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三联阅读 > 唐诗宋词 > 唐诗三百首赏析 > 李白:下江陵

李白:下江陵

栏目: 唐诗三百首赏析 来源:   时间: 2009-04-06 00:00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譯文】

  早晨,告別那彩雲之間的白帝城,只用一天時間,晚上便回到千里之外的江陵。兩岸上的猿聲在不停地啼喚,但我的小船輕快如飛,就在這猿啼聲中,已駛過了萬重的青山。

【注釋】

  〔下江陵〕詩題一作《早發白帝城》。白帝城,故址在今四川奉節東白帝山上。東漢末公孫述據此,稱殿前井中曾有白龍躍出,因自稱白帝,山稱白帝山,城為白帝城。城高山峻,如入雲霄。〔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水經注‧江水》:「有時朝發白帝,暮到江陵,其間千二百里,雖乘奔御風,不以疾也。……每至晴初霜旦,林寒澗肅,常有高猿長嘯,屬引淒異,空谷傳響,哀轉久絕。故漁者歌曰:『巴東三峽巫峽長,猿鳴三聲淚沾裳。』」

【評析】

  安史亂中,李白受到政治上的第二次打擊,受永王李璘之案的牽連險些被殺頭,多虧有人營救才免去一死,被長流夜郎。他拋妻別子,淒淒惶惶地走上流放的途程,心情非常苦悶抑鬱。當走到白帝城時,忽然得到被赦免的喜訊,他又恢復了自由,又可以回到他生活了大半生的第二故鄉  長江中下游地區了。他怎能不欣喜若狂呢?本詩正是這種心情的形象化體現。「朝辭白帝彩雲間」,起勢突兀,在敘事中寓情蓄勢,為全篇奠定基調。「彩雲間」三字寫出白帝城景色的絢麗多彩,飽含著詩人的喜悅之情;給人以非常美麗而富有奇幻色彩的感覺,又形象地表現出白帝城與下游的江陵之間斜度差距的懸殊,為下句的船速迅疾作好了鋪墊。

  「千里江陵一日還」,用空間距離之遠與所用時間之短作對比,寫出船行速度的驚人之快。雖然這句話是從《水經注‧江水》中的一段話化出的,但我們讀來卻很難察覺。這是因為,酈道元之《水經注》基本上是對自然山水的客觀描述,而李白則是將其融於自己的精神世界中再化出的詩句,其間充滿了強烈的主觀色彩,出神入化,使前人之語言完全融在自己的詩境之中。這是大家創作方可達到的境界。

  第三句一轉,別開生面,抒寫自己乘輕舟飛越三峽時的感受。「兩岸猿聲啼不住」為全詩神韻之所在,若無此句,全篇則黯然失色矣。兩岸淒哀的猿啼聲彼伏此起,一葉輕舟在這猿啼聲中順流直下,速度如飛,何等的愜意!正是這猿聲為全詩增添了音響效果,頗具神韻,使人有身臨其境之感。清人桂馥評此詩曰:「妙在第三句,能使通首精神飛越」(《札朴》)。施補華說得更具體:「中間用『兩岸猿聲啼不住』一句墊之,無此句則直而無味,有此句走處仍留,急語仍緩,可悟用筆之妙」(《峴傭說詩》)。

  第四句進一步描述舟行之速。此句最妙在一「輕」字,看似漫不經意,實則妙不可言。「輕」字既表現出舟行水上的迅疾輕飄,同時又暗寓著詩人心情的輕鬆。輕鬆之人乘一葉輕鬆之舟飛奔在順流的江面上,兩岸猿聲相襯,真如神仙境界一般。詩人用「輕」字主要是突出船速之快,但若換上「快」、「急」、「迅」等字眼,則會有躁急之意而缺乏輕鬆愉快之感,抒情效果便會大大降低。

  李白是個充滿激情的詩人,此詩又寫於充滿激情之時,詩中洋溢著一種難以抑制的喜悅的激情。正是這種激情能給不同時代、不同階層的人帶來喜悅,才使本詩盛傳不衰,獲得了永久的生命。

推荐