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查询 > 国学古文翻译 > 汉书原文及翻译 > 外戚传第六十七上·班固原文及翻译

外戚传第六十七上·班固原文及翻译

2016-07-02 10:17 感谢网友 Nancy君 的分享 来源:三联查询 

  外戚传第六十七上·班固原文及翻译

  【说明】本传上、下两分卷叙述西汉二十五个后妃的事迹及其外家的情况。妇女在古代本来最无地位,若有的女子一旦为帝王的后妃而受宠爱,顿时成了“女主”或娇贵,其家属也就因裙带关系而受赏封侯,荣宠一时,颇有“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之味。因有此机会,故围绕后妃问题的争权守利和勾心斗角的矛盾异常复杂尖锐;因而兴废成败,荣辱得失,往往在朝夕之际,而且失败者居多,保全者甚少,据班固统计,西汉一代“后庭色宠著闻二十有余人,然其保位全家者,仅文、景、武帝太后及邛成后四人而已。……其余大旨夷灭,小者放流”。后妃的命运实难以捉摸把握。司马迁将外戚列于《史记》的“世家”,班固为外戚在《汉书》中立传。都洋记其事,叙其悲欢离合,叹其“命”奈何,兼及外家际遇、汉祚短长。其生动处犹如争艳斗命的图画。

  自古受命帝王及继体守文之君(1),非独内德茂也,盖亦有外戚之助焉。夏之兴也以涂山(2),而桀之放也用末喜(3);殷之兴也以有娀及有莘(4),而纣之灭也嬖妲己(5);周之兴也以姜嫄及太任、太姒(6),而幽王之禽(擒)也淫褒姒(7)。故《易》基乾坤(8),《诗》首《关雎》(9),《书》美釐降(10),《春秋》讥不亲迎(11)。夫妇之际,人道之大伦也(12)。礼之用,唯昏(婚)姻为兢兢(13)。夫乐调而四时和,阴阳之变,万物之统也,可不慎与(欤)!人能弘道,末如命何(14)。甚哉妃匹之爱,君不能得之臣,父不能得之子,况卑下乎(15)!既欢合矣,或不能成子姓(16),成子姓矣,而不能要其终(17),岂非命也哉!孔子罕言命(18),盖难言之。非通幽明之变,恶能识乎性命(19)!

  (1)继体:谓嗣位。守文:言遵成法,不用武功。(2)涂山:相传夏禹娶涂山氏之女而生启。(3)桀之放也用末喜:相传夏桀之妃末喜,乃有施氏(部落名)之女,色美而德薄。夏桀常置末喜于膝上,听用其言,昏乱失道。终于被商汤流放,同死于南窠。(4)殷之兴也以有娀及有莘:相传有娥氏(部落名)之女简狄吞燕卵而生离(xiè,契的本字),为商的始祖。相传有莘氏(部落名)之女,为商汤之妃。莘:音shēn。(5)纣之灭也嬖妲已:相传商纣之妃妲已,乃有苏氏(部落名)之女,美好辩辞,兴于奸宄。纣用其言,毒虐众庶。终于败于牧野之战。妲已被周武王斩首,悬于小白旗,以为纣亡由于她。(6)姜嫄:传说为邰氏(部落名)之女,帝喾之妃,履大人迹而生后稷,为周始祖。太任:周文王之母。太姒:周武王之母。(7)幽王之禽也淫褒姒:周幽王宠爱褒姒,废黜申后而致犬戎之乱,戏举烽火而诸侯莫救。(8)基:始也。乾、坤:《易》之篇名。(9)《关雎》:《诗经》首篇名。(10)《书》美釐降:《尚书·尧典》称舜之美曰“釐降二女于妫釐”。相传尧欲观舜之治迹,以自己的二女妻之,舜的才德赢得了二女的诚意,共同成其事业。(11)《春秋》讥不亲迎:《春秋》云:“隐二年,纪履须来逆女。”《公羊传》曰:“外逆女不书,此何以书?讥也。何讥尔?始不亲迎也。”(12)伦:伦理。(13)兢兢:戒慎。(14)人能弘道,末如命何:《论语·卫灵公篇》载孔子曰:“人能弘道,非道弘人。”《论语·宪问篇》载孔子曰:“道之将行也欤,命也;道之将废也欤,命也。”班氏引用其意。末:无也。(15)甚哉妃匹之爱四句:意谓妃匹之爱,虽君、父之尊,不能夺其所好而移其本意。(16)成子姓:言生育子女。不能成子姓,如赵飞燕。(17)要其终:意谓白首借老。不能要其终,如栗姬、卫后等。(18)孔子罕言命:《论语·子罕篇》云:“子罕言利与命与仁。”(19)恶:何也。

