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查询 > 国学古文翻译 > 文言文翻译 > 后汉书·虞延传原文及翻译

后汉书·虞延传原文及翻译

栏目: 文言文翻译 来源: 三联查询  时间: 2016-05-18 16:22

   虞延少为户牖亭长。时王莽贵人魏氏宾客放从,延率吏卒突入其家捕之,以此见怨,故位不升。性敦朴,不拘小节,又无乡曲之誉。王莽末,天下大乱,延常婴甲胄,拥卫亲族,扞御抄盗,赖其全者甚众。建武初,除细阳令。每至岁时伏腊,辄休遣徒系,各使归家,并感其恩德,应期而还。有囚于家被病,自载诣狱,既至而死,延率掾史,殡于门外,百姓感悦之。后去官还乡里,太守富宗闻延名,召署功曹。宗性奢靡,车服器物,多不中节。延谏曰:“昔晏婴辅齐,鹿裘不完;季文子相鲁,妾不衣帛。以约失之者鲜矣。”宗不悦延即辞退居有顷宗果以侈从被诛临当伏刑揽涕而叹曰恨不用功曹虞延之谏光武闻而奇之。是时阴氏有客马成者,常为奸盗,延收考之。阴氏屡请,获一书辄加篣二百,信阳侯阴就乃诉帝,谮延多所冤枉。帝乃临御道之馆,亲录囚徒。延陈其狱状可论者在东,无理者居西。成乃回欲趋东,延前执之,谓曰:“尔人之巨蠹,久依城社,不畏熏烧。今考实未竟,宜当尽法!”成大呼称枉,陛戟郎以戟刺延,叱使置之。帝知延不私,谓成曰:“汝犯王法,身自取之!”呵使速去。后数日伏诛,于是外戚敛手,莫敢干法。迁南阳太守。永平初,有新野功曹邓衍,以外戚小侯每豫朝会,而容姿趋步有出于众,显宗目之,顾左右曰:“朕之仪貌,岂若此人!”特赐舆马衣服。延以衍虽有容仪而无实行,未尝加礼。帝既异之,乃诏衍令自称南阳功曹诣阙。既到,拜郎中,迁玄武司马。衍在职不服父丧,帝闻之,乃叹曰:“‘知人则哲,惟帝难之’。信哉斯言!”衍惭而退,由是以延为明。(节选自《后汉书·虞延传》)

  译文:

  虞延青年时就当了户牖亭长。这时王莽的贵人魏氏家的宾客放纵不法,虞延带领吏卒突入其家逮捕了有关的人,因此招怨,所以升任不了。虞延个性敦厚淳朴,不拘小节,也就得不到乡里的称扬。王莽末年,天下大乱,虞延常身披甲胄,护卫亲族,防御劫掠抄盗,依靠他而得以保全的乡民很多。建武初年,被任命为细阳县令。在任上,每到岁时节令,他便让刑徒囚犯休假回家,这些人感其恩德,到期即回。有个囚犯在家得了病,自家装了车子送到县府,一到就死了,虞延领着府吏把他安葬在城门外,百姓深受感动。

  后来虞延自己辞官回到家乡,太守富宗早知道他,召他为郡功曹。富宗这人生活奢靡,车子衣服及日用器物多不合国家礼法规定。虞延规谏说:“当年晏子辅助齐王,穿的鹿裘都是破损的,季文子做相于鲁国,妻妾都不穿丝织品,以俭约行事的人失败的很少很少。”富宗不高兴,虞延便辞退了。过了一段时间,富宗果然因为奢纵被杀头,临刑之时,他抹着眼泪说:“悔不听虞功曹的批评!”光武帝知道后很赏识虞延。这时阴氏家中有个门客叫马成,常为奸盗,虞延将其搜捕拷问。阴氏多次请托人情,虞延则每接一封求情信就加打二百鞭。信阳侯阴就便投诉到皇帝那儿,诬告虞延多所冤枉。光武帝便到御道馆录囚亲自查问囚徒情状。虞延便报告让狱状可讨论的到东边站队,无理可诉的到西边站队。马成便回身想站到东边,虞延跨步上前抓着他说:“你是人中的大蠹虫,长久地依托城社(城社喻权势),不怕熏烧。现在审查核实没完,应当完全依法制裁!”马成大呼冤枉,御阶上光武帝贴身的陛戟郎用戟抵着虞延,叱喝他要他放了马成。光武帝知道虞延不是为私,就对马成说:“你触犯王法,是咎由自取啊!”喝退他让他快走开。过了几天便伏了法。于是皇家贵戚们一个个收了手,不敢再无法无天了。升为南阳太守。明帝永平初年,有位新野县的功曹叫邓衍,因为有外戚小侯的身份常能参与朝会,此人姿容态度行步投足跟众人不一般,明帝注视着他回头对左右侍从说:“朕的仪态容貌难道就像此人吗!”特赐给他车马衣服。虞延认为此人虽有姿容但无德行,没有对他表示尊重。明帝既看重了邓衍,便下诏让他自称南阳郡功曹到朝门。既到,任为郎中,迁升为玄武司马。邓衍在职,父亲死了,他都不回乡守孝,明帝听说这件事后,就感叹地说:“‘能了解人是智慧,只是皇帝在这方面难以做到’。这话说得实在正确!”邓衍很惭愧,辞去了官职,从此明帝更认为虞延有知人之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