皆曰宫即晓子女,前属中宫,为学事史,通《诗》,授皇后。房与宫对食,元延元年中(3),宫语房曰:“陛下幸宫。”后数月,晓入殿中,见宫腹大,问宫。宫曰:“御幸有身。”其十月中,宫乳掖庭牛官令舍(4),有婢六人。中黄门田客持诏记(5),盛绿锑方底(6),封御史中丞印,予武曰:“取牛官令舍妇人新产儿,婢六人,尽置暴室狱(7),毋问儿男女,谁儿也!”武迎置狱。宫曰:“善臧(藏)我儿胞(8),丞知是何等儿也(9)!”后三日,客持诏记与武,问“儿死未?手书对牍背。”武即书时:“儿见在,未死。”有顷,客出曰:“上与昭仪大怒,奈何不杀?”武叩头啼曰:“不杀儿,自知当死;杀之,亦死!”即因客奏封事,曰:“陛下未有继嗣,子无贵贱,唯留意!”奏入,客复持诏记予武曰:“今夜漏上五刻,持儿与舜,会东交掖门。”武因问客:“陛下得武书,意何如?”曰:“憆(瞠)也(10)。武以儿付舜。舜受诏,内(纳)儿殿中,为择乳母,告“善养儿,且有赏。毋令漏泄!”舜择弃为乳母,时儿生八九日。后三日,客复持诏记,封如前予武,中有封小绿箧,记曰:“告武以箧中物书予狱中妇人,武自临饮之。”武发箧中有裹药二枚,赫蹄书曰(11):“告伟能(12):努力饮此药,不可复入。女(汝)自知之!”伟能即宫。宫读书已,曰:“果也,欲姊弟擅天下!我儿男也,额上有壮发(13),类孝元皇帝。今儿安在?危杀之矣(14)!奈何令长信得闻之(15)?”宫饮药死。后宫婢六人召入,出语武曰:“昭仪言‘女(汝)无过。宁自杀邪,若外家也(16)?’我曹言愿自杀(17)。”即自缪死(18)。武皆表奏状。弃所养儿十一日,宫长李南以诏书取儿去(19),不知所置(20)。

  (1)掖庭狱丞:即掖庭丞。陈直曰:掖庭令丞属少府,《汉旧仪》称为掖庭狱令,中都官有狱者三十六所,当时皆可繁称为某某狱令,与本传文正合。(2)曹晓:曹宫之母。(3)元延元年中:吴恂曰:“愚疑‘房与宫对食’句,似当在‘元延元年中’句下。案:吴氏说似有道理。但“元延元年中”也可能为原文自注。对食:谓二人偶食。(4)乳:产也。斥官令:官名。(5)诏记:皇帝手写之诏。(6)绿绨方底:绿色绨制的书囊。(7)暴室:官署名。属掖庭令。主织作染练。后妃有罪也就狱于此,故称暴室狱。(8)胞:谓胞之衣。(9)丞知是何等儿也:意谓是天子之儿。(10)瞠:直视貌。(11)赫蹄:赤色的纸。(12)伟能:曹宫之字。(13)额上有壮发:前额有浓发。(14)危:险也。(15)长信:宫名。太后所居。借指太后。(16)若:犹或。(17)曹:辈也。(18)自缪:自缢。(19)宫女:官名。宦者为之。(20)不知所置:言不知置于何处。

  许美人前在上林涿沐馆(1),数召入饰室中若舍(2),一岁再三召,留数月或半岁御幸。元延二年怀子(3),其十一月乳(4)。诏使严持乳医及五种和药丸三(5),送美人所。后客子、偏、兼闻昭仪谓成帝曰:“常给我言从中宫来(6),即从中宫来,许美人儿何从生中(7)?许氏竟当复立邪!”怼(8),以手自(9),以头击壁户柱,从床上自投地,啼泣不肯食,曰:“今当安置我,欲归耳!”帝曰:“今故告之,反怒为(10)!殊不可晓也(11)。”帝亦不食。昭仪曰:“陛下自知是,不食为何?陛下常自信‘约不负女(汝)’,今美人有子,竟负约,谓何(12)?”帝曰:“约以赵氏,故不立许氏。使天下无出赵氏上者,毋忧也!”后诏使严持绿囊书予许美人,告严曰:“美人当有以予女(汝),受来,置饰室中帘南(13)。”美人以苇箧一合(盒)盛所生儿(14),缄封,及绿囊报书予严。严持箧书,置饰室帘南去。帝与昭仪坐,使客子解箧缄(15)。未已,帝使客子、偏、兼皆出,自闭户,独与昭仪在。须臾开户,呼客子、偏、兼,使缄封筐及绿绨方底,推置屏风东。恭受诏,持箧方底予武,皆封以御史中丞印,曰:“告武:箧中有死儿,埋屏处,勿令人知。”武穿狱楼垣下为坎,埋其中。

  (1)上林涿沐馆:上林苑中的涿沐馆。(2)若舍:舍名。在饰室中。(3)元延二年:公元前11年。怀子:怀孕。(4)乳:产子。(5)严:人名。姓靳。乳医:淳于衍。参见本传《许皇后传》。五种:五味药。药丸三:大丸药。(6)绐:欺骗。中宫:皇后所居。(7)许美人儿何从生中:谓许美人在内中何以生儿?(8)怼(duì):怨恨。(9)(dǎo)捶也。(10)“今故告之,反怒为:谓今日故以许美人产子告诉你,为何反而生怒。(11)晓:告知。 (12)谓何:有啥说的?(13)帘:户帘。(14)苇箧:用苇编的筐。(15)缄:束箧之绳。

  故长定许贵人及故成都、平阿侯家婢王业、任、公孙习前免为庶人(1),诏召入,属昭仪为私婢。成帝崩,未幸梓宫(2),仓卒(猝)悲哀之时,昭仪自知罪恶大,知业等故许氏、王氏婢,恐事泄,而以大婢羊子等赐与业等各且十人,以慰其意,属(嘱)无道我家过失。

  (1)长定许贵人:许后曾居长定宫,故后有此称。成都、平阿侯:成都侯王商、平阿侯王谭。(2)未幸梓官:言未入殓。

  元延二年五月,故掖庭令吾丘遵谓武曰(1):“掖庭丞吏以下皆与昭仪合通,无可与语者,独欲与武有所言。我无子,武有子,是家轻族人(2),得无不敢乎?掖庭中御幸生子者辄死,又饮药伤堕者无数,欲与武共言之大臣,票(骠)骑将军贪耆(嗜)钱(3),不足计事,奈何令长信得闻之?”遵后病困,谓武:“今我已死,前所语事,武不能独为也,慎语(4)!”

  (1)吾丘遵:姓吾丘,名遵。(2)是家:此人。轻族人:轻易治人罪至族灭。(3)骠骑将军:指曲阳侯王根。(4)慎语:意谓勿泄其语。

    相关文章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