  汉兴,因秦之称号,帝母称皇太后,祖母称太皇太后,适(嫡)称皇后(1),妾皆称夫人。又有美人、良人、八子、七子、长使、少使之号焉(2)。至武帝制婕好、娥、傛华、充依,各有爵位,而元帝加昭仪之号,凡十四等云(3)。昭仪位视丞相,爵比诸侯王。婕妤视上卿,比列侯。娥视中二千石(4),比关内侯(5)。傛华视真二千石(6),比大上造(7)。美人视二千石(8),比少上造(9)。八子视千石,比中更(10)。充依视千石(11),比左更(12)。七子视八百石,比右庶长(13)。良人视八百石(14),比左庶长(15)。长使视六百石,比五大夫(16)。少使视四百石,比公乘(17)。五官视三百石(18)。顺常视二百石。无涓、共(恭)和、娱灵、保林、良使、夜者皆视百石。上家人子、中家人子视有秩斗食云(19)。五官以下,葬司马门外(20)。

  (1)嫡称皇后:王念孙曰:“案此本作‘正嫡称皇后’,后人以‘嫡’即是正,故删去‘正’字。”(2)又有美人……少使之号:《魏书·后妃传》云:“美人视三品。”《魏志》云:“良人视千石。”八、七:禄秩之差。长使、少使:主供使者。(颜师古说)(3)凡十四等:颜师古曰:“除皇后,自昭仪以下,至秩百石,十四等。”(4)中二千石:俸禄名。中,满之意,月俸百八十斛,一岁凡得二千一百六十石。(5)关内侯:秦汉爵名,第十九等。(6)真二千石:俸禄名。月俸百五十斛,一岁凡得千八百石。(7)大上造:秦汉爵名,第十六等。(8)二千石:俸禄名。月俸百二十斛,一岁凡得一千四百四十石。(9)少上造:秦汉爵名。第十五等。(10)中更:秦汉爵名,第十三等。(11)充依视千石:《汉纪》作“充依视九百石”,是。充依当低于八子。(12)左更:秦汉爵名,第十二等。(13)右庶长:秦汉爵名,第十一等。(14)良人视八百石:《汉纪》作“良人视七百石”,是。良人当低于七子。(15)左庶长:秦汉爵名,第十等。(16)五大夫:秦汉爵名,第九等。(17)公乘:秦汉爵名,第八等。(18)五官:侍从官。(19)家人子:指采选入宫的良家子,尚未有称号,但称家人子。斗食:谓佐史。称斗食者,言一岁不满百石,日食一斗二升。(20)司马门:指陵上司马门。

  高祖吕皇后,父吕公,单父人也(1),好相人。高祖微时,吕公见而异之,乃以女妻高祖,生惠帝、鲁元公主。高祖为汉王,元年封吕公为临泗侯,二年立孝惠为太子。

  (1)单父(shànfǔ):县名。今山东单县。

  后汉王得定陶戚姬(1),爱幸(2),生赵隐王如意。太子为人仁弱,高祖以为不类己,常欲废之而立如意,“如意类我”。戚姬常从上之关东,日夜啼泣,欲立其子(3)。吕后年长,常留守,希见,益疏。如意且立为赵王,留长安,几代太子者数。赖公卿大臣争之,及叔孙通谏(4),用留侯之策(5),得无易。

