谐音类歇后语

2014-11-073lian12 的分享   加三联MM小编微信好友:sanlian2018

   骆驼放屁--想(响)得不低

  架起锅子等豆子--准备吵(炒)一吵(炒)

  耗子啃皮球--客(咳)气

  耗子钻在书箱里--蚀(食)本

  耗子偷秤砣--倒贴(盗铁)

  秦桧的后代--尖(奸)子

  盐井不出卤水--出言(盐)不逊

  盐坛子冒烟--嫌弃(咸气)

  盐店里卖气球--闲(咸)极生非(飞)

  盐店里的老板--闲(咸)人

  盐倒在酱缸里--闲(咸)搭闲(咸)

  盐堆上安喇叭--闲(咸)话不少

  盐罐头里装鳖--闲员(咸圆)

  荷花池里打架--没得你的偶(藕)

  荷花塘里着火--偶然(藕燃)

  莴笋炒蒜苗--亲(青)上加亲(青)

  莲蓬秆打人--私(丝)情不断

  桅杆上扎鸡毛--好大的胆(掸)子

  桅杆上挂灯笼--有名(明)的光棍

  贾家嫁给贾家--假(贾)门假事

  (贾氏)破大褂--没理(里)

  破旧的庙宇--老实(寺)

  破琵琶--不好谈(弹)

  砻糠搓索--难做人(绳)

  蚕肚子里的东西--尽是私(丝)

  唢呐吹出笛子调--想(响)的不一样

  紧口坛子盛檐水--乐(落)在肚里

  铁匠扒炉火--散伙(火)

  铁匠拉风箱--柔能制刚(钢)

  铁匠的腰围--近视(尽是)眼

  铁掌钉敲在马腿上--离题(蹄)

  铁锹挖荸荠--不用告(镐)

  铃铛掉了舌头--没想(响)头了

  钱铺里的幌子--好大调(吊)门

  秤锤落在井里--不等(噗登)

  拿着棒槌缝衣服--啥也当真(针)

  胸口长草--心慌(荒)

  胸口放炮仗--心里想(响)

  胶鞋渗水--纰(皮)漏

  狼头上长草--装样(羊)

  倒背手看鸡窝--不简单(捡蛋)

  唐朝的茶杯--老古词(瓷)

  唐僧念佛--一本正(真)经

  唐山的大车--倒霉(煤)

  高山上打锣--四方闻名

  (鸣)高山上打鼓--名(鸣)声在外

  高山坡上滚锣--不通不通(噗咚噗咚)

  烧金簪子--两头忙(芒)

  烧饼铺的耗子--次(吃)货

  烧红的铁不打--还愣(冷)什么

  烙饼捲大葱--算(蒜)没他的事

  酒杯掉进酒坛里--罪(醉)上加罪(醉)

  酒壶里吵架--胡(壶)闹

  海外来的和尚--洋參(僧)

  海儿接弟弟--胡(湖)来

  袜筒里点灯--小伙(火)子

  宰相肚里能撑船--度(肚)量大

  桑蚕不作茧--常(长)悬思(丝)

  理发师的剪刀--检(剪)人不检(剪)己

  黄莲水洗头--苦恼(脑)

  黄莲木做手板--苦胚(拍)子

  黄莲酿成酒--苦打成招(糟)

  黄河的水--难请(清)

  黄飞虎反五关--稀奇(西歧)

  黄鼠狼戴马铃--担当(当)不起

  黄鼠狼蹲在鸡窝里--投机(偷鸡)

  黄鳝爬犁头--狡猾(绞铧)

  菠菜煮豆腐--清清(青青)白白

  梳头姑娘吃火腿--游(油)手好闲(咸)

  聋子玩鸟--没听提(啼)

  聋子放炮仗--没影(音)响

  掉下井的秤砣--扶(浮)不起来

  做梦变蝴蝶--想入非非(飞飞)

  做贼的偷锣--不敢当(当)

  犁地的甩鞭--吹(催)牛

  偷食的猫儿--不甘(改)心

  船上人上岸--不(步)行

  船头上跑马--走投(头)无路

  船板做棺材--飘流了半辈子,老来才成(盛)人

  脚板上拴大锣--走到哪里想(响)到哪里

  脚后跟朝北--难(南)走

  脱了旧鞋换新鞋--改邪(鞋)归正

  猪八戒吃磨石刀--内秀(锈)

  猪八戒直转弯--找不到靶(耙)子

  猪八戒拍照--自找难堪(看)

  猪八戒的脊梁--无(悟)能之辈(背)

  猪八戒摆手--不伺候(猴)

  猪八戒啃蹄爪--自残(餐)骨肉

  猪八戒领个牛儿子--独(犊)大

  猪蹄子不放盐--旦角(淡脚)

  猫头鹰报喜--丑名(鸣)在外

  麻布洗脸--初(粗)会面

  麻布袋草布袋--一代(袋)不如一代(袋)