  (1)定陶:县名。今山东定陶西北。(2)爱幸:《西京杂记》载,戚夫人善鼓瑟,又善为翘袖折腰之舞,歌出塞入塞之曲。高帝常拥之。(3)日夜啼泣,欲立其子:《西京杂记》载,戚夫人的侍儿贾佩兰事后回忆说,她在宫内时见戚夫人侍高帝,常以赵王如意为言,而高帝思之几半日不言。叹息凄怆而未知其术,辄使夫人击筑,高帝歌《大风诗》以和之。(4)叔孙通:本书卷四十三有其传,(5)留侯:张良。本书卷四十有其传。

  吕后为人刚毅,佐高帝定天下,兄二人皆为列侯,从征伐。长兄泽为周吕侯,次兄释之为建成侯,逮高祖而侯者三人。高祖四年(1),临泗侯吕公薨。

  (1)高祖四年:前203年。

  高祖崩,惠帝立,吕后为皇太后,乃令永巷囚戚夫人(1),髠钳衣赭衣(2),令舂(3)。戚夫人舂且歌曰:“子为王,母为虏,终日舂薄暮(4),常与死为伍(5)!相离三千里,当谁使告女(汝)?”太后闻之大怒,曰:“乃欲倚女(汝)子邪(6)?”乃召赵王诛之(7)。使者三反(返),赵相周昌不遣(8)。太后召赵相,相征至长安。使人复召赵王,王来。惠帝慈仁,知太后怒,自迎赵王霸上(9)。入宫,挟与起居饮食。数月,帝晨出射,赵王不能早起,太后伺其独居,使人持鸩饮之。迟帝还(10),赵王死。太后遂断戚夫人手足,去眼熏耳(11),饮喑药(12),使居鞠域中(13),名曰“人彘”。居数月,乃召惠帝视“人彘”。帝视而问知其戚夫人,乃大哭,因病,岁余不能起。使人请太后曰:“此非人所为。臣为太后子,终不能复治天下!”以此日饮为淫乐,不听政,七年而崩。

  (1)永巷:汉代宫中的长巷,是幽禁妃嫔、宫女之处。(2)髠(kūn)剃去头发。钳:以铁圈束颈。(3)令舂:命令舂米。(4)薄暮:谓至暮。(5)常与死为伍:谓随时可能死去。死:死神之意。(6)乃:你也。(7)诛之:其上当有“欲”字,因此时赵王尚未来京。(8)用昌:本书卷四十二有传。(9)霸上:地名。在今西安市东。 (10)迟:当也。(11)去眼:挖去眼球。熏耳:以药熏耳,使耳聋。(12)饮暗(yīn)药:以药饮之,使口哑。(13)鞠域:窟室。即地下室。

  太后发丧,哭而泣不下(1)。留侯子张辟强为侍中,年十五,谓丞相陈平曰(2):“太后独有帝,今哭而不悲,君知其解未(3)?”陈平曰:“何解?”辟强曰:“帝无壮子,太后畏君等。令请拜吕台、吕产为将(4),将兵居南北军(5),及诸吕皆官,居中用事。如此则太后心安,君等幸脱祸矣!”丞相如辟强计请之,太后说(悦),其哭乃哀。吕氏权由此起。乃立孝惠后宫子为帝,太后临朝称制。复杀高祖子赵幽王友、共王恢及燕王建子(6)。遂立周吕侯子台为吕王,台弟产为梁王,建城侯释之子禄为赵王,台子通为燕王,又封诸吕凡六人皆为列侯,追尊父吕公为吕宣王,兄周吕侯为悼武王。

  (1)泣:谓泪。(2)陈平:本书卷四十有其传。(3)解:意谓内情。(4)吕台:吕泽之子,吕后之侄。吕产:吕台之弟,吕后之侄。(5)南北军:汉代京师驻军分为南北。南军守卫未央宫,由卫尉主管;北军守卫长乐宫,由中垒校尉主管。文帝时合南北军为一。(6)复杀高祖子句:均见《高五王传》。

  太后持天下八年(1),病犬祸而崩,语在《五行志》。病困,以赵王禄为上将军居北军,梁王产为相国居南军,戒产、禄曰:“高祖与大臣约,非刘氏王者天下共击之,今王吕氏,大臣不平,我即崩,恐其为变,必据兵卫宫,慎毋送丧,为人所制。”太后崩,太尉周勃、丞相陈平、朱虚侯刘章等共诛产、禄(2),悉捕诸吕男女,无少长皆斩之。而迎立代王,是为孝文皇帝。

  (1)八年:自前187年至前180年。(2)周勃:本书卷四十有其传。

  孝惠张皇后。宣平侯敖尚帝姊鲁元公主(1),有女。惠帝即位,吕太后欲为重亲,以公主女配帝为皇后。欲其生子,万方终无子,乃使阳(羊)为有身,取后宫美人子名之(2),杀其母,立所名子为太子。

  (1)宣平侯敖常帝姊鲁元公主:王念孙曰:今本在“宣平侯敖”之下,脱“女也敖”三字。故此段文字当是:“孝惠张皇后,宣平侯敖女也。敖尚帝姊鲁元公主。”敖:张敖,张耳之子。(2)名之:谓名为皇后子。

  惠帝崩,太子立为帝,四年,乃自知非皇后子,出言曰:“太后安能杀吾母而名我!我壮即为所为(1)。”太后闻而患之,恐其作乱,乃幽之永巷,言帝病甚,左右莫得见。太后下诏废之,语在《高后纪》。遂幽死,更立恒山王弘为皇帝(2),而以吕禄女为皇后。欲连根固本牢甚,然而无益也。吕太后崩,大臣正之,卒灭吕氏。少帝、恒山、淮南、济川王(3),皆以非孝惠子诛。独置孝惠皇后(4),废处北宫(5),孝文后元年薨(6),葬安陵(7),不起坟。

  (1)为所为:谓为变。意谓杀吕以报母仇。(王念孙说)(2)恒山王弘:刘弘。惠帝后宫子。初名山,后改义,为帝后改名弘。高后元年立为襄城侯,次年为恒山王,高后四年立为帝(少帝)。(3)少帝恒山:指刘弘。恒山:指恒山王刘朝(朝为惠帝后宫子,实为轵侯,恒山王弘为帝后,乃为恒山王)。淮南:当作“淮阳”(钱大听说)。指淮阳王刘武(武为惠帝后宫子,初为壶关侯,继为淮阳王)。济川王:刘大(《史记》作“太”),惠帝后宫子,高侯四年封昌平侯,《表》称七年封吕王(《史记·吕后本纪》有“济川王太”之文),不云王济川。(4)置:留也。(5)北宫:在未央宫之北。(6)孝文后元年:即公元前163年。(7)安陵:汉惠帝陵。在长陵附近。

  高祖薄姬,文帝母也。父吴人(1),秦时与故魏王宗女魏媪通(2),生薄姬。而薄姬父死山阴(3),因葬焉。及诸侯畔(叛)秦,魏豹立为王(4),而魏媪内(纳)其女于魏宫。许负相薄姬(5),当生天子。是时项羽方与汉王相距(拒)荥阳(6),天下未有所定。豹初与汉击楚,及闻许负言,心喜,因背汉而中立,与楚连和。汉使曹参等虏魏王豹(7),以其国为郡,而薄姬输织室(8)。豹已死,汉王入织室,见薄姬,有诏内(纳)后宫,岁余不得幸。

  (1)吴:县名。今江苏苏州。(2)媪(ǎo):老妇或妇女的通称。(3)山阴:县名。今浙江绍兴。(4)魏豹:本书卷三十三有其传。(5)许负:汉初善相者。(6)荧阳:县名。在今河南荧阳东北。(7)曹参:本书卷三十九有其传。(8)织室:汉代掌管皇室丝帛织造的官府。