  阎王爷拙麻绳--急(结)鬼

  阎王吃栗子--鬼吵(炒)

  鱼网打疙瘩--急(结)上加急(结)

  鱼场起火--枉然(网燃)

  深山里的坟堆--久慕(墓)

  深山里敲钟--名(鸣)声在外

  梁山上的军师--无(吴)用

  婆媳俩守寡--没工(公)夫

  粘窝窝掺黄莲--年年(粘粘)苦

  弹花匠进宫--有功(弓)之臣

  弹花匠的女儿--只会谈(弹)

  绿头苍蝇做月子--抱屈(蛆)

  裁缝的家当--真正(针挣)的

  裁缝的肩膀--有限(线)

  裁缝的针箍--顶真(针)

  裁缝的脑壳--当真(挡针)

  裁缝师傅丢了剪刀--只有吃(尺)了

  葫芦掉下井--不成(沉)

  棉花掉下水--谈(弹)不成

  棒打鸭子--刮刮(呱呱)叫

  厨师回家了--不跟你吵(炒)

  厨房阶砖--闲事(咸湿)

  喉咙里装火药--一谈(痰)就崩

  跌倒在粪坑边--离死(屎)不远

  蛤蟆生气--干咕嘟(鼓肚)

  帽子里藏蝉--头名(鸣)

  锅台上的油渣--练(炼)出来的

  锅里的包子--争(蒸)上了

  锅台裂缝--坏兆(灶)

  锅堂里的饼--老交(焦)

  稀饭泡米汤--亲(清)上加亲(清)

  鹅蛋石下油锅--扎实(炸石)

  街头上贴膏药--铁证(贴镇)

  腊月里生孩子--动(冻)手动(冻)脚

  腊月的萝卜--动(动)了心

  鲁班的锯子--不错(锉)

  猴子学走路--假惺惺(猩猩)

  猴子舂米--乱冲(舂)

  窗户上洒水--格式(湿)多

  道上舞大钳--少见(剑)

  湿水炮仗--死硬(湿引)

  强盗走了房还在--不少(烧)

  强盗来了开大门--不多(躲)

  窃贼进学堂--摸到就是输(书)

  隔年的核桃--旧时人(仁)

  隔年蚕做茧--无心思(新丝)

  隔墙扔盒子--非(飞)礼

  隔墙丢粪箕--反复(覆)未定

  媒人婆跟着食盒走--有理(礼)

  蒜苔子炒豆渣--光棍落难(烂)

  蒜苗做拐杖--混帐(杖)

  雾里看花--辨(瓣)不清

  碗底的豆子--历历(粒粒)在目

  摇船右转弯--一般(板)

  跳蚤钻进袜筒里--角色(脚虱)

  锡茶壶--没词(瓷)

  矮子过河--安(淹)心

  矮子吃粉丝--好场(长)面

  筷子顶豆腐--树(竖)不起来

  腿肚子上贴灶王爷--人走家(驾)也搬

  裱画店里失火--自己丢出话(画)来

  裱糊匠上天--胡(糊)云

  裱糊店里的蛀虫--吃人家的话(画)

  裱糊匠开糟坊--酒少话(画)多

  煤油炉生火--心(芯)眼不少

  粮仓搬家--亮(晾)底

  酱缸里冒泡--闲(咸)气

  满口金牙--尽是谎(黄)话

  墙上挂明弦--不谈(弹)

  墙上挂狗皮--不象话(画)

  墙上挂草荐--不是话(画)

  墙上贴草纸--没了话(画)

  墙头上种白菜--难交(浇)

  墙头上种菜--没缘(圆)

  墙上种花--高中(种)

  蜘蛛拉网--自私(丝)

  蜘蛛害尾巴--没事(丝)

  鼻子里灌醋--酸溜溜(流流)

  鼻头上挂鲞鱼--休想(嗅鲞)

  鼻樑骨上推小车--走投(头)无路

  旗干上挂剪刀--高才(裁)

  旗干上放鞭炮--想(响)得高

  端着酒壶打架--豁(喝)着干

  精装茅台--好久(酒)

  瞎子跷了脚--没(摸)路走

  蝎子跑到刺猬身上--怎么著(蜇)

  稻草城--假惊(京)

  躺在粪坑边睡觉--不知丑(臭)

  膝盖上打马掌--不对题(蹄)

  鲤鱼戴斗笠--愚(渔)人

  靛青洗澡--一身轻(青)

  嘴上塗石灰--白说(刷)

  雕花匠的行头--动手就错(锉)

  磨眼里放碗片--推辞(瓷)

  霜打的柿子--不懒(烂)

  檀香木当柴烧--屈才(缺柴)

  藕炒黄豆--钻空(孔)子

  藕丝炒韭菜--清清(青青)白白

  癞蛤蟆不长毛--无法(发)治

  癞蛤蟆跳水井--不懂(噗咚)

推荐

分享网友

昵称:3lian12TA的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