  始姬少时,与管夫人、赵子几相爱,约曰:“先贵毋相忘!”已而管夫人、赵子儿先幸汉王。汉王四年,坐河南成皋灵台(1),此两美人侍,相与笑薄姬初时约。汉王问其故,两人俱以实告。汉王心凄然怜薄姬,是日召,欲幸之。对曰:“昨暮梦龙据妾胸。”上曰:“是贵徵也,吾为汝成之。”遂幸,有身。岁中生文帝,年八岁立为代王。自有子后,希见。高祖崩,诸幸姬戚夫人之属,吕后怒,皆幽之不得出宫。而薄姬以希见故,得出从子之代(2),为代太后。太后弟薄昭从如代。

  (1)河南:郡名。治洛阳(在今河南洛阳东北)。成皋:县名。在今河南荥阳西北。(2)代:郡国名。治代县(在今河北蔚县东北)。

  代王立十七年,高后崩。大臣议立后,疾外家吕氏强暴,皆称薄氏仁善,故迎立代王为皇帝,尊太后为皇太后,封弟昭为织侯。太后母亦前死,葬栎阳北(1)。乃追尊太后父为灵文侯,会稽郡致园邑三百家(2),长丞以下使奉守寝庙(3),上食祠如法。栎阳亦置灵文夫人园,令如灵文侯园议。太后早失父,其奉太后外家魏氏有力,乃召复魏氏(4),赏赐各以亲疏受之。薄氏侯者一人。

  (1)栎阳:县名。在今陕西富平东南。(2)致:同“置”。(3)使:《史记》作“吏”。(4)复:谓优复之。

  太后后文帝二岁,孝景前二年崩(1),葬南陵(2)。用吕后不合葬长陵(3),故特自起陵,近文帝(4)。

  (1)孝景前二年:前155年。(2)南陵:在今陕西西安市东,霸陵之南。(3)不:此字衍。《史记》言“吕后会葬长陵”可证。(4)文帝:指文帝之陵——霸陵(在今西安市东北)。

  孝文窦皇后(1),景帝母也,吕太后时以良家子选入宫。太后出宫人以赐诸王各五人,窦姬与(预)在行中。家在清河(2),愿如赵(3),近家,请其主遣宦者吏“必置我籍赵之伍中(4)”。宦者忘之,误置籍代伍中。籍奏,诏可。当行,窦姬涕泣,怨其宦者,不欲往,相强乃肯行。至代,代王独幸窦姬,生女嫖。孝惠七年(5),生景帝。

  (1)孝文窦皇后:《御览》卷三百九十六引《三辅决录》云:“窦后名漪,清河观津人。”(2)清河:郡名。治清阳(在今河北清阳东南)。(3)如:往也。赵:王国名。治邯郸(今河北邯郸)。(4)主遣宦者吏:主管遣发宫人的宦官。籍:名籍。伍:犹“列”。(5)孝惠七年:即公元前188年。

  代王王后生四男,先代王未入立为帝而王后卒,及代王为帝后,王后所生四男更病死。文帝立数月,公卿请立太子,而窦姬男最长,立为太子。窦姬为皇后,女为馆陶长公主(1)。明年,封少子武为代王,后徙梁,是为梁孝王(2)。

  (1)长公主:当作“公主”。馆陶公主,文帝女。文帝时称公主,景帝时称长公主,武帝时称大长公主。此处但当称公主,而称“长公主”实是以后称前,乃史家驳文(杨树达说)。(2)梁孝王:刘武。《文三王传》有其传。

  窦皇后亲早卒,葬观津(1)。于是薄太后乃诏有司追封窦后父为安成侯,母曰安成夫人,令清河置园邑二百家,长丞奉守,比灵文园法。

  (1)观津:县名。在今河北武邑东。据《地理志》;观津县不属清河郡,而属信都国。

  窦后兄长君。弟广国字少君,年四五岁时,家贫,为人所略卖,其家不知处。传十余家至宜阳(1),为其主人入山作炭(2)。暮卧岸下百余人(3),岸崩,尽厌(压)杀卧者,少君独脱不死。自卜,数日当为侯(4)。从其家之长安,闻皇后新立,家在观津,姓窦氏。广国去时虽少,识其县名及姓,又尝与其姊采桑,堕(5),用为符信,上书自陈。皇后言帝,召见问之,具言其故,果是。复问其所识(6),曰:“姊去我西时,与我决传舍中,丐沐沐我(7),已,饮我,乃去。”于是窦皇后持之而泣,侍御左右皆悲。乃厚赐之,家于长安。绛侯、灌将军等曰(8):“吾属不死,命乃且县(悬)此两人。此两人所出微,不可不为择师傅,又复放(仿)吕氏大事也。”于是乃选长者之有节行者与居。窦长君、少君由此为退让君子,不敢以富贵骄人。

  (1)宜阳:县名。在今河南宜阳西。(2)炭:疑为石炭,即今之煤(陈直说)。(3)岸下:可能是指井下。(4)卜数:算命。日:当作“曰”(刘敞说)。周寿昌曰:窦广国之至长安得见窦后,当在文帝初;而广国之封章武侯实在景帝朝,安所云数日也?”(5)堕:从桑树上堕下。(6)识:记也。(7)丐沐:乞沐具(颜师古说)。疑为乞讨用的瓢勺之类,可用以饮食,也可用为浇沐。(8)绛侯:周勃。灌将军:灌婴。

  窦皇后疾,失明。文帝幸邯郸慎夫人、尹姬,皆无子。文帝崩,景帝立,皇后为皇太后,乃封广国为章武侯。长君先死,封其子彭祖为南皮侯。吴楚反时(1),太后从昆弟子窦婴侠(2),喜士,为大将军,破吴楚,封魏其侯。窦氏侯者凡三人。

  (1)吴楚反:吴楚七国之乱。(2)窦婴:本书卷五十二有其传。

  窦太后好黄帝、老子言,景帝及诸窦不得不读《老子》尊其术。太后后景帝六岁,凡立五十一年(1),元光六年崩(2),合葬霸陵。遗诏尽以东宫金钱财物赐长公主嫖(3)。至武帝时,魏其侯窦婴为丞相,后诛。

  (1)五十一年:当作“四十五年”。(2)元光六年崩:当作“建元六年崩”;“后景帝六岁”,正是建元六年(前135)。(3)东宫:太后所居。长公主嫖事,详《东方朔》。

  孝景薄皇后,孝文薄太后家女也。景帝为太子时,薄太后取以太子妃。景帝立,立薄妃为皇后,无子无宠。立六年,薄太后崩,皇后废。废后四年薨,葬长安城东平望亭南。

  孝景王皇后,武帝母也。父王仲,槐里人也(1)。母臧儿,故燕王臧茶孙也,为仲妻,生男信与两女。而仲死,臧儿更嫁为长陵田氏妇,生男蚡、胜(2)。臧几长女嫁为金王孙妇,生一女矣,而臧儿卜筮曰两女当贵,欲倚两女,夺金氏。金氏怒,不肯与决,乃内(纳)太子宫。太子幸爱之,生三女一男。男方在身时,王夫人梦日入其怀,以告太子,太子曰:“此贵徵也。”未生而文帝崩,景帝即位,王夫人生男(3)。是时,薄皇后无子。后数岁,景帝立齐栗姬男为太子,而王夫人男为胶东王。

  (1)槐里:县名。在今陕西兴平东南。(2)蚡:田蚡。本书卷五十二有其传。(3)男:刘彻。即武帝。

  长公主嫖有女,欲与太子为妃,栗姬妒,而景帝诸美人皆因长公主见得贵幸,栗姬日怨怒,谢长主(1),不许。长主欲与王夫人,王夫人许之。会薄皇后废,长公主日谮栗姬短。景帝尝属(嘱)诸姬子(2),曰:“吾百岁后,善视之。”栗姬怒不肯应,言不逊,景帝心衔之而未发也。

  (1)长主:长公主。(2)嘱:托付。诸姬子:诸姬所生之子。

  长公主日誉王夫人男之美,帝亦自贤之。又耳曩者所梦日符(1),计未有所定。王夫人又阴使人趣大臣立栗姬为皇后。大行奏事(2),文曰:“‘子以母贵,母以子贵。’今太子母号宜为皇后。”帝怒曰:“是乃所当言邪(3)!”遂案诛大行,而废太子为临江王。栗姬愈患,不得见,以忧死。卒立王夫人为皇后,男为太子。封皇后兄信为盖侯(4)。

  (1)符:符瑞。(2)大行:官史。掌接待宾客。(3)乃:你也。(4)信:王信,王仲之子。

  初,皇后始入太子家,后女弟儿姁亦复入,生四男。儿姁早卒,四子皆为王(1)。皇后长女为平阳公主,次南宫公主,次隆虑公主(2)。

  (1)四子皆为王:指广川惠王刘越、胶东康王刘寄、清河哀王刘乘、常山宪王刘舜。(2)虑:音lú。

  皇后立九年,景帝崩。武帝即位,为皇太后,尊太后母臧儿为平原君,封田蚡为武安侯,胜为周阳侯。王氏、田氏侯者凡三人。盖侯信好酒,田蚡、胜贪,巧于文辞。蚡至丞相,追尊王仲为共侯,槐里起园邑二百家,长丞奉守。及平原君薨,从田氏葬长陵,亦置园邑如共侯法。

  初,皇太后微时所为金王孙生女,俗在民间(1),盖讳之也。武帝始立,韩嫣白之(2)。帝曰:“何为不早言?”乃车驾自往迎之。其家在长陵小市,直至其门,使左右入求之。家人惊恐,女逃匿(3)。扶将出拜,帝下车立曰(4):“大姊,何藏之深也?”载至长乐宫,与俱谒太后,太后垂涕,女亦悲泣。帝奉酒,前为寿。钱千万,奴婢三百人,公田百顷,甲第,以赐姊。太后谢曰:“为帝费。”因赐汤沐邑,号修成君。男女各一人,女嫁诸侯(5),男号修成子仲(6)。以太后故,横于京师。太后凡立二十五年,后景帝十五岁,元朔三年崩(7),合葬阳陵(8)。

  (1)俗在民间:犹言仍在民间(吴恂说)。(2)韩焉:《佞幸传》有其传。(3)逃匿:王念孙曰:“逃匿”下脱“床下”二字。《御览·封建部五》引此正作“女逃惹床下”,《续史记·外戚世家》亦云“女亡匿内中床下”。(4)下车立:表示谦意。或以为“立”为“泣”之误(王先谦说)。(5)嫁诸侯:徐广云,嫁为淮南王安太子妃。(6)修成子仲:后为长安令义纵所捕案,见《酷吏传》。(7)元朔三年:即公元前126年。(8)阳陵:汉景帝陵。在今陕西高陵西南。

  孝武陈皇后,长公主嫖女也。曾祖父陈婴与项羽俱起(1),后归汉,为堂邑侯。传子至孙午,午尚长公主,生女。

  (1)陈婴与项羽俱起:详见《项籍传》。

  初,武帝得立为太子,长主有力,取主女为妃(1)。及帝即位,立为皇后,擅宠骄贵,十余年而无子(2),闻卫子夫得幸,几死者数焉(3)。上愈怒。后又挟妇人媚道(4),颇觉。元光五年(5),上遂穷治之,女子楚服等坐为皇后巫蛊祠祭祝诅,大逆无道,相连及诛者三百余人。楚服枭首于市。使有司赐皇后策曰:“皇后失序(6),惑于巫祝,不可以承天命。其上玺缓,罢退居长门宫。”

  (1)取主女为妃:《御览》八十八《汉武故事》曰:长公主抱(指抱刘彻)著膝上,问曰:“儿欲得妇否?”胶东王(即刘彻)曰:“欲得妇。”问曰:“何娇好否?”于是笑对曰:“若得阿娇,当作金屋贮之也。”(2)十余年而无子:褚补《史记》曰:陈皇后求子与医钱凡九千万,然竟无子。(3)几死者数焉:沈钦韩曰:“谓欲致子夫于死,大长公主执囚,卫青欲杀之,亦因子夫也。(4)媚道:以巫祝之木骗取人的欢心。(5)元光五年:即公元前130年。(6)失序:言失德义之序。

  明年,堂邑侯午薨,主男须嗣侯(1)。主寡居,私近董偃(2)。十余年,主薨。须坐yín乱,兄弟争财,当死,自杀,国除。后数年,废后乃薨,葬霸陵郎官亭东(3)。

  (1)须:《功臣表》作“季须”。(2)私近董偃:详见《东方朔传》。(3)葬霸陵郎官亭东:《水经注》云,在长安东南三十里。

  孝武卫皇后字子夫,生微也(1)。其家号曰卫氏(2),出平阳侯邑(3)。子夫为平阳主讴者(4)。武帝即位,数年无子。平阳主求良家女十余人,饰置家,帝祓霸上(5),还过平阳主。主见所偫美人(6),帝不说(悦)。既饮,讴者进,帝独说(悦)子夫。帝起更衣(7),子夫侍尚衣轩中(8),得幸。还坐欢甚,赐平阳主金千斤。主因奏子夫送入宫。子夫上车,主拊其背曰(9):“行矣!强饭勉之。即贵,愿无相忘!”入宫岁余,不复幸。武帝择宫人不中用者斥出之,子夫得见,涕泣请出。上怜之,复幸,遂有身,尊宠。召其兄卫长君、弟青侍中(10)。而子夫生三女,元朔元年生男据(11),遂立为皇后。

  (1)生微:出身微贱。(2)其家号曰卫氏:《卫青传》云,父郑季为吏,给事平阳侯家,与侯妾卫媪通,生青,故冒卫氏。(3)平阳侯邑:平阳侯所食县之称。(4)平阳主:平阳公主。景帝王皇后女。(5)祓(fú):古代迷信习俗,为除灾去邪而举行的一种仪式。霸上:地名。在今西安市东。(6)偫(zhì):储备。(7)更衣:谓入厕。(8)尚衣:官名。掌管皇帝衣服。汉置五尚,都有尚衣。尚衣轩:皇帝整理与更换衣服之处。(9)拊(fǔ):拍也。(10)青:卫青。本书卷五十五有其传。(11)元朔元年:前128年。

  先是卫长君死,乃以青为将军,击匈奴有功,封长平侯。青三子在襁褓中,皆为列侯。及皇后姊子霍去病亦以军功为冠军侯(1),至大司马票(骠)骑将军。青为大司马大将军。卫氏支属侯者五人。青还,尚平阳主。

  (1)霍去病:本书卷五十五有其传。

  皇后立七年,而男立为太子(1)。后色衰,赵之王夫人、中山李夫人有宠,皆早卒。后有尹婕妤、鉤弋夫人更幸(2)。卫后立三十八年,遭巫蛊事起,江充为奸,太子惧不能自明,遂与皇后共诛充,发兵,兵败,太子亡走(3)。诏遣宗正刘长乐、执金吾刘敢奉策收皇后玺绶,自杀。黄门苏文、姚定汉舆置公车令空舍,盛以小棺,瘗之城南桐柏(4)。卫氏悉灭。宣帝立,乃改葬卫后,追谥曰思后,置园邑三百家,长丞周卫奉守焉。

  (1)男立为太子:时为元狩元年(前122)。(2)更:更替。(3)太子亡走:此事详《武五子传·戾太子传》。(4)瘗(yì):埋葬。桐柏:亭名。

    相关文